政治

柏林牆是到底是“反法西斯防衛牆”還是“自由世界的櫥窗”

柏林牆是德國分裂期間,東德政府環繞西柏林邊境修築的全封閉的邊防系統。始建於1961年8月13日,全長167.8公里,最初以鐵絲網和磚石為材料,後期加固為由瞭望塔、混凝土牆、開放地帶以及反車輛壕溝組成的邊防設施。東德政府稱此牆為“反法西斯防衛牆”,其目的是阻止東德居民逃往西柏林以前往西德。由於柏林牆把西柏林地區如孤島一般包圍封鎖在東德範圍之內,因而也被稱之為“自由世界的櫥窗”。它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分裂和冷戰的重要標誌性建築,也成為了分割東西歐的鐵幕的一個象徵。

二次大戰以後,德國和柏林被蘇聯、美國、英國和法國分成四個佔領區。1949年,蘇聯佔領區包括東柏林在內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簡稱東德或民主德國),首都定在東柏林,而美英法佔領區則成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簡稱西德或聯邦德國),首都設在波恩一直到兩德統一為止。美英法蘇的佔領協定保證西德和西柏林之間的空中走廊。

西德法律和西柏林基本法都規定,西柏林是西德的領土,西柏林如孤島一般完全被包圍在東德境內。1949年,東德和西德分別建國,成為兩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二戰後四國對德國的控制

由於西德在未通知東德的情況下,廢除舊馬克,實行B記號馬克,對東德經濟形成嚴重衝擊,引發了蘇聯和東德的報復,蘇聯為迫使西德放棄西柏林,強迫西柏林斷水斷糧,此舉讓西方國家團結一致,每日有多班飛機把物資由西德運到西柏林,1949年4月更成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而蘇聯於1949年5月解除封鎖。

1952年起,東西之間的邊境關閉,只有柏林分界仍然開放。成千上萬的東德人經西柏林轉投西方,流失的勞動力足以使東德經濟崩潰。然而,美英法三國認為規定和現狀相牴觸而推遲實施,所以西柏林一直都處於盟軍軍事管制下,不是西德的領土,直至冷戰結束、兩德統一。

東、西柏林勢力控制範圍

20世紀50年代早期,蘇聯加強了對東歐各國的控制,並防止公民外逃至西方國家。直到1952年,大多數東西德的邊境仍可自由通過。1952年東德領導人會見了斯大林。在與蘇聯外長莫洛托夫商談時,莫洛托夫提出這種逃亡現象是“不可容忍的”並且說“東西德之間的界限應被認作是國境——而且不僅僅是普通的國境,是一個危險的國境。”並建議東德建立自己的邊防軍隊。1952年東西德之間的德國國內邊界被封鎖並設定了鐵絲網,阻止東德人民前往西德。

逃離東德的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年輕人和受過良好教育的人,這引起了東德官員的擔心。蘇聯共產黨社會主義國家共產黨和工人黨聯絡處主席尤里·安德羅波夫在1958年8月28日給中央委員會寫了一封緊急通訊。提到了東德逃亡人群中間高達50%來自知識階層。並提到,雖然東德領導層聲稱他們由於經濟原因離開,但來自逃亡人員的證詞指出這更多是由於政治原因。他隨後指出“知識階層的逃亡發展到了一個嚴重的階段”。

西德

1955年統一社會黨的一個宣傳冊以戲劇化的語言描述了“叛逃共和國者”:

無論從道德立場還是從整個德意志民族的利益來說,離開東德都是在政治和道德上的落後和墮落。不管他們是否知道,實際上他們被西德的反動勢力和軍國主義所引誘。僅僅因為誘人的工作機會或其他“未來的保證”之類虛假承諾的緣故離開一個美好新生活的種子已經發芽並結出的第一批果實的國家,而到一個產生新戰爭和破壞的地方,這難道不是可鄙的嗎?無論是年輕人、工人、知識分子還是其他公民,背叛我們人民勞動創造的共和國而去為英美情報部門工作或為西德工廠主、容克、軍國主義者們工作,難道不是政治上的墮落嗎?這種離開充滿建設氣息的土地而到一個有著過時社會秩序的泥沼的行為,這難道沒有顯示出他們在政治上的落後和失明嗎?……全德國的工人們要求懲罰那些離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這一爭取和平的堅強堡壘,而為德國人民的死敵——帝國主義和軍國主義服務的人。戰前東德地區工作人口占總人口比例為70.5%,由於戰爭和向西方的移民,1960年這一比例下降為61%,並且具備專業技能的人士,如工程師、醫生、教師、律師和熟練工人不成比例的下降。人力資源流失帶給東德的直接損失約為70億至90億美元,統一社會黨書記烏布里希隨後聲稱西德虧欠東德170億美元的補償,包括賠償金和人力資源損失。另外,東德年輕人的流失造成了225億馬克的教育投資損失,教授和其他知識分子的逃離為東德的經濟建設增加了困難。

