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歷史閒談」古老的黃龍山,演繹著一個鐵馬民族的興衰

黃龍這個地方在歷朝歷代經歷過什麼輝煌的時刻?出過什麼名臣義士?有過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歷史大事件?

對此,我的回答是……不是沒有,或許只是我們發現的太少!

黃龍山歷經萬年的洗禮,仍然是山長在,水長流,沒有汙染,沒有破壞,永不變的是這片欲滴的山巒綿綿,河水潺潺,無聲的養育著世世輩輩的人們在此安然的蝸居。

這也許就是平凡所塑造出的偉大之處,也許就是黃龍山最值得挖掘的文化盛宴!

其實這座連綿不絕的山脈溝壑,自始至終都是在平凡中靜默的守候者。

在文化的探索中,我只是想讓更多的人知道這裡曾經的某一個年代經歷著什麼?在歷史的大篇中又是以何種顏色,讓其輕描淡寫的組成如此輝煌的篇章!

春秋戰國時期,群雄涿鹿,以爭天下,那時候的黃龍山被稱為梁山,溝谷幽深,山野空鳴,屬於秦國西部的一片肥沃山野,一道爭霸屏障。

秦獻公時期至秦惠文王初期,黃龍這片浩渺的河谷深處居住著許多戎狄部族,戎狄,是春秋戰國時期對西部遊牧部族的一個總稱,實際上,西部戎狄包括了一百多個遊牧部族。

義渠,一個古老的部族,也是西戎中幾個以“國”自稱的大部族,秦穆公之後,秦國四代衰弱,在秦獻公無暇西顧的二十多年時間裡,義渠趁機佔據秦國的大片土地。

黃龍山作為古梁山當時也是在成為了義渠國在關中北部生存的樂土,義渠以黃龍山的層巒疊嶂、山壑巍峨作為天然屏障,像一隻埋伏在獵物周邊的一隻猛獸,一直覬覦關中平原地區。

秦國舉國上下正在為變法而忙碌的時候,只要戎狄不生亂,秦孝公也不會去觸動他們。

可以說在這段漫長的五十年內,義渠國藉助著這片崇山峻嶺,安定的在這片浩瀚的西部山區繁衍生存。

他們在這裡留下的是農耕文明和遊牧民族文化相互碰撞所產生的火花,而這種火花同時也迸發出了耀眼的光芒,照射著這片山林幾千年。

馬背上義渠人,凝望著兩岸的山坡上燃燒著熊熊大火,密林深山中升起騰騰的煙柱,照亮了懸掛在高林大木上的牛頭骷髏。

場景莊嚴且又神聖。義渠人認定牛是他們的祖先,且將其被奉為神靈,不容褻瀆,這種盛大的場面是為了慶祝春播,秋收祭禮,或者是部落發生大事才會舉辦。

蔥蔥郁郁的山林中佈滿了一種民族的特殊氣息,隨處可見樹藤以及石崖上都是關於牛頭的黑色圖騰。

秦惠文王時期,一個不平凡的清晨,熱鬧喧譁的梁山突然安靜了下來,山頭,峽谷,溝壑中空曠的寂然無聲。

義渠軍在咸陽北阪慘敗的訊息經過千山萬壑,由一陣狂風帶來這片浩浩山脈之中,義渠的軍隊再也無力駐紮在這片充滿肅殺的山林,在秦軍赫赫的重威之下,無奈退回草原沙漠的西北之地。

幾乎是一夜間,山林再無炊煙繚繞,牛聲牟牟,猶可見的是一座座頹敗的牛頭祭臺和堆滿山谷的牛骨骷髏。

古梁山自此之後便徹底成為了秦國領土,同時也是防禦、攻擊魏國的一道天然山體屏障。

奕奕梁山又一次在無聲中承載著光榮且又艱鉅的使命,用一種堤防而又極具危險的眼眸凝望著渭北平原的一馬平川。

而義渠人往日在古梁山身影、故事、信仰在山風中吹散的無影無蹤,就連那牛骨也被深埋於地下,化塵而去,往不歸來……

也許黃龍山就是這般,在繁華中崛起,在無聲中沉寂,一次次被落葉合著北風所帶來的沙塵,一層層的將這片山林中的氣息與足跡慢慢的掩埋。

留下的只有一代代人口口相傳的講述著曾經來過這裡的過客和他們的故事,也讓一個個曾經鮮活的鐵血英雄,在人們的記憶中越來越模糊。

這就是→黃龍山,一座被落葉和沙塵無數次覆蓋,又一次次煥發出新的生命的神奇大山。

關注我們

公眾號:陝西延安黃龍旅遊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