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歐足聯考慮廢除客場進球制度,這項制度為何被討論了50年?

50年之前,為鼓勵客隊能夠在客場多多投入進攻,客場進球制度應運而生,但如今有很多球隊在自己的主場因為這項規則將更多精力投入防守中。經過多年的爭論之後,歐足聯終於考慮廢除這項制度,但問題是為什麼歐足聯要考慮這麼長時間?

這個瞬間是08-09賽季歐冠半決賽第二回合的最後一分鐘,巴塞羅那正在被淘汰的邊緣上做最後的努力,而伊涅斯塔的右腳射門如火箭般竄入切爾西的球門,也讓巴薩在那個賽季成為六冠王,繼而成為歷史上最偉大的足球俱樂部之一。

要知道巴薩一度面臨著被淘汰的絕境,首回合他們與希丁克的藍軍互交白卷,而第二回合埃辛早早的進球幫助切爾西一直領先到最後一分鐘,巴薩成為冠軍的夢想正在一點點消逝,對於巴薩來講,一切都失去了意義。但突然,伊涅斯塔站了出來,巴薩替補席陷入一片聒噪之中。

在看到伊涅斯塔的絕殺時,西班牙RAC1電臺評論員Joan Maria Pou徹底陷入瘋狂之中。“凱澤斯勞滕!”他在錄音室中大聲狂叫(1992年巴薩第一次奪得歐冠冠軍,在第二輪的淘汰賽中,巴薩兩回合以3比3的總比分戰平了德國球隊凱澤斯勞滕,在第二回合的比賽中,巴克羅在全場比賽最後一分鐘攻入一粒寶貴的客場進球,幫助巴薩以客場進球多的優勢晉級),一次也就夠了,但是Pou連續喊了8次“凱澤斯勞滕!凱澤斯勞滕!凱澤斯勞滕!”

但與此同時,切爾西則非常憤怒,本場比賽他們有4次點球機會全部被裁判拒絕,到最後卻因客場進球被淘汰。巴拉克向挪威裁判湯姆-赫寧怒吼以及德羅巴賽後衝著鏡頭狂喊“這是他X的恥辱!”的場面,相信很多人始終都沒有忘記。

利用客場進球規則取得晉級的不光只有這一場,09-10賽季拜仁最終進入到歐冠決賽,在之前的1/4決賽中,他們憑藉客場進球多的優勢淘汰曼聯,賽後弗格森爵士抱怨道:“很難去接受這樣的事情。”從那場比賽之後,有6場歐冠比賽都出現總比分平局而由客場進球制度決定晉級的情況,包括拜仁在2013年淘汰阿森納(首回合拜仁在客場3比1戰勝阿森納,次回合阿森納2比0戰勝拜仁)之後,繼而舉起大耳朵杯。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客場進球制度讓比賽的平衡傾向於客隊,導致很多人呼籲取消這項規則。去年9月,在紐約舉行的為期兩天的歐足聯精英教練會議上,人們關於是否徹底廢除此制度做出了激烈討論。

“客場進球的分量太重了,重到很不合理,”溫格爭辯道。而弗格森作為歐足聯教練大使主持了這次會議,他向外界透露了一些教練認為這項制度的作用不如以前大了。

細數本世紀的歐冠淘汰賽,已經有26場比賽根據客場進球制度決出勝負,資料統計顯示,自從20世紀80年代以來,在歐戰中第二回合客場的平均每場進球數每十年都在穩步增長,而且自從上世紀60年代此項制度正式頒佈開始,第二回合的進球數在顯著增加。

與20世紀60年代相比,在歐戰中客隊獲勝的次數越來越多。著名教練貝尼特斯打趣道:“也許現在後衛們賺的錢更少了,球隊看起來不是那麼消極。”

上面所有的資料都引出一個問題:現在是時候應該廢除客場進球制度嗎?