東德

雖然1952年東西柏林的邊界開始關閉,但此時東西柏林間尚未修築邊境設施,柏林市民最初是能在各區之間自由活動的,因而成為東德人前往西方的跳板。1949年到1961年大約有250萬東德人冒著被射殺的危險逃入西柏林。

西柏林邊境沒有在早先封鎖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這樣做會切斷東德的大部分鐵路交通。自1951年起,東德開始修築了繞過西柏林地區的柏林鐵路外環線,並在1961年完工,在那之後封鎖邊境才顯得更為實際。

1961年6月15日,統一社會黨總書記兼東德國務委員會主席烏布利希在國際記者會上宣稱“沒有人想要建造一堵牆!”這是“牆”一詞的第一次出現。

同年8月1日,蘇共中央第一書記赫魯曉夫和烏布里希的電話記錄顯示赫魯曉夫最初有意修建一堵牆。然而其他資料顯示赫魯曉夫最初十分搖擺不定,擔心會導致西方的負面反應。然而可以確定的是,烏布里希宣稱東德的政權很不穩定因此決定關閉邊境一段時間。 赫魯曉夫對於美國總統肯尼迪的默許而不會反對柏林蘇佔區的這項行動具有充分信心。1961年8月12日(星期六)東德領導人蔘加了政府在東柏林北部森林中的一個花園會議,由烏布利希簽署指令封鎖邊界並開始修築圍牆,此次行動的代號為“玫瑰”。

1961年8月13日東德工人階級戰鬥隊封鎖勃蘭登堡門附近的邊境

當天午夜開始直到星期天早上東德邊防警察封鎖了大部分邊境。8月13日,西柏林的邊界被完全封鎖,東德邊防警察和工人開始破壞道路使車輛無法通行,並安裝帶刺的鐵絲網和圍牆。柏林西側外圍共修築156公里、柏林市區43公里。

1961年修築中的柏林牆

鐵絲網在修建時相對法定東德領土稍向內側,以確保沒有侵佔西柏林的領土。在8月17日後開始放置混凝土構件,被修建成真正的牆。在修建期間,東德邊防警察和工人階級戰鬥隊接到命令射擊任何試圖穿越的人。之後安裝了圍欄、雷區和其他障礙,從而清理出一個巨大的無人區來分辨逃亡者。

1961年10月27日美蘇坦克在查理檢查站的對峙

不是個很好的解決方案,但一堵牆比戰爭好的多。,當時美國總統肯尼迪的這句話無疑是西方國家對修建柏林牆態度的最好體現。

對東柏林人來說,勃蘭登堡門東側的花壇(被稱作“嬰兒牆”)是遊客允許到達的最遠距離

對於柏林牆,西方盟國的反應逐步加大:20個小時後,出現了在邊界沿線的軍事巡邏。40個小時後向柏林的蘇軍指揮官遞交了抗議書。72小時後,盟國正式向莫斯科提出外交抗議。

關閉西柏林邊境後大量的東德人再也不能容易地到西德旅行或移民,許多家庭就此拆散,在西柏林工作的東柏林人無法上班,西柏林變成了被東德包圍的一座孤島。西柏林市長維利·勃蘭特批評了美國未能及時對此作出反應,並號召西柏林人舉行示威抗議修建圍牆。在1961年美國國務卿迪安·魯斯克說:“圍牆不應該是歐洲的永久景觀,我不理解為什麼蘇聯會考慮它的存在,從他們的角度上講這無疑是修建了一座顯示共產主義的失敗的紀念碑。”

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謹慎地作出了最初的迴應,稱柏林仍是一個“自由的城市”。美國也在西柏林增加了駐軍。根據美軍駐德人員向華盛頓的描述,西柏林市民熱烈地歡迎美軍的增援。

美軍和蘇軍之間的直接對峙發生在1961年10月27日、腓特烈大街的查理檢查哨,兩方各部署了30輛主戰坦克對峙於邊界線兩側。然而第二天兩方均撤走了坦克。美軍這一行動意在宣示對西柏林的管轄權,然而雙方都不願因此使冷戰升級。

