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清朝這兩大疑案,直到現在都沒有定論

清朝是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近三百年的歷史長河裡,既有波瀾壯闊,也有風雲詭譎,既有盛世華章,也有屈辱經歷。許多故事至今仍眾說紛紜,懸而未決。“孝莊皇太后下嫁多爾袞疑案”“順治帝剃髮出家疑案”“雍正帝矯詔繼位疑案”“雍正帝為呂四娘刺殺疑案”“乾隆身世疑案”“同治帝死於髒病疑案”“慈安太后暴崩疑案”“光緒之死疑案”並稱為清朝八大疑案。

【婚姻】清朝第一疑案:孝莊太后下嫁多爾袞

從目前清史研究的情況看,既沒有過硬的材料證明孝莊太后下嫁多爾袞,也不能完全消除該疑問。所以,300多年來,直到今天,“孝莊太后下嫁多爾袞”一直是清宮中的一樁疑案。

影視劇中的孝莊太后與多爾袞

清朝唯一的太皇太后

位於紫禁城西部偏北的慈寧宮,以孝莊太后居住而名聞天下,這是一座獨立的宮院,始建於明嘉靖十五年(1536)五月,耗銀60萬兩,稱仁壽宮,主要為皇太后居所。

被稱為清朝第一疑案“太后下嫁”的主人公孝莊太后是努爾哈赤的兒媳,皇太極永福宮莊妃,順治皇帝的生母,康熙皇帝的祖母。她機智過人,善於謀略,身歷天命、天聰、崇德、順治、康熙五朝,兩輔幼主,權位並隆,是清朝唯一的一位太皇太后。她對清朝貢獻大,故事也多。孝莊太后和攝政王多爾袞的關係,有種種傳聞和故事。傳聞最廣的,當屬“太后下嫁多爾袞”。民國初年出版的《清朝野史大觀》卷一,有三條專記太后下嫁一事。1919年,署名“古稀老人”編寫的《多爾袞軼事》則更記得如同親聞目睹,說“當時朝廷情勢,危於累卵”,“太后時尚年少,美冠後宮,性尤機警……故寧犧牲一身,以成大業”。而多爾袞本來就好色成性,此時更以陳奏機密為由,出入宮禁。也有人借順治帝的話而認為孝莊搬到睿王府住居:“睿王攝政時,皇太后與朕分宮而居,每經累月,方得一見,以致皇太后縈懷彌切。”

保全皇位的政治婚姻?

至今仍有人認為“太后下嫁”確有其事,並提出以下幾條理由。

其一,關於“保兒皇位”。有人說孝莊太后為了保住兒子福臨的皇位,不得不委身於多爾袞。此說站不住腳。年僅6歲的福臨能夠繼位,是當時多種政治勢力複雜鬥爭和相互妥協的結果,而不是由太后依靠多爾袞一個人決定。事實上,孝莊太后對多爾袞既重用又牽制,採取了非常複雜的政治手段,才使多爾袞最終沒有突破攝政王的圈子,而保證了順治小皇帝的地位。

其二,關於“弟娶其嫂”。當時滿洲確有“兄死弟娶其嫂”這樣的舊俗。但有這樣的習俗,並不能證明多爾袞就一定娶了他的嫂子。

多爾袞的“皇父”稱謂

其三,關於“尊稱皇父”。有人說多爾袞被稱為“皇父攝政王”,既然被稱作是“皇父”,那就證明順治帝的母親孝莊太后嫁給他了。崇德八年(1643)皇太極逝世,順治帝即位。第二年,清朝遷都北京,封多爾袞為叔父攝政王。順治五年(1648)十一月,尊多爾袞為皇父攝政王,“加皇叔父攝政王為皇父攝政王,凡進呈本章旨意,俱書皇父攝政王”(蔣良騏《東華錄》卷六)(備註:《東華錄》是編年體清代史料長編)。無論是叔父攝政王,還是皇父攝政王,都是攝政王的尊稱,並不能證明多爾袞做了順治帝的繼父。

其四,關於“親到皇宮內院”。多爾袞死後追其罪時,有一條罪狀是:“又親到皇宮內院。”(蔣良騏《東華錄》)在後來修的《清世祖實錄》裡卻刪掉了這句話。這說明多爾袞到“皇宮內院”確有其事。而刪掉這句話,恰表明事有隱衷。那麼,多爾袞到皇宮內院,能說明太后下嫁了嗎?