大於50-50的比例

在一個足球迅速走向現代化的時代,歐洲頂級聯賽仍舊遵循著一個50年前舊規則,這看起來很奇怪。在1965年之前,解決兩回合總比分平局的方式是在中立場地舉行加賽,如果加賽再平就進入加時,加時如果再平就通過拋硬幣的方式決定勝者。很顯然,在經歷了300分鐘的比賽之後,通過這種方式去解決問題是非常殘酷且不合理的。

在1964-65賽季,一場比賽加速了規則的變革,當時利物浦通過拋硬幣的方式戰勝科隆晉級到歐冠半決賽,利物浦回聲報Horace Yates 是這麼記錄的:“裁判製作了一個塑料硬幣,厚度大約是半個皇冠的兩倍,一面紅色一面白色。”利物浦隊長羅恩-耶茨贏得了擲幣權,結果很令人意外,因為費耶諾德體育場的草坪很柔軟,硬幣落地的時候居然立起來了,鬧劇更有意思了,雙方不得不第二次擲硬幣。耶茨沉思著說:“看來用這種方式來決定兩支英勇的球隊的勝負是不能令人滿意的。”

於是,客場進球制度便在下個賽季出現了,布達佩斯洪韋德隊是第一個受益者,他與布拉格杜克拉隊戰成4比4平之後,他們進入到了歐洲優勝者杯。

這項制度的確立在當時是很有意義的,那時候歐洲跨國飛行時間長、成本高,俱樂部一旦出發去客場就會給自己製造諸多不便。曼聯是第一支贏得歐冠冠軍的英格蘭球隊,但在他們最成功的1967-68賽季中,他們卻沒有在歐冠賽場上贏得一場客場勝利,這也是歐洲比賽客場之行比較困難的一個例子。

埃弗頓在1970-71賽季歐洲冠軍盃1/4決賽中與帕納辛納科斯戰成總比分1比1,他們因客場進球少而出局,埃弗頓也成為了第一支因客場進球制度被淘汰的英格蘭球隊,很明顯當你要在歐洲範圍內客場作戰時,你要克服艱苦的環境。在古迪遜公園球場1比1與帕納辛納科斯戰平之後,太妃糖前往雅典,埃弗頓的球員們知道他們至少要打進一粒進球才能有晉級到半決賽的機會,然而,等待著他們的確實他們從未經歷過的事情,正如回聲報記者Michael Charters所報道一樣,“噩夢般的氣氛,帶有歐洲足球所有最糟糕的特點。”

“在比賽的最後階段(首回合),他們用手戳著我們,拉著我們的頭髮說‘雅典,我們會在雅典等著你們’,”喬-羅伊爾補充道,“結果當我們到達那裡時,他們的球迷就在酒店外面,開著摩托車試圖吵醒我們。”

替補球員羅傑-凱尼恩回憶說:“我們的耳邊都是一群希臘人在吐痰的聲音,根據我的經驗來看,帕納辛納科斯的支持者都是一群患有黏膜炎的菸民。”正如埃弗頓的經理David Exall所說,雅典,絕對是一場噩夢。

不可靠的場地、充滿敵意的觀眾、長時間令人疲倦的旅行以及去往未知世界的恐慌,這些都是球隊客場作戰令人畏懼的因素。

莫理斯•馬柏斯回憶起鄧迪聯在1984年歐洲冠軍盃半決賽第二回合輸給羅馬的比賽時說道:“磚頭從前窗和側窗飛進來,這已經是一場戰爭了,我們根本看不到警察的身影。”

錯誤的方向

當初引進這項規則的目的是試圖讓主客兩回合更加平衡,前歐足聯技術總監Andy Roxburgh告訴《442》:“這項規則主要是為了避免加賽而引入的,同時也鼓勵球隊進攻。”

總體來說,這項規則是受歡迎的,當然,它也受到過誤解和質疑,1969年,利物浦因為忘記了這項規則在歐洲博覽會杯(歐洲聯盟杯前身)被塞圖巴爾(葡萄牙老牌勁旅)淘汰,當時他們在第二回合以3比2勝利,當利物浦等待著加時賽的時候,裁判卻通知他們因客場進球輸少而出局。賽後時任利物浦主帥比爾-香克利抱怨道:“我們被一粒點球、一粒烏龍球和這項賽事的規則擊敗了。”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條規則越來越顯得不合時宜了。更好的場地、更加簡單輕鬆的出行、球隊戰術與後勤保障的發展意味著客場進球制度對客隊來講更加有利,逐漸違背這項規則的初衷,以至於有人稱在歐冠小組中排第一在接下來的淘汰賽中有劣勢,因為第二回合要在他們的主場進行。

弗格森爵士在2009年曾講過:“反擊是現代足球中的一部分,在過去的六、七年的歐洲比賽中,防守反擊已經發展起來了。我們在1999年奪得歐冠冠軍之後有一段低迷期,那時候我們很失望,不得不改變自己的思路。我們在那段時間輸給了埃因霍溫、安德萊赫特和一些其他對手,都是輸給了他們的反擊。”