被分割的街道

東德政府稱在西柏林邊境修築的隔離牆為“反法西斯防衛牆”,旨在防範西方的潛在侵略威脅,另一個理由是阻擋西方間諜前往東歐。另外,東德政府稱西柏林市民在東柏林大量購買受東德政府補貼的低價商品。東德人對這些宣告持懷疑態度,因為西柏林居民過境前往東部比東柏林居民前往西部要容易得多。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東德政府阻礙公民逃往西柏林的舉措。

1986年8月13日紀念反法西斯防衛牆修築25週年的閱兵

美國總統肯尼迪曾於1963年6月25日在西柏林市政廳柏林牆前發表“我是柏林人”演說,“自由有許多困難,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們從未建造一堵牆把我們的人民關在裡面,不准他們離開我們”是其中的名句。

被柏林牆包圍的西柏林飛地斯坦因施圖肯,東北部為連線西柏林主體的走廊

20世紀80年代,東歐局勢開始發生劇烈變化。1987年6月12日,美國總統里根在勃蘭登堡門發表著名的“推倒這堵牆”演說,呼籲當時的蘇共中央總書記戈爾巴喬夫拆掉柏林牆。他說:“戈爾巴喬夫總書記,如果你想和平,如果你想蘇聯和東歐繁榮,如果你想要自由,那來到這道門前。戈爾巴喬夫先生,開啟這道門!”在西柏林市民的一場歡呼聲後,他再說了這句:“戈爾巴喬夫先生,推倒這堵牆!”

1987年6月12日,里根訪問西柏林時,在勃蘭登堡門的柏林牆前發表“推倒這堵牆”演說

1989年11月9日,由於當時有大批東德人經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逃往西德,新東德政府開始計劃放鬆對東德人民的旅遊限制,在翌日生效。但由於當時統一社會黨中央政治局委員君特·沙博夫斯基誤解上級命令,錯誤地宣佈柏林牆即刻開放,導致數以萬計的市民走上街頭,拆毀圍牆,整個德國陷入極度興奮狀態。此事件也稱為“柏林牆倒塌”,雖然圍牆不是自己結構倒塌,而是被人為拆除。當時的柏林人爬上柏林牆,並且在上面塗鴉,拆下建材當成紀念品。11個月後,兩德終於統一,成為“柏林牆倒塌”後的最高潮。

西柏林城市鐵路穿過柏林牆

君特·沙博夫斯基所舉行的新聞釋出會是推動柏林牆倒塌的主要催化劑。在宣佈完新的臨時旅行法規之後,義大利安莎通訊社的記者裡卡爾多·埃爾曼詢問道:

“你宣佈的會不會是搞錯了,你不覺得前幾天推出的旅行法案有很大的問題嗎?”

沙博夫斯基用官方化的語言回答了他。有一位記者問道:“這將何時生效?是從現在開始嗎?”沙博夫斯基看了一下時鐘,宣讀了克倫茨的檔案:

“現在無需證明(旅行證件或外國親屬關係)即可申請個人出境。出境許可將盡快簽發。管理護照和出境登記的各人民警察事務部和分局在辦理簽證和永久離境證件時不得拖延,並且無需考慮是否符合永久出境條件。在民主德國和聯邦德國邊境也可以辦理永久離境。”

1989年11月9日君特·沙博夫斯基的新聞釋出會

漢堡《圖片報》記者彼得·布盧姆克曼再次詢問道“這將何時生效?” ,沙博夫斯基逐字回答道:

“據我所知……立即生效,毫不拖延。”

事實上,雖然東德政府確實有取消限制的計劃,但並非即時生效。隨後,兩個記者問道:“對於西柏林也生效嗎?”沙博夫斯基回答道:

“允許通過民主德國與聯邦德國以及西柏林的所有邊境檢查站永久離境。”

沙博夫斯基的新聞釋出會馬上成為了當晚西德媒體的重要新聞。19:17通過節目向整個東德播出了這一訊息。此後,在ARD的節目《今日事件》中,主持人漢斯·弗里德里希宣佈道“這是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天,東德政府宣佈立刻向所有人開放邊界……柏林牆上的大門已經開啟。”

1990年一對夫婦經過東德犧牲者的紀念牌前

由於西德媒體在得知這一訊息後的廣泛報道,柏林牆邊境聚集了大量等待邊境開放的東柏林人。此時邊防軍、國家安全域性、駐柏林的蘇軍部隊都沒有被通知是否需要武力介入。對形勢感到意外的邊防軍匆忙聯絡上級,並在21:20得到命令,在博恩霍爾姆檢查站允許人群中最激進的人過境並在他們的護照上蓋上永久離境章以減輕邊防軍的壓力。然而仍有數千人滯留在邊境並要求按新聞釋出會上的說法允許他們離境。