史家對此做出推測:皇太后與多爾袞也許有曖昧關係。有史學專家表示,《東華錄》所謂多爾袞“親到皇宮內院”云云,極有可能是指孝莊與多爾袞相戀的事實。孝莊太后與睿王多爾袞關係曖昧,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即使是關係曖昧,也不等於太后下嫁了。

孝莊與多爾袞是“青梅竹馬”?

其五,關於“未葬昭陵”。清朝的皇帝陵分三處:一處是關外三陵——永陵、福陵(瀋陽東陵)、昭陵(瀋陽北陵),一處是河北遵化的清東陵,另一處是河北易縣的清西陵。皇太極葬在關外三陵之一的瀋陽北的昭陵。

清孝莊太后病死於康熙二十六年(1687)十二月二十五日。按照清朝陵寢制度,孝莊太后死後應葬在昭陵,就是同皇太極合葬。但是,她不僅沒有葬在昭陵,而且葬在清東陵的風水牆外。於是就引出了許多說法。有人說因為孝莊太后下嫁了,死後無顏回昭陵見夫君,所以把她葬清東陵大門旁。

對此,孝莊太后和康熙皇帝都作了解釋:“太宗文皇帝(皇太極)梓宮,安奉已久,不可為我輕動。況我心戀汝皇父及汝,不忍遠去。務於孝陵近地,擇吉安厝(cuò),則我心無憾矣。”就是說,孝莊太后不願意驚動皇太極的亡靈,而願意陪伴英年早逝的兒子順治。

其六,關於“青梅竹馬”。有人說孝莊太后與多爾袞是“青梅竹馬”,自小時候就相戀,所以太后下嫁是有感情基礎的。其實,莊妃出生在蒙古科爾沁,多爾袞則出生在滿洲赫圖阿拉,兩地相距甚遠,二人並無“青梅竹馬”的可能。

有人見過“太后下嫁詔”?

其七,關於“下嫁詔書”。1946年10月,近代學者劉文興撰文《清初皇父攝政王多爾袞起居注跋》,其中寫道,宣統元年(1909),他的父親劉啟瑞任內閣侍讀學士,奉命收拾內閣大庫檔案,“得順治時太后下嫁皇父攝政王詔”。有許多學者專門整理和研究清宮檔案,從劉文興說他父親見過太后下嫁的詔書,直到現在整整70多年了,還沒有一個人說自己見過這份檔案。

其八,關於“順治報復”。順治七年(1650)十二月,多爾袞病死。順治八年二月十五日,順治定多爾袞十大罪狀,命將多爾袞削其爵號,撤其廟享,黜其宗室,籍其財產,沒其府第,毀其陵墓。

有人推斷,因為多爾袞逼孝莊太后下嫁,所以才引起順治如此的仇恨。這種說法不能說一點道理都沒有,但畢竟是推測,不能作為孝莊太后下嫁的依據。況且少年天子親政以後,嚴懲攝政王或輔政大臣,例子是很多的。

連結

同治死於急性口腔病?

同治帝載淳,咸豐和慈禧之子,6歲登上皇位,18歲開始親政,親政僅一年多,19歲便病死宮中。同治帝英年早逝,關於其病情和死因,歷來說法不一。

官書記載同治帝死於天花,民間卻一直流傳著同治帝死於梅毒的說法。對於當時的種種傳言,清朝官方一直保持緘默,不予迴應。

到底是不是死於梅毒?同治御醫的後人和專家的觀點並不一致。

民間長期以來一直流傳著同治帝死於梅毒的種種故事。著名歷史學家蕭一山在他1923年所著的《清代通史》裡,也再三強調了同治帝就是死於梅毒。另外,同治皇帝主治御醫李德立的兩位曾孫李鎮和李志綏分別撰文稱,祖上口傳祕聞,同治帝死於梅毒。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研究員唐益年則認為:“種種流傳同治帝死於淫瘡的說法都是不可信的,是沒有依據的。因為在清朝,皇帝是不可能自由出宮的,同治帝也沒有機會出去逛窯子,這些傳聞都忽略了清朝的祖宗家法、典章制度,所以他沒有染上梅毒的可能,更不可能死於梅毒。”

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沈渭濱從《翁同龢日記》找到了更多的證據,證明同治是“走馬牙疳”(一種較危重的急性口腔病)而死。

【死亡】慈禧毒死了慈安太后?

光緒七年(1881)三月初十日戌時,年僅45歲的慈安皇太后猝然崩逝於鍾粹宮。隨著這位比慈禧還小兩歲的皇太后突然暴斃宮中,清廷的垂簾聽政由兩宮並列驟然變成慈禧一人獨裁。因此,對於她的死因朝野上下議論紛紛,人們自覺不自覺地將她的猝死與慈禧聯絡起來。那麼,到底是不是慈禧謀害了慈安呢?

