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李鴻章的字,你怎麼看

在諸多的評論中,

他是各種聲音的集合。

四十歲前,李鴻章左衝右突,前途茫茫;

四十歲後得遇曾國藩,平步青雲;

要怎麼去形容李鴻章的一生?

用他自己的話就是:

少年科第,壯年戎馬,中年封疆,萬年洋務。

然而,這些生命給予的烙印,

也深深的,紮根在他的書法之中。

他和曾國藩、左宗棠、張之洞

並稱為晚清中興四大名臣;

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說他是大清帝國

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強一爭長短之人;

慈禧太后說他是“再造玄黃之人”;

他被西方譽為“東方伸斯麥”,

與德國的俾斯麥,美國的格蘭特並稱十九世紀三偉人。

他曾以僅僅9000名剛剛招募的淮軍,

便打敗了太平天國的軍事天才

忠王李秀成率領的10萬大軍。

因此,他成了上海富商和上海租界英美法等國

眼中的救世主。

他是洋務運動靈魂人物,

有的洋人不知道有皇帝而知道有他。

1883年美國總統格蘭特受《紐約時報》採訪,

談及在國外遇到四個最了不起的人,分別是:

法國首相甘貝特、德國首相俾斯麥、

英國首相格蘭斯頓和中國的李鴻章。

由於李鴻章的政治影響,

很少會有人提及他的書法藝術價值,

其實他也是一位鮮為人知的書法家。

書法對於古人而言,

除了是科考必備的敲門磚外,

也是修身養性、表情達意

以及怡情遣懷的一種重要方式。

書法的用筆、用墨、取法和謀篇佈局等

也是作者學識與修養、情操與心境、

人生觀與世界觀的外化。

李鴻章的書法於端莊中不乏生動,

用筆按提有序、豐腴厚重,

結體內斂有致、疏密井然,筆墨酣暢淋漓,

有歐、顏遺風,

他最擅長行楷,有臺閣大臣的風度。

李鴻章書法源於早年為爭取功名時所下的苦功,

後來發展為自己的情趣愛好。

通觀李鴻章存世的眾多書聯、信札、扇面等,

其書法博採眾家、底蘊豐厚。

李鴻章的書法尤以行楷書見長,

筆酣墨濃,光華內蘊,氣韻靈動,妍媚儒雅。

在當時千篇一律的宮閣體書風盛行之下,

其書法更凸顯出難得的另一方面,

或許是顏真卿氣韻凜然的君子形象

深深打動了李鴻章,

在顏真卿的書法上,

李鴻章找到了自己精神上的寄託與人格上的契合。

顏真卿在楷書和行書上成就最高,

並提出“屋漏痕”的觀點,

意指用筆如破屋壁間之雨水漏痕,其形凝重自然。

蘇軾認為顏真卿的書法“雄秀獨出,一變古法”,

米芾把顏真卿的書法

比作項羽披上了鎧甲一樣氣宇軒昂,不可侵犯。

俗話說,字如其人。

歷史上,

顏真卿曾堅決維護中央集權和全國統一,

先後同分裂叛亂的安祿山、李希烈進行鬥爭,

最後以身殉國,

被後人視為忠臣烈士、道德楷模。

正是中正不阿的性格氣質

外化為顏真卿剛健雄深、樸拙端嚴的書法風格。

而李鴻章一生內固疆國、外御強鄰,

“受盡天下百官氣”卻始終盡忠職守、不改本色。

正是相似的人生經歷和堅韌的性格特質,

使得李鴻章深得顏真卿書法的精要,

並且師古不泥古。觀李鴻章楷書,

碑帖相容,筆力蒼勁沉穩,剛柔相濟;

結體寬博端莊,外密中疏;

風神豪邁,氣勢雄強,極具廟堂之氣。

晚年時期,

李鴻章對王羲之、顏真卿的書法情有獨鍾。

在北京賢良寺養病的日子裡,

幾乎每天上午都要臨摹王羲之的《蘭亭序》《聖教序》

以及顏真卿的《爭座位帖》,

並且一邊寫,一邊細看默思,

努力品味內在的風骨。

李鴻章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性格優點,

曾國藩說他:“才大心細,勁氣內斂”,

他身上的確有著一股子難得的韌性與忍勁。

他有一幅廣為人知的對聯:

“受盡天下百官氣,養就胸中一段春”。

很多人罵李鴻章,

他從不為自己辯解,顯得十分超脫,

並將女兒嫁給曾經罵他罵得最凶的

清流派領袖之一張佩綸。

面對各種政敵及反對勢力,李鴻章從不退縮。

雖飽受罵名,四方樹敵,

但事情還是要做,與列強周旋不已,

力挽狂瀾,為救清廷於絕境,

不惜搭上老命一條。

李鴻章受人詬病最甚之一,

便是積有大量財產,說他“富甲天下”。

時人作有一副對聯,將他與翁同龢一同譏諷:

“宰相合肥天下瘦,司農常熟世間荒。”

李鴻章聚財斂財的確不假,

但他能夠做到公私分明。

他的資產多為招商局、電報局、

開平煤礦、通商銀行等處的股份,

及上海等地當鋪、銀號的利潤所得。

而朝廷公款,並未貪汙佔用,

在離任直隸總督時,

李鴻章曾將長期“截流”、積存的八百多萬兩白銀,

全部移交給繼任者王文韶。

據說這筆經費後來落入袁世凱之手,

成為他交結王侯、內外聯絡的特別經費。

李鴻章一生中最令人詬病的

便是簽訂《馬關條約》,

曾經清大臣第一人的李中堂從此成了

渙散中華民族精神的賣國賊、苟且偷生的小人。

李鴻章在簽訂《辛丑條約》時,

將“李鴻章”三個字籤成了“肅”字的模樣,

這三個字擠在一起,

即虛弱無力,又辛酸悲苦。

縱觀李鴻章一生,

應該說是成功與失敗交織、喜劇與悲劇摻和的一生。

在他的倡導,或者說引導下,

清朝總算是掙脫了幾千年的傳統束縛,

在學習西方的道路上,

邁著艱難而蹣跚的腳步緩緩前行。

然而,無論我們持何種觀點,

從何種角度看待、評價李鴻章,

都大可不必將“漢奸”、“賣國賊”之類的語彙加諸其身,

將近代諸多過錯與災難歸咎於他,

他為清廷做了一輩子的替罪羊,

最起碼在我們眼裡,

他仍然是一位值得敬重的老人。

~歡迎點贊分享~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