1989年11月10日,勃蘭登堡門附近的柏林牆

人們很快意識到東德政府中沒有人願意為下令使用致命武器負責,寡不敵眾的邊防軍亦難以控制大量湧入的東德市民。最終,在22:45,邊防軍停止了阻攔,允許人們通過檢查站,並幾乎不檢查他們的證件。在另一側等待的西德人用鮮花和香檳歡迎湧入的東德人,隨後一群人爬上了柏林牆。午夜時柏林牆的所有檢查站均已開放且德國內部邊境也同時開放。由於大多數人還在睡覺,東德人真正的大量湧入是在11月10日的早上。

1989年12月21日移除勃蘭登堡門附近的一段柏林牆以開闢新的檢查站

西柏林人熱情地歡迎湧入的東德人。大多數柏林牆附近的酒吧自發提供免費啤酒,選帝侯大街排起了長長的汽車隊伍且陌生人互相擁抱。在這樣的氣氛中許多西柏林人爬上了柏林牆。當晚西柏林市長沃爾特·莫波爾立即下令向移民提供臨時住宿並且在西柏林儲蓄銀行發放100西德馬克費用。在新聞釋出會的訊息傳來時,波恩的德國國會正在舉行常務會議。西德總理府的魯道夫·賽特斯宣佈代表全體歡迎東德政府的努力,隨後全體國會成員自發起立唱起了國歌。

儘管11月9日晚柏林牆完全開放,但並沒有被立即拆除。從那天起大量的人帶著鐵錘和鑿子來到圍牆邊敲下牆體,並將牆體留作紀念品。柏林牆上一些非正式的通道被開鑿出來。這些人被稱作“圍牆啄木鳥”。

“圍牆啄木鳥”,1989年11月

隨後的週末,東德當局宣佈設定十個新的邊境出入口,包括一些具有歷史意義的地點,例如波茲坦廣場等。許多人等待在這些地方,並在推土機開出新的出口恢復原有的道路時歡呼,有時這些鏡頭會與隨後真正的柏林牆拆除工作相混淆。隨後直到1990年中期一直在設立新的出入口,包括1989年12月22日勃蘭登堡門。西德人也在12月23日開始無需護照即可進入東柏林。

事實上在宣佈開放的最初的幾個月,柏林牆仍駐有邊防軍,並且他們甚至嘗試修復“圍牆啄木鳥”所造成的牆體損壞。漸漸他們放棄了這種嘗試,並容忍了未被官方宣佈而自行開鑿的出入口的存在。1990年6月13日。東德軍隊正式下令拆除柏林牆。7月1日東德宣佈接受西德馬克,此時所有的邊境控制措施均被取消。隨後東德軍隊(在統一後由德國陸軍)開始拆除柏林牆,直至1991年11月完成工作。只有幾部分牆體和瞭望塔被留下作為紀念。

1990年12月的柏林牆

1989年12月25日,倫納德·伯爾尼斯坦在柏林指揮貝多芬第九交響曲,並將歡樂頌中的“歡樂”一詞改為“自由”。樂隊和合唱團的成員來自東西兩德,並且包括了來自英、法、美、蘇四國的成員。羅格·沃特斯在1990年7月21日在波茨坦廣場北部演唱了平克·弗洛伊德的《牆》。大衛·哈塞爾霍夫站在柏林牆上演唱了《尋找自由》,這首歌曲當時在德國很受歡迎。

柏林牆的倒塌為兩德統一鋪平了道路,一年後的1990年10月3日兩德最終統一,而柏林亦成為兩德統一後新首都。

許多年來,關於11月9日是否應該成為德國國定假日存在諸多爭議,除東德開放柏林牆外,11月9日是1848年革命結束和威瑪共和國成立的日子,同時也是1923年啤酒館暴動和1938年納粹德國發動水晶之夜的日子。最終選擇了10月3日作為德國統一日。

2009年波茨坦廣場殘留的圍牆

2014年11月8日起德國展開為期3天的柏林牆倒塌25週年慶祝活動。60歲的總理默克爾在她最新的網路Podcast中說:“我希望你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天的感受,至少我將永遠都不會忘記;我等待了35年才有那種自由的感覺,這改變了我的人生”。期間德國人用燈光重現柏林牆,紀念柏林牆推倒25週年。

水平有限,歡迎指正。

有喜歡的可以點贊、關注和評論。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