圖說:影視劇中的慈安與慈禧太后

盛年死亡引猜測

清慈安太后,鈕祜祿氏,咸豐登基前,便是側福晉,咸豐二年(1852)冊封為皇后。慈安在咸豐十年(1860),隨帝逃往避暑山莊。轉年(1861)七月,咸豐帝死,她為未亡人。載淳繼位,就是同治帝,兩宮並尊:尊慈安為“母后皇太后”、慈禧為“聖母皇太后”,加以區別。因慈安太后住居在東六宮的鐘粹宮,俗稱慈安太后為“東太后”;慈禧太后住居在西六宮的長春宮,俗稱慈禧太后為“西太后”。

光緒七年(1881)初,慈禧忽然患重病,久治不愈,臥床不起。於是,遍召天下名醫入京診治。朝政也只好由慈安一人打點。據史載,三月初九日晨,慈安依然召見軍機大臣,處理軍國大事,未見身體有何大的異常之處,只是“兩頰微赤”。然而,次日早,“東太后(慈安)感寒停飲,偶爾違和,未見軍機”。晚間即暴病身亡。一時間,人們對於一向身體比較健康的慈安的死,大為不解。於是,朝野上下種種猜測不脛而走。

正常病死還是被毒死

關於慈安死因的資料,歸納起來,大致有兩類說法:

第一類:清朝官方的“正常病死說”。

《德宗實錄》載:“光緒七年三月初九偶染微痾,初十日病勢陡重,延至戌時,神思漸散,遂至彌留。”這一記載見於慈安的《遺誥》。但《遺誥》完全是在慈安死後,按照慈禧的指示所做,因此人們有理由懷疑它的真實性,懷疑慈禧有可能為了掩蓋某種陰謀而肆意編造死因。

第二類:慈禧逼死或毒死說。

一是慈禧逼死。

《清稗類鈔》記載:慈安與慈禧共同垂簾聽政。慈禧權欲極重,慈安卻倦怠少聞外事,並不與之爭權,因此倒也相安無事。光緒七年初,慈禧患血崩劇疾,不能視事,慈安有一段時間獨視朝政,致使慈禧大為不悅,“誣以賄賣囑託,干預朝政,語頗激”,以致慈安氣憤異常,又木訥不能與之辯,惱恨之下,“吞鼻菸壺自盡”。

二是慈禧毒死。

據《崇陵傳信錄》載:當年咸豐帝臨終時,曾祕密留下一份遺詔給慈安,要她監督慈禧,若慈禧“安分守己則已,否則汝可出此詔,命廷臣傳遺命除之”。但老實的慈安卻將此事告訴慈禧並當著慈禧的面,將此遺詔燒掉。陰險毒辣的慈禧表面對慈安感泣不已,實際上已起殺機,遂借向慈安進獻點心之機,暗下毒藥,加以謀殺。

既然是祕密的遺詔,在只有當事人慈禧和慈安在場的情況下祕密燒燬,那誰又能知道呢?慈禧用毒藥害死慈安,誰又能確認那食物就一定是慈禧安排?

令慈禧耿耿於懷的兩件事

要解開這一疑團,關鍵與前提是必須確認慈禧與慈安是否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從咸豐二年至咸豐十一年在這一階段,由於兩人宮中位階差異太大,似乎無法構成恩怨。

從咸豐十一年咸豐帝死至光緒七年慈安去世,兩人在長達20年間的垂簾聽政期間,一直保持比較和諧、穩定的關係。雖然慈安名分高於慈禧,但並未給慈禧攬權造成任何障礙。

然而,兩個判斷是非標準存在差異的掌權者,要說他們之間完全沒有任何不愉快,甚至演化成扞格,那也是不可能的。有兩件事情令慈禧耿耿於懷:

一件是慈安命令山東巡撫丁寶楨殺掉慈禧寵侍太監安德海。

安德海很善於察言觀色、阿諛逢迎,並贏得慈禧的器重,當上了總管太監。因此,小人得志的安德海更以慈禧為靠山,不把慈安、同治帝放在眼裡。

就這麼一個干政擅權、不可一世、有慈禧這樣堅硬後臺的人,還是在慈安的授意下被殺了。

這一舉動,使慈禧喪失了心腹,卻又大丟顏面、有苦難言,由此心生嫉恨確屬正常。但從而對慈安萌生了殺心又似乎與事實不符。

如果說慈禧記恨有人殺了她的心腹太監,那麼最要害的人物應該是丁寶楨。由於丁寶楨性情剛猛,在官場上得罪的人很多,死後有很多實權人物追著告他的狀,慈禧都不予理睬,將丁寶楨追贈為太子太保、上美諡“文誠”。對此,一個比較合理的解釋就是:在朝政的大局面前,慈禧具備令朝野上下信服的公正。待丁寶楨尚且如此,她又有何理由殺慈安呢?

