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康熙每次狩獵戴一神物,後淪為皇室貴胄玩物,近年拍出4736萬天價

康熙年間,八旗兵東征西討,內平叛亂,外御強敵,建立起一個強大的封建王朝。

康熙大帝一生勇武,為現固國防,曾多次對外敵作戰,並數次御駕親征。為了保持非凡的鬥志和戰力,他每年都到木蘭圍獵,這是一種準軍事演習的面貌,能夠激發肌體的力量更逼迫參與者張揚起無畏與血性。

清王室起源於我國東北地區,世以狩獵作為練武和謀生的手段,特別是康熙、乾隆兩朝,更為重視狩獵,每年都要進行一至二次大的狩獵活動。據《東華錄》記載,康熙二十二年開闢了熱河木蘭圍場,把木蘭秋獵定做一項大典,集蒙古各部在木蘭圍獵。康熙曾告訴他的臣下說:“有人謂朕塞外行圍,勞苦軍士,不知承平日久,豈可遂忘武備!軍旅數興,師武臣力,克底有功,此皆勤於訓練之故也。”康熙把幾次平定叛亂的功績,歸功於圍獵訓練之勤,這說明他本人確是從練武為出發目的進行狩獵的。

年年圍猜習武,不僅使雄才大略的康熙耳聰目明、體魄強健、文治武功兼備,開創了中國綿延近百年的“康乾盛世”。 當康熙大帝拉開弓弦,射出力量剛猛的御箭時,他豎起的大拇指上的那個憨得惑(扳指)可謂是做視天下…

可以說康熙戴在大拇指上的扳指也成為他的文治武功的象徵,被皇子皇孫、文武百官以及民間百姓景仰和模仿。

由於康熙皇帝十分喜愛憨得憨,為迎逢帝意,王公大臣乃至地方官員們紛紛將愁得愁進貢宮廷。據史料記載:九江關監督全德恭進指絲琺取憨得憨20個,達爾漢憨得憨20個,洋彩竹黃憨得憨20個,花斑石憨得憨20個。廣東總督李侍堯恭進子兒皮釘花憨得憨50個、象牙憨得憨50個等等。為博皇帝歡心,還挖空心思地在憨得憨面上飾以浮雕紋飾,雕有“萬壽無疆”“古稀天子”及御製詩等。

憨得憨雖小,卻也受到森嚴等級的制約。翡翠、瑪瑙、珊瑚等名貴材料製作的憨得憨,非王公貴族,一般人是不能隨意佩戴的。滿族貴族以翡翠材料製作者為首選,其色澤澄渾不一,而且花飾斑紋各異,比率而清澈如水者價值連城,非皇室貴胄不敢輕易佩戴。普通人佩戴的以象牙、瓷質為多。普通旗人佩戴的,以白玉磨製者為最多。這種種分別,在當年是判定等級身份的標誌,在如今則是衡量市場價格和收藏價值的尺度。憨得憨的大小厚薄,依使用者文武身份定奪,武憨得憨多素面,文憨得憨多於外壁精鑄詩句或花紋。

值得指出的是,自從清乾、嘉以後,由於太平盛世,國泰民安,憨得憨實用性逐漸喪失,而以裝飾為主。這種趨勢在清代滿族貴族階層中尤為明顯,上自皇帝與王公大臣,下至滿漢各旗子弟及富商巨賈,雖尊卑不同但皆喜佩戴。於是,作為滿蒙八旗練習弓馬不可或缺的憨得憨搖身一變成為首飾,淪為玩物,因此常被以輕蔑的語氣稱作“扳指”。

在晚清李保嘉所著的《官場現形記》第13回中,文七爺的一個翠板指價格竟高達90兩銀子,真是令人障目結否。

隨著時間的推移,民間收藏的急劇升溫,清帝扳指也開始頻頻亮相各地拍場。2007年一件清代羊脂白玉扳指在北京中拍國際拍賣會上露面,估價為80萬元,成交價達165萬元,高出估價一倍;而在中貿聖佳拍賣會上,一件清乾隆玉雕御製詩文馬鞍形扳指獲價134.4萬元。此外,有一套盒裝7枚清乾隆御用玉扳指,在2007年蘇富比春季拍賣會上估價高達4000萬港元,最後它被一位亞洲收藏家以4736萬港元收入囊中,創下了玉板指市場最高價。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