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西漢王莽的人生悲劇_土地

編者按: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早年即已立志幹一番大事業的王莽施盡渾身解數,經過不懈奮鬥,終於奪取劉氏天下,建立起自己的新朝,推行全面改制,企圖挽狂瀾於既倒,卻最終事與願違,在綠林、赤眉大暴動的烈火中化為灰燼,身敗名裂,釀成中國歷史上一出大悲劇,這不但是一個重大的歷史事件,更是一種值得反思的文化現象。本文摘自黃樸民《王莽的歷史悲劇》,略有刪改。

作 者

簡 介 黃樸民中國人民大學圖書館館長,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教授;主要從事先秦兩漢政治思想與華夏古代軍事文化的研究。

一、

王莽改制的背景

早在西漢中期,土地兼併,流民問題就逐漸出現了,權貴者利令智昏,攫取財富、魚肉民眾肆無忌憚,樂此不疲,生活窮困潦倒、失去土地的農民數量急劇增多,成為影響社會穩定的最大因素。

朝廷出於維護統治的長遠核心利益之考慮,也都會用各種方式來加以抑制和消解。不過,令人十分遺憾的是,這個問題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解決,這除了受土地私有化的本質屬性強烈驅動之外,也跟漢武帝發起的漢匈戰爭直接有關係。眾所周知,漢武帝反擊匈奴非常必要,正如漢武帝本人所稱:“朕不變更制度,後世無法;不出師征伐,天下不安。” ( 《資治通鑑》卷二十二,武帝徵和二年)

任何事物都是利弊相雜的,反擊匈奴也給漢朝帶來很多問題。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經濟的衰退、民生的凋敝。“海內虛耗,戶口減半” (《漢書》卷七,《昭帝紀》)。其次,是導致階級矛盾日益尖銳,社會動盪一觸即發。長期征伐匈奴的戰時體制,使得廣大民眾精疲力竭、痛苦萬分,不得已鋌而走險,以武力反抗西漢王朝的政治統治,導致整個社會面臨大動亂。其三,是封建統治集團內部產生較嚴重的分化與對立傾向,這嚴重影響了封建統治機器的正常運轉。漢武帝任用酷吏,迷信巫蠱,搞得上下不安,人人自危,極大地激化了統治者內部的矛盾。

在農業社會裡面,人口是最重要的生產力, “田地荒蕪,城郭空虛” (《鹽鐵論·未通》),這意味著老百姓失去了最基本的生活和生產資料,這種情況下,他們為了生存只有兩個選擇:或依附於那些豪強以求庇廕,或者成為流民討一份生活,與之相應,豪強地主的土地則是越來越多,財富高度集中於極少數人的手中,貧富懸殊,矛盾叢生。

這個問題漢武帝的後期就普遍出現,並且日趨嚴重、弊端叢生,漢武帝以後,經霍光等人的政策調整,曾出現了短暫的中興。但是好景不長,到了漢元帝、漢成帝期間,土地兼併、流民失所的問題又日趨嚴峻。統治者覺得這個問題需要改變,但是他們改革思路卻存在著重大誤區,他們簡單地認為自己父祖輩為此已經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效果不佳,原因在於其父、祖搞了法家那一套,“漢家自有制度,霸王道雜用之”(《漢書·元帝紀》),內法外儒。

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歷史造就了王莽這一特殊“改革家”。王莽他是外戚,得益於這種特定優勢,王莽他很早就進入政治核心圈子,並體現出一種難能可貴的政治敏感性,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強烈而崇高的歷史使命感。他對西漢社會所存在的問題有極其清醒的認識,他看到了土地兼併,民眾流離失所是窒息社會生機、導致社會動亂的關鍵問題之所在。所以他知道再也無法因循守舊,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漸漸羽翼豐滿,一步步進入了權力中樞,氣候已成,形格勢禁,最後他就在全國上下的期待與擁戴下,由“攝皇帝”而“假皇帝”而真皇帝,用新朝取代了西漢。

(公元前46年12月12日-公元23年10月6日)

公元8年12月1日,王莽代漢建新,建元“始建國”,推行新政,史稱“王莽改制”。其後,爆發農民大起義,新朝覆亡。

二、

王莽改制的悲劇之深層次原因

然而,王莽這場轟轟烈烈的“改革”實踐在現實生活中徹底碰壁,以悲慘的失敗而告終。導致這一局面,其關鍵問題就在於王莽搞的一刀切的做法,是在現實政治生活中註定行不通的。那些在土地兼併、人身佔有上獲得最大利益的權貴集團,是一定會千方百計抗拒和反對這種改革“新政”的。

當然,王莽改革並不僅僅侷限於“土地”與“奴婢”這兩個方面,它還包括商業上的一種高度集權的國家管制,所謂五均六筦,由國家來全面控制商業。另外,在民族關係方面,王莽認為,原來對匈奴太溫和、太友好了,需要加以改變,改變從更改名號入手,故給匈奴的首領一個充滿蔑視的貶稱“降服單于”。此外,新莽王朝職官制度建設,也完全按照《周禮》這一套,在王莽看來,漢代的官名不行,古代的官名好,西周的官名好,所以他要改換,所以我們可以看得出來,王莽改革裡面帶有非常明顯的復古色彩,是具有濃厚的理想主義色彩的一種追求。

而事實上,土地兼併、流民失所的格局已經形成了,土地兼併已經到了這個程度了,要走回頭路,或者說想去改變它,真是積重難返,難乎其難。王莽實際上光是提出他很好的想法,而這個想法很遺憾,脫離了實際政治的現實。

這中間最重要的原因當然是其理想主義的一種追求和漢末——也就是說王莽新朝——的那種政治現實,社會現實中間隔了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你王莽的改革到底定位在哪裡,你依靠誰來改革,你要扶持誰,你要打擊誰,這個問題是沒有辦法繞開的。毛澤東講過,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你王莽的改革要成為集團的意志與努力,你就不能單槍匹馬去搞所謂的“改革”,不能是你王莽單個人赤膊上陣,你的依靠還是你的統治集團。

統治集團是既得利益者,得讓他們明白:你們如果任憑土地兼併發展下去,最後可能是同歸於盡,玉石俱焚,所以,你們一定要釋放出一定的利益,讓老百姓能有基本的生活條件。遺憾的是,王莽他沒調和好與既得利益者之間的矛盾,這是其改革一起步就迷失方向、陷入困頓的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缺乏廣大民意基礎的支援。王莽他只有一種改革的思路,而沒有相應的配套措施。按道理說,廣大普通民眾應該支援王莽的改革,畢竟,王莽的作為,客觀上是照顧弱勢群體,為大家解套。可是,實際上老百姓並不熱心擁護王莽的決策,原因很簡單,老百姓並不能從中得到明顯的好處,口惠而實不至。

很顯然,王莽他這場改革從效果上看,乃是權貴集團與普通民眾這兩邊都不討好。企圖維持兩邊的平衡,有時候反而會顧此失彼,捉襟見肘。王莽在改革實施過程中,完全是按他的理想的模式一廂情願來做,卻脫離了當時的社會經濟政治的實際,土地兼併私有化,已經到這個程度了,你要搞公有的,要回歸到周的統治模式格局裡邊,那隻能是一種天真浪漫的幻想。王莽所推行得改革之策,既違背經濟活動的內在規律,又牴觸政治運作的客觀現實,豈不是緣木求魚,他在冰冷堅硬的現實面前碰得頭破血流、身敗名裂也是理有固宜、勢所必然了!

版權宣告:文章源於網路,如侵權請聯絡責編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歡迎您原創投稿)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