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為官一生清白的王翱

王翱

王翱像

王翱的故事

記住你

王翱70多歲才任吏部尚書,他一生清正,從不介意個人恩怨,贏得了皇帝信任。他廉正無私,淡漠錢財,嚴於律己,循禮守法,出汙泥而不染。他不為才華平庸的孫子謀題名金榜,不納小妾等,實在難得。

王翱,生卒年不詳,字九皋,河北鹽山縣人。他在永樂十三年(公元1415年)明成祖選拔北國文士中“兩試皆及第”。他初授任大理寺左寺正。後被提為御史、右僉都御史、左都御史、吏部尚書。

王翱擔任吏部尚書時已經70多歲了。此後,他在這一任上一連幹了15年。他從不拿手中的權力作交易。對於那些勢要權豪的一切囑託,都嚴辭拒絕。為防止別人登門請謁,退朝後常住在官署,平時很少回家。他雖受皇帝器重,但對個人的恩怨從不介意。他的部屬吏部主事曹恂已經升調為江西參政,後來因病回京延醫治療,他便向皇帝報告了這件事。皇帝誤以為曹恂對調動不滿,下令要其以主事回籍。曹恂一氣之下,遷怒於他。乘他上朝的時候,曹恂揪住他衣服領子,摑了幾個耳光,口裡還罵罵咧咧。這對堂堂二品尚書來說,真是侮辱至極。皇帝得知後,立即傳旨將曹恂投入大牢。這時,他非但沒有落井下石,反而為其向皇帝說情,說其生病確實是事實,終於免去了曹恂的牢苦。

王翱廉正無私,不僅贏得了同僚的尊重,也深受皇帝的信任。凡朝廷選拔官員,皇帝對他的意見唯言是聽。他的清廉不僅表現在他的忠於職守上,還表現在他的治家有方上。他雖然手握重權,對自己要求卻很嚴格。皇帝賜給他不少金玉束帶、錦繡衣服,他平時卻常穿著舊的衣服。有一次,皇帝召見他商議完事情,他轉身剛要離去,皇帝又把他叫回來,問他為什麼衣服破了不讓家人補補。他只好說偶爾穿著這件破衣服,突然得知皇帝召見,來不及更換就來了。他的房子已經30多年了,景帝一次微服在街上行走,有人指點說,那座破舊的宅院就是當朝吏部尚書的家。景帝一睹此景,心頭不禁一酸。回朝後下令在鹽山為他修建了座房子。他公餘仍住在朝房,只是到了陰曆十五,才去歸謁先祠。

王翱對於錢財,從來淡然無慾。他在提督遼東軍務的時候,和某監軍太監的關係很好,後來他改任總督兩廣軍務,兩人分別時,這位太監要贈他四顆西洋明珠,他不肯受。太監哭訴起這些珠子的來歷。原來是鄭和下西洋時買回的西洋明珠頒賜給身邊的侍臣,這位太監共得到八顆。這次拿出其中的一半送給好友他,留作紀念。由於這些明珠並非收賄所得的贓物,而且這位太監又是真心實意,他只好收下縫在披襖裡面。後來他奉命還朝掌握吏部時,那位太監已死了。他就遍訪太監的親屬和後代,終於找到了太監的兩個侄子,關切地問他們是不是他叔叔在世時對他們要求很嚴,現在一定很貧困。他們說是這樣。他當即表示,如果有地方可經營生意的話,他可以幫助他們。這兩人偽造了張買屋券,列價五百兩白銀,去向他要錢,他拆開披襖,將裡面的四顆明珠送給他們。

王翱不僅嚴於律己,對家人要求也很嚴格。他有一個孫子因為恩陰而進了太學。一年秋試,這位才華平庸的孫子也想一試科場,企圖金榜題名,就拿著從有關部門弄到的考卷稟告祖父。他堅決不允。因為他對孫子的才華瞭如指掌,不能在選拔人才上選拔平庸之士而埋沒有才能的寒士。他的一個女兒嫁給在京郊作官的賈傑,夫人十分喜愛這個女兒,經常到京郊接女兒回家省親。賈傑乘機說岳父不把自己調回作京官。夫人便準備了一桌美味佳餚,趁他開懷暢飲的機會,請求將女婿賈傑調回作京官。他一聽頓時大怒,抄起桌上的物什扔向夫人面部,賈傑到死也沒調回京師。在封建社會,達官貴人買婢納妾,並非稀罕。夫人曾私下為他娶來一個小妾,事過半年才告訴他,想造成事實,讓他不得不接受。他知道後非常生氣,說夫人破壞了家法,然後派人將小妾送回其孃家中不納。

王翱身居官場幾十年,始終清白儉約,循禮守法。在當時的官場中能夠這樣出汙泥而不染,是難能可貴的。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