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吳佩孚的落魄歲月:雖有貴人相助,仍難東山再起_申介屏

民國十七年的料峭冬寒中,主張迎吳入境的川系軍閥申介屏,扛著南京方面的壓力出面負責,迎吳到其防地河市壩。一群曾經袍哥起家、義薄雲天的川系軍閥,此時終於可以看清,誰才是真正的江湖義氣。老牌川系軍閥劉存厚打馬虎眼,新秀軍閥羅澤洲趁火打劫,餘者多作壁上觀,以免惹火燒身。而迎吳的申介屏,乃是川西著名的袍哥“舵把子”,江湖人稱“申大王”,以辦團防起家,官至旅長,向以江湖義氣為重。申介屏一向推崇吳佩孚為“武聖”,很是心迷。在吳佩孚以後留川的時間中,申介屏對他維護周至,優禮有加,且熱心參與吳佩孚圖謀再起的種種活動,堪稱是鼎力相助。

其後,申介屏先是推薦原川軍師長劉斌,充任吳佩孚的參謀長,接著派人分頭聯絡各縣袍哥及地方團練,招兵買馬,為吳擴充實力,先後組成三個衛隊旅。次年春天,申介屏又在河市壩為吳大祝五十五歲壽辰。事先,申介屏的上司劉存厚也跟著大肆張揚,南北各方紛紛派遣代表到此,河市壩這個並不知名的小鎮,一時冠蓋雲集。此次祝壽之後,吳佩孚的對外聯絡更加活躍,東山再起之說,甚囂塵上。然而雖有申介屏這位貴人相助,吳佩孚仍需要時機。民國十九年,北方戰火再起,南方內部亦分化,天下大勢再次變得撲朔迷離。北洋軍閥殘餘人馬中,有人提出段祺瑞和吳佩孚合組中樞的主張。吳佩孚乘此時機,積極作再起的準備。

他加速了部隊的擴充,將原有的3個衛隊旅都擴編為師。他還派出代表多人,向各方遊說,希望能與之合作。是年五月六日,吳佩孚在河市壩發出急電,稱“兵連禍結,喘息難呻,擬即日出川,居間調解”,開始為東山再起扯旗。然而吳佩孚一行進至綏樑交界的涼風埂,被王陵基麾下許紹宗率兵攔住去路,許聲稱:“奉令只能讓吳佩孚個人單獨通行,隨同人員一概不準通過。”幾經交涉,終無結果。吳佩孚不想使自己東下武漢的計劃破產,他派陳廷傑與劉湘聯絡,勸說劉湘與之合作,但劉湘思量之後拒絕了吳的要求。

吳佩孚東山再起之夢,陷入進退兩難之境。民國二十年,南軍在北方大局已定,吳佩孚東山再起的形勢已不存在,當然南京方面對吳的控制,也有所放鬆。是年四月,吳佩孚致電表示將赴蘇杭遊覽,借便趨承教益,並請兌給路費。當即被複電照準,同時謂“希於子玉出川經過時,通傷所屬招待保護”。此電又轉重慶劉湘,劉的態度當即轉變,吳佩孚也因此一諾身價大漲,川系軍閥各將領都力表歡迎,紛紛延請吳到所在防地遊覽,連貴州省的黔系軍閥毛光翔,也派代表入川,往迎吳到貴州一遊。

其實,吳佩孚並非真要東下蘇杭,關於出川后的去處,他心中已早有打算,即經走川西,進入甘肅,拉攏甘、寧、青、新四省實力派,伺機再起。實際上吳佩孚的巴蜀之地漫遊,絕非僅為遊山玩水,他還有別的目的。一是聯絡川軍諸將,二是尋找出川路線。但是隨著駐防川北的田頌堯,拒絕吳佩孚假道,吳不得不決定從成都經灌縣,越川西高原入甘,一路風塵僕僕,東山再起成為黃粱一夢,曾經的冠蓋雲集,也不過是趨炎附勢的宦海表象。

參考資料:《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史話》、《菜根譚》、《吳佩孚逃亡四川始末》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