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沒有土木堡之變勳貴就能保衛大明?打臉來的太快就像龍捲風

有人認為土木之變是文官集團針對勳貴集團的陰謀,有勳貴集團掌權明朝會好一些,但明清易代時的南京勳貴卻交上了一份令人失望的答案。

南京勳貴並沒有受到土木之變的打擊,在北方同行被文官打壓時,還在南京保留了特權和地位。南京守備一職就是他們的自留地,南京城也是他們產業最集中的地方。南京勳貴集團也是東林黨的死對頭,魏國公徐弘基等人在擁立福王為帝上出力甚多。南京勳貴可以說和明朝休慼與共,無論從自身利益還是歷史傳承來看,他們都有必要守護南京,但結果卻是南京勳貴辱沒了先人(個別人比如徐文爵等有反抗,但發揮的作用不大)。

南明的建立和滅亡就是一部撕逼史,東林黨和自己眼中的閹黨、小人撕,勳貴和東林黨人撕,江北四鎮和左良玉集團撕,擁福派和擁潞派撕(潞王是東林等勢力擁戴的)、弘光帝和宗室諸王撕......在你撕我撕大家撕的氣氛中,清軍逼近江南。為了抵抗黃澍(馬士英的死對頭、論馬士英十大罪的作者,後投降清軍帶路攻陷福建)、左良玉的進攻,馬士英在1645年三月底派出江北四鎮中的劉良佐、黃得功抵抗左良玉,造成了江北兵力緊缺。四月二十三日清軍炮轟揚州,二十五日揚州城破,史可法殉國。

到五月初,清軍已經渡過了長江。在清軍大軍即將攻打南京時,東林黨人反而和勳貴們達成了一致,那就是交出馬士英和弘光帝,因為這是清軍點名要的“戰犯”,弘光帝和馬士英只好跑路。五月十三日,蔡弈琛、唐世濟、朱國弼、趙之龍、錢謙益等核心文武大員聚集中軍都督府,這次他們沒有撕逼,一致選擇了獻出南京城。

五月十五日,驕傲的南京勳貴們一起跪倒在八旗軍的鐵蹄下投降,他們的名字是魏國公徐允爵(洪武時期中山王徐達後人,他爹就是徐弘基),保國公朱國弼(成化時期撫寧伯朱永後人,南京勳貴首領);靈璧侯湯國祚(東甌王湯和後人),安遠侯柳祚昌(永樂時期融國公柳升後人),永康侯徐弘爵(永樂時期蔡國公徐忠後人),臨淮侯李述祖(洪武時期岐陽王李文忠後人),鎮遠侯顧鳴郊(永樂時期夏國公顧成後人),隆平侯張拱日(永樂時期鄖國公張信後人),懷寧侯孫維城(天順時期淶國公孫鏜後人);忻城伯趙之龍(永樂時期都指揮使趙彝後人),南和伯方一元(天順時期南和侯方瑛後人),東寧伯焦夢熊(天順時期東寧侯焦禮後人),寧晉伯劉印吉(成化時期寧晉侯劉聚後人),成安伯郭祚永(永樂時期興國公郭亮後人)。

李文忠、徐達等老牌勳貴的後人不說,懷寧侯孫維城等人的祖上不但不是土木之變的受害者,相反是收益者。孫維城和劉印吉的先人都參加了于謙主持的北京保衛戰,焦夢熊的祖上焦禮也是在明英宗復位後才上位的勳貴。力主獻城的勳貴首領朱國弼祖上朱謙、朱永在土木之變後鎮守宣府,朱永家族的爵位還是在土木之變後靠砍殺女真人的腦袋贏來的,所以也談不上受到土木之變的損害。

但是在八旗軍的威脅下,這群南京勳貴早就把南京城弄成了無糧無兵的空城,即使他們的親屬有心抗清也是難為無米之炊。一個王朝要滅亡時,文官靠不住,勳貴也早就靠不住了。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冷兵器研究所繫頭條號簽約作者。主編原廓、作者李從嘉,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