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但他帶回的這3件寶貝卻讓中國人暴增4億多人

明中期以後,中國的人口就開始呈現小爆發式的增長,其中主要的原因還是歸功於新式農作物的引進。只不過清朝入主中原之後,正好趕上這些這些農作物的改良完善並適應了中國的環境。

根據竺可楨先生《中國近五千年來氣候變遷的初步研究》以及明末談遷的《北遊記》對氣候的記載,自元后期直到清末,氣候開始逐漸寒冷。再加上攜帶大量沙土的黃河頻繁改道,使得黃河流域、長江以北的許多河流被淤積、塞廢,從而使水資源大量減少。於是,農作物的種類也開始漸漸較少。明朝地理學家王士性曾在他的著作《廣志嶧》中寫到,“江南泥土,北方沙土。南土溼,北土燥。南宜稻,北宜黍、粟、麥、藪,天造地設,開闢已然,不可強也”所以,對環境要求的不高的外來農作物就不斷地被時人引進。於是,以玉米、番薯、馬鈴薯為代表的農作物漸漸普及開來。說起來,這還要感謝哥倫布發現的美洲新大陸。因為美洲的發現不僅僅是一塊新陸地那麼令人驚喜,美洲的土豆、番薯和玉米的強悍適應性也同樣令人吃驚。

對以上最具代表性的三者,隨著它們的不斷普及,人們漸漸對他們做了如下評價。

玉米:“最宜新墾之地”、“生地瓦礫山皆可植”“山內秋收以粟谷為大莊,粟利不及包穀”“深山老林,盡行開墾,載種包穀”。隨即,山區、平原的耕地漸漸被玉米所覆蓋。從明中期傳入中國後的“種著宜罕”,到清初的南起海南島,北至遼寧、吉林,玉米以其高產、耐瘠、耐旱澇的優勢成為了糧食生產中的大宗農作物。

番薯:於萬曆年間引進,和玉米一樣,番薯也是先自東南沿海等地種植,然後再普及到北方。最後,成為了康乾年間與玉米相媲美的大宗糧食作物。其特點也是對環境適應性強,史載“不與無故爭地,凡瘠滷沙崗皆可以長”、“地之不易耕稼這唯種甘薯”。

馬鈴薯:俗稱土豆、山藥、山藥蛋、洋芋等。馬鈴薯因為可以適應較寒冷的地方,在某些苦寒之地照樣可以畝產二千斤以上,所以尤其受到山西、陝西、河北等地的青睞。

除了以上三種,棉花的引進對中國人口增長的影響也是十分巨大的。前文已述,隨著氣候的逐漸寒冷,許多農作物開始減產,古代用於製作衣物的桑、麻等原材料即是其中的典型。可是自明清兩朝以來,隨著中原王朝對北方用兵規模的不斷擴大,士兵的屯駐數量也逐漸增加。為了禦寒,桑麻已經不能滿足需要。隨著黃道婆改進了棉紡織技術,棉花的種植面積開始迅速地超過桑麻,成為紡織業的主要原料。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