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9根手指賣烏冬,日本前黑幫成員如何開始新生活?

日本黑幫曾盛極一時,高階成員要什麼有什麼,紙醉金迷又暴力至極。但近年來,政府開始勸誘黑幫成員退出組織,甚至願意提供改邪歸正的經費。加上難以應對嚴厲的法律制裁,許多黑幫成員都“金盆洗手”,據日本警察廳的資料顯示,2017年黑幫成員人數降至3.45萬,創歷史新低。退出黑幫或將成為一種潮流,從多數例子來看,前黑幫成員的新生活雖然賺的更少,但卻充實很多。

▲搜查“工藤會”首腦住處的調查員們。

用9根手指“從負開始”

52歲的中本隆曾是日本最大黑幫之一“工藤會”的成員,過去30年,他從最底層慢慢晉升到高階職位,而現在他脫離黑幫開始賣烏冬面。從中本失蹤的小指能大概看出他的經歷:日本黑幫有一個傳統,犯錯的人如果願意認錯便要斷指。“工藤會”2012年被日本政府認定為“特別危險”的黑幫組織,該團體曾襲擊過中國駐福岡領事館,以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位於下關市的私人住宅。在一起襲擊中國人經營的按摩院案件中,中本被判刑8年。

▲作為黑幫成員期間,中本共入獄2次。

去年6月,中本在福岡北九州市開了一家名為darumaya的烏冬面館。《衛報》記者近日到訪這家麵館時,中本穿著印有“感謝”二字的T恤,笑臉迎接客人。午餐服務結束後,中本向記者掀起了T恤,露出了他後背、肩膀和手臂上的紋身。但他表示,“這不是為了炫耀什麼。”

▲另有兩名黑幫成員在中本的麵館裡工作,除了工作服,他們還準備了遮擋刺青的袖子。

說起自身的黑幫經歷,中本認為,成為黑幫成員不是為某家公司工作,而是一種生活方式。“年輕的時候我就是一個小流氓,所以加入黑幫是自然而然的事。這與錢、昂貴的衣服和車子無關,我們認為自己是日本男性陽剛之氣的縮影。”黑幫給了中本歸屬感,但2008年,獄中的他又對自己的選擇產生了疑問,當時,他的頂頭上司、“工藤會”第三代會長溝下秀男去世,回顧黑幫給民眾帶來的傷害,他決心要與黑幫切斷聯絡。

▲艾草烏冬面是darumaya的招牌,在九州很受歡迎,NHK報道了中本的故事後很多人慕名而來。

2016年針對當地僱主的一項調查顯示,80%的僱主不願意僱用前黑幫成員。因此,中本十分感謝附近的商家幫助他完成了從黑幫高階職員到餐館老闆的艱難轉型。“這裡的人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尤其是當我想辭職的時候,”他說。“我不是從零開始……我是從負開始。”

前黑幫成員的新生活都如何展開?

40多歲的“工藤會”前組員:建設公司員工

《朝日新聞》在2016年的一篇報道中,披露了一位“工藤會”前成員的心聲。離開“工藤會”後,他在一家建築公司上班,每天早上8點開始在工地工作直到黃昏時分。雖然月收入不足30萬日元,但是能和分居的妻女見面,他感到十分幸福。曾經還在黑幫時,他常常被教育“比起家族,要更重視組織”,就連與家人見面也不太被允許。而在2015年他生日時,女兒傳給他的訊息讓他感覺到了認真生活的美好,他的女兒說道:“生日快樂,雖然過去壞事做盡,但現在是一個認真的好爸爸。我真的好喜歡現在這一副好大叔模樣的爸爸,下次一起好好吃頓飯吧。”

50多歲的U:經營禮品店

U還在黑幫時年收入能有1000萬日元,脫離黑幫後基本上是零收入,因為比較會看眼色,所以一開始做了傳銷工作,包括化妝品、健康果汁、營養品等的傳銷。此後,經多方介紹,U開始經營一家連鎖禮品店。“雖然不覺得傳銷不好,但總覺得很難告訴自己的孩子,不被人指著脊樑骨就能賺1000多萬日元的感覺很好。”

30多歲的Y:在農舍工作

Y在進入黑幫的那一刻就後悔了,因為在黑幫裡無惡不作,他一直被朋友厭惡。一次因殺人未遂被逮捕後,他離開了關東,到了日本東北地區投靠親戚。目前,他的年收入從600萬日元減少到了300萬日元,但他覺得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30對歲的O:廣告公司職員

同為黑幫成員的哥哥因反抗被擊斃後,O離開了組織。現在他是月薪40萬日元的上班族,為了不讓刺青露出來,即使是夏天它也得穿著長袖襯衫。不過,O在公司內已經成為了社長的得力助手,工作十分順利。

▲前黑幫成員的現職業以及收入變化,由《日刊SPA》整理

iWeekly週末畫報獨家稿件,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