另一件是慈安與同治帝違背慈禧選後意旨,一致堅持選慈禧並不看好的阿魯特氏為皇后。

慈安和同治帝在選後問題上與慈禧的意見有分歧,這對慈禧來說無疑是空前的打擊,她無法原諒自己的親生兒子在這個關鍵的時候與慈安聯盟背叛自己的旨意;她也會十分嫉妒慈安在兒子的心目中擁有比她更為尊崇的地位。但二次垂簾後,慈禧風光無限,一切朝政得心應手,她沒有任何理由依然為此懷恨慈安,動起殺心。

腦血管疾病急性發作?

翁同龢,光緒帝老師,同時還是禮部尚書。禮部主管皇室的婚喪大典,慈安大喪自然歸屬他的職責範圍。翁同龢負責辦理慈安喪儀,在《翁同龢日記》中對於慈安的死因就有了比較深入和翔實的瞭解與記載。

翁同龢在慈安死後,記下了慈安脈案、藥方和病情進展狀況,可以從中瞭解慈安發病過程:“晨方:天麻、膽星;脈按雲類風癇甚重。午刻一脈無藥,雲神識不清、牙緊。未刻兩方雖可灌,究不妥云云,則已有遺尿情形,痰壅氣閉如舊。酉刻,一方雲六脈將脫,藥不能下。戌刻(晚八時前後)仙逝。”

依據這一病情進展記錄,中醫專家認為,慈安死因多半為腦血管疾病急性發作所導致。

腦血管疾病的急性發作,對於掌握現代醫學技術的專家們來說都是一籌莫展的病症,缺少根治的良方,更何況一百多年前的醫學。

連結

慈禧與光緒的死只差一天,是巧合還是另有內幕

光緒三十四年(1908),歲在戊申。十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二日,清朝的光緒皇帝與慈禧太后先後逝去,成為至今無法蓋棺定論的歷史疑案。

歷史學界對光緒帝的死因分歧甚大,總的來說有兩種結論:毒殺說和因病正常死亡說。

關於毒殺說。那麼是誰幹的呢?這一點向來眾說紛紜,主要嫌疑人主要是慈禧、袁世凱、李蓮英。

那麼謀害光緒的動機是什麼呢?

有史料記載說,1908年11月,慈禧因病“洩瀉數日”,有人進讒言說,“帝聞太后病,有喜色”。此時的慈禧心情本已十分抑鬱,聞聽此言後怒發狠話“我不能先爾死”,於是在自己臨死前派人毒死了光緒帝。

末代皇帝溥儀曾聽宮中的老太監李長安說,袁世凱在戊戌變法時辜負了光緒的信任,因此袁世凱擔心一旦慈禧死去,光緒絕不會輕饒他。“光緒在死的前一天還好好的,只是因為用了一劑藥就壞了,後來才知道這劑藥是袁世凱使人送來的。”

德齡在《德齡憶慈禧》一書中說,李蓮英之所以要謀害光緒帝,是因為光緒帝在日記中曾明確寫道:“只待太后一死,我要降旨處死李蓮英。”李蓮英窺知這一訊息後,便先下了毒手。

光緒之死還有一種說法,“光緒帝完全是因長期患病,心力衰竭而正常病亡”。

這種觀點,有《清實錄·德宗實錄》等官方文獻作為理論依據。“而且還充分利用了光緒帝生前的脈案和病原這樣一些第一手的資料,綜合運用了歷史學、檔案學、中醫學、西醫學的相關知識與手段,得出了幾乎毋庸置疑的結論。”

(來源|讀者報 作者|王開璽 唐博 閻崇年 韓明輝 隋麗娟 徐徹 胡楊)

溫馨提示

本文摘自《讀者報》2018年12月20日19/21版。閱讀更多精彩內容,歡迎訂閱《讀者報》。

這就是《讀者報》

知過去 長知識 有談資 擺故事

《讀者報》訂閱方式

1.拔打11185或到當地郵政所訂閱

2.關注“讀者報官方微信”,進入微店下單訂報

3.淘寶店鋪:

https://shop269196912.taobao.com

4.點選文末左邊“閱讀原文”即可微店訂閱

即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凡通過讀者報微店訂閱2019年全年《讀者報》,隨機贈送微店所售圖書一本,送完即止。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