當斯帕萊蒂的羅馬隊在2007年義大利杯決賽6比2摧毀國際米蘭時,他們的4-6-0陣型迎來了最高光的時刻,這在某種程度上刺激了弗格森思想的轉變。06-07賽季,在與羅馬的1/4決賽第一回合相遇後,弗格森對於羅馬的體系有了第一手的瞭解。

他設定了C羅、魯尼和特維斯組成的亂跑流三叉戟,開始強調快速反擊風格。弗格森的這種戰略讓曼聯在07-08賽季奪得歐冠冠軍,並且在四年中三進歐冠決賽。

反擊打法越來越流行,客場進球的附加價值也鼓勵球隊在客場進球,2013-14賽季歐冠半決賽,皇馬在安聯球場4比0大勝拜仁,這場比賽就是防守反擊的經典案例。Andy Roxburgh感嘆道:“現在各支球隊反擊能力的提高確實不可思議。”

“如今很多球隊都擅長整體反擊,他們在中場某處贏得球權,然後前場的三人或四人小組利用速度完成進攻。”

“我認為它會令你更加有攻擊性”

在這個時代,球員們的生活逐漸變得奢華,這也逐漸弱化了一些關於客場進球制度的爭論。曾跟隨波爾圖在2004年拿到歐冠冠軍的本尼-麥卡錫說:“如今,球隊出行的花樣越來越多,火車是一等座,做公交和飛機也非常舒服,時差的影響對於客隊來講也在減小。”

然而索爾-坎貝爾卻不同意,他告訴《金融時報》客場旅行比你想象的要艱苦許多。

另外,不可否認的是如今現代化球場在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球員們遠離了以前那種泥濘的原始場地。溫格曾經抱怨說:“在一個糟糕的場地上你永遠看不到好的足球比賽。”而且現代比賽的標準提高了,以至於瓜迪奧拉的巴塞羅那隊曾經對聖西羅球場的草坪狀況很不滿意,他們向歐足聯抱怨開賽前一個小時之內沒有給球場澆水。

技術進步也是一個因素,現在球隊會對一切事情進行記錄與分析,歐洲範圍內的客場作戰不再是對未知世界的恐怖的十字軍東征了。曾經在阿森納效力過的坎貝爾說:“每支球隊對於對手的戰術瞭解地更為透徹了。”

“你將面對的對手不會有多麼神祕,因為現在足球的覆蓋面非常廣,當你進入到每場比賽的狀態時,你就需要了解你的對手的所有資訊。”

同時,歐洲俱樂部的競爭也開闊了各支俱樂部的眼界,各項係數和排名已經建立起了一個類似商店的系統,你很少能看見一支名不見經傳的球隊進入這個系統。

在某種意義上,歐洲的俱樂部已經太熟悉客場進球制度了,但在南美或非洲,不同的氣候條件、複雜的地形以及長時間的飛行時間導致這個制度仍舊有意義。2013-14賽季南美解放者杯半決賽,當聖洛倫索前往拉巴斯(玻利維亞行政首都)與玻利瓦爾隊進行比賽時,有報道稱,球隊不得不服用偉哥來提高血液含氧量,並幫助他們應付3650米的海拔。聖洛倫索主教練埃德加多-巴烏扎曾說過:“即便在海拔高度低一些的基多(厄瓜多首都),球隊仍舊感覺很不舒服。”

話題再回到歐洲,Roxburgh在歐足聯工作了18年,他感覺一些精英教練對於客場進球制度的熱情正在逐漸冷卻,他說:“這其中有更多的消極因素,據我所說很多人都對此有自己的看法,有很多複雜的因素導致一些人對規則的看法產生了變化。”

為了捨棄掉這項規則,就需要一個解決方案,但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可靠的方案供選擇,歐足聯此前曾表示“沒有一個具體的計劃或提議去廢除這項規則”。

同時也有一些仍然支援這項規則,比如坎貝爾,他就說:“我認為這項規則很讓球隊始終保持攻擊性,你和歐洲頂級球隊較量,由於有著這項規則的存在,你知道一粒進球可以導致很多不同的事情發生,它給了客隊額外的動力去得分。我認為這項規則真的很好,它讓每個人都興奮。”

很明顯,人們的看法產生了分歧,但可以確定一點的是,除非一個B計劃浮出水面,或者一支頂級球隊打破這個規則,否則客場進球制度仍舊會存在。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