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風節非凡的方良永開創福建兄弟同登進士、又同掌一省的先例

方良永像

方良永出身於莆陽望族之家,明代弘治三年(1490),方良永、方良節兄弟同登進士榜,一時轟動鄉里。據《明史》記載,兩人日後均有建樹,其弟方良節官至廣東左布政使,其兄方良永更有"幹臣直吏" 之譽,官至右副都御史,刑部尚書,政績顯赫。莆陽有"龍虎榜頭孫嗣祖,風凰池上弟連兄"之諺,前句指唐狀元徐寅、宋狀元徐鐸,後句指方良永弟兄連袂登第。兄弟倆去世後,莆田城內曾經修建"名世上卿,同朝嶽伯"坊。

方良永(1461-1527),字壽卿,號鬆崖,明興化府莆田縣城內草舍里人(今城廂區梅峰街後塘)。弘治三年(1490)進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刑部尚書,為弘治、正德、嘉靖三朝名臣,其為官廉明剛正,不阿權貴,不畏權勢,敢於彈劾佞臣,有"幹臣直吏" 之譽,是明代莆陽又一位以直節勁氣聞名的重臣。他的《効朱寧疏》,從"民為邦本"破題,揭露朱寧罪行,震驚朝廷內外。

蕩平賊寇

方良永故里梅峰街後塘舊照片

方良永與其弟連袂登第後,先在戶部見習政務,被派往兩廣督收欠稅。回京後,因廉潔奉公被授予刑部廣東司主事。他審案求實,不袒護權貴,得到刑部尚書、邑人彭韶、白昂的器重,擢升為刑部員外郎。弘治十三年(1500),廣東按察僉事,代理海南兵備等事務。當時島上大盜符南蛇作亂,方良永精心策劃,會同總督兩廣軍務的劉大夏等諸道兵力成功剿滅。從此地方安寧,民眾自發為他立祠紀念。方良永收到朝廷嘉獎後,被推補海北兵備,他恩威並重,紀律嚴明,出奇制勝,平蕩賊寇,海北很快恢復安寧。

在海南戰役中,方良永忙於軍務,妻子擔驚受怕,思夫成疾,在官所去世。那時候方良永兒子幼小,嗷嗷待哺,但方良永也無暇顧及,一心一意平定大亂,為民謀福。瓊州人感念不已,建祠五座奉祀他。但不料竟然有御史嫉忌方良永,意欲追究所謂失利之罪。當時劉大夏已升任兵部尚書,他慨嘆說:"海南之功,當以方僉事為第一,反而坐之以罪邪?"並在皇帝面替方良永辯白請功。方良永被推補為海南北道兵備,巡歷兩道防務,執法必嚴,彈劾依仗太監劉瑾權勢虐待下屬的海康(今屬廣東)知縣,法辦貪贓行賄的指揮,端正吏風,受到巡按御史華公璉的舉薦。方良永因父喪歸制,未能赴任。

不阿權貴

劉瑾像

方良永平日待人謙和,廉明剛正,不畏權勢,敢言敢為。正德三年(1508),方良永父喪服除後來京,等候朝廷授職。武宗荒政不上朝,官員朝見時需到左順門行頓首禮。但太監劉瑾權傾一朝,以皇帝自居。外官來朝禮畢,必須再拜劉瑾。但方良永不予理睬,有人勸他另到劉瑾府上拜謁,以免生事。方良永不禁大怒:"身可死,官可棄,禮不可屈也!"劉瑾聽後惱羞成怒。方良永本來應該授補河南信陽兵備撫民僉事一職,但劉瑾矯旨阻止,方良永也自料觸犯劉瑾,其禍叵測,請求致仕歸裡。

但劉瑾仍恨不罷手。剛好海南有人上訴一樁命案,因方良永曾經代理海南兵備職事,劉瑾欲嫁罪於方良永,奏遣錦衣千戶、刑部郎中前往勘問。刑部郎中周時敏主持正義,竭力辨明方良永無罪,才得以倖免。方良永自此杜門不出,不提時事。後來,方良永的一位同年,系劉瑾黨羽,他來信告知方良永,說劉瑾對此事有後悔之意,催促方良永前來拜見劉瑾。方良永怒焚書信,不屑答覆。

正德五年(1510)八月,劉瑾因密謀反叛被朝廷誅殺,方良永這才被起用為湖廣按察副使,後升任廣西按察使、山東右布政使。在湖廣任上,方良永協助湖廣巡撫、邑人林俊平定叛亂,禁止欺壓商賈的官衙私買,查處奸商牟利害民罪行,迅速革除多年宿弊。在廣西任職半年,審理冤案滯獄,法辦貪吏,打擊富豪,肅正風俗,揭發違法亂紀的巡按御史朱志。

正德八年(1513)年,方良永之弟方良節升任山東右布政使,開創閩人兄弟同登進士、又同掌一省的先例。正德九年(1514年),吏部考察百官,方良永名列才學兼優、政績顯著的16人之一,轉任浙江左布政使。

《効朱寧疏》

《鬆崖別業圖》,唐伯虎為明代名臣方良永所作

方良永到任伊始,問民疾苦,清除奸吏,賑濟百姓。當時武宗義子、近侍朱寧,用紙鈔兌換白銀,勒索民眾,他先派人將私印面值二萬的紙鈔,發往浙江十一府,換回白銀三萬兩。方良永拒絕同流合汙,請求辭官致仕,但沒有得到允准。面對朱寧鬻鈔害民行徑,方良永深惡痛絕,不顧錢寧囂張的氣焰,冒死上疏參劾朱寧,這篇以"為還民財,以消民怨"為主題的《効朱寧疏》,以高屋建瓴之勢,從"民為邦本"破題,揭露朱寧攫取民財、戕賊邦本罪行,以及負恩欺君嘴臉:"臣獨怪朱寧之忍於負陛下也。今人有一飯之恩必報,陛下之待朱寧,豈一飯比哉?不圖報恩,反取陛下之邦本而動搖之,略不顧惜。故跡其所為,在事為不孝,在臣為忠,在法所必誅而無赦者也。"請求武宗懲治朱寧,以"明正典型"。

朱寧原計劃矯旨在全國鬻鈔攫財,先是在浙江、山東試行。沒想到在山東被巡撫趙璜所阻,浙江方良永也揭發其奸,於是朱寧不得不罷手自保。那時候,朱寧正為武宗所寵幸,勢傾朝廷內外,自公卿以下大多諂媚巴結他。公卿、臺諫都不敢出語彈劾。只有方良永以外朝之臣,上疏言誅,他直言敢諫,震驚朝廷內外。

方良永開始草疏時,連妻子也不知道。進疏十日後,オ向鎮守太監們透露其事,太監無不大驚失色。其後,反而愧謝方良永,暫緩徵價。朝野僚友紛紛讚揚方良永。浙江士紳紛紛奔走慶賀說:"近五十年無此疏也!"大理寺卿、邑人黃鞏也寫信讚揚:"官鈔一疏,足以落權幸之膽而束其手,拔浙東、西數百萬生靈垂死中而生之。宇宙間數百年,不可無此一舉;朝內外數千大小執事,不可無此一人;丈夫生世如朝露,官爵如雨泡,不可無此一著。"高度評價方良永之疏的重大意義及其非凡的風節。

孤忠至孝

四庫全書《方簡肅文集》

方良永自知朱寧對其恨之入骨,必加陷害,也因思念老母,連上二疏乞請致仕。朱寧從中作梗,但最終得到吏部的批准。

方良永居家六年,與林俊、鄭嶽、陳茂烈遊從甚樂。部使者與郡縣官司長也經常諮詢時政,方良永悉心開導。有時候方良永翻閱邸報,見時事日非,憂形於色。那時候,寧王朱宸濠與朱寧密謀叛反,方良永預料他們必定進犯安慶(今屬安徽),進而攻佔留都南京。他的門生林有祿擔任安慶知府,方良永教他做好防備。不久朱宸濠果然反叛。時人紛紛佩服方良永的先見之明。

正德十六年(1521),世宗登基。朱寧伏法後,御史們紛紛奏請起用方良永,稱讚方良永"為人仗義,而不隨流俗;捨己為民,而不避權勢。有體國為民之志,修政立事之オ,與他齷齪自守、惟保名位者不同。"但方良永為人至孝,因老母年已八旬,連疏乞請終養。但世宗予以特例優禮的待遇。

嘉靖六年(1527)七月底,方良永母喪服除後,朝廷詔命他總理糧儲,兼巡撫應天府等地。方良永念及朝廷之恩,國事之重,聞命即行。一路兼程,炎熱不避,以致發病,不幸去世,年67歲。此前,朝廷推用方良永出任南京刑部尚書,遺憾的是,直到去世後詔命方到。方良永去世後,朝廷賜祭葬,謐簡肅。邑人在荔城故里建祠立坊,以示紀念。

方良永也有《方簡肅文集》11卷傳世,清代的《四庫全書提要》稱"其文信筆揮酒,雖不刻意求工,而和平坦易,不事鉤棘,視後來摹擬塗飾之習,轉為本色。其論劾朱寧一疏,慷慨壯烈,猶有牽裾折檻之風"。

參考《明史》及阮其山等人文字。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