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馮異受命西行佈施威信,一路投順者無數_劉秀

馮異受命西行佈施威信,一路投順者無數

馮異,字公孫,潁川父城(今河南寶丰)人。原為王莽新朝潁川郡掾,後歸順劉秀,隨之徵戰,大破赤眉、平定關中。協助劉秀建立東漢。

劉秀稱帝后,馮異被封為徵西大將軍、陽夏侯。建武十年(公元34年)病逝於在軍中,諡曰節侯。

新朝末年,馮異曾任潁川郡郡掾。地皇三年(公元22年),劉縯起兵。馮異奉命監護五縣,與父城縣長苗萌據城抵抗漢軍。更始元年(公元23年),劉玄建立更始政權。劉秀率軍由南陽攻取潁川,進攻父城,未能攻克,便屯兵於父城所屬巾車鄉。馮異外出巡視屬縣,被漢軍捕獲。因為他的堂兄馮孝及同郡人丁綝、呂晏都在劉秀軍中,共同保薦馮異,劉秀當即召見。馮異表示:“老母現在城中。如能釋放我回城,願將所監五城獻上,以報您的恩德。”得到劉秀讚賞。馮異回到父城後,勸苗萌一同投順劉秀,苗萌表示同意。

不久,劉縯遇害,劉秀回還宛城,而馮異始終堅守父城,拒不投降更始政權,先後擊敗了更始諸將的十餘次圍攻。後來,劉秀任司隸校尉,經過父城。馮異立即開門奉獻牛酒迎接,被任命為主簿。馮異又推薦許多同鄉,如銚期、叔壽、段建、左隆等。這些人被任命為掾史,隨從劉秀到達洛陽。

劉玄屢次欲派遣劉秀經營河北,部下諸將皆以為不可。當時,左丞相曹竟之子曹詡任尚書之職,頗有權勢,馮異勸劉秀與之交好。後來,劉玄決定派劉秀前往河北,曹詡的幫助起了不小的作用。

劉縯遇害後,劉秀雖當眾毫無悲傷之色,但獨居時常哭泣。馮異前去寬慰,並趁機進言,勸劉秀乘機收攬人心,發展自己的勢力。劉秀採納了他的意見,到邯鄲後,派他同銚期巡行各縣,審釋囚徒,撫養鰥寡。馮異還暗中調查,各郡太守對於劉秀是否同心。

更始二年(公元24年),王郎在邯鄲起事。劉秀率部自薊城(今北京)疾馳南下,到達饒陽治下無萋亭時,已經深夜。天氣嚴寒,大家都感到飢餓疲勞,馮異急忙煮好豆粥供應。

次日,劉秀對諸將說:“昨得公孫豆粥,飢寒俱解。”等到了南宮縣,又遇到大風雨,劉秀率領隨從到道旁空舍中避雨,馮異又親自煮麥飯為之充飢。劉秀入據信都後,命馮異至河間一帶招收兵馬,並授偏將軍。此後,馮異隨劉秀擊破王郎、大敗鐵脛民軍,平定河北,因功被封為應侯。

劉秀平定河北後,劉玄派譴舞陰王李軼、廩丘王田立、大司馬朱鮪、白虎公陳僑與河南太守武勃率三十萬大軍鎮守洛陽。劉秀為鞏固在河北的統治,自率大軍回師掃蕩農民軍。同時,又命寇恂為河內太守,馮異為孟津將軍,統率河內、魏郡二郡駐軍,共同抗禦朱鮪、李軼。

馮異探知,朱鮪與李軼不和,為了分化瓦解,他致書李軼,曉以禍福,指出劉玄政權已危在旦夕,而劉秀勢力則蒸蒸日上,勸其“覺悟成敗,亟定大計”。李軼曾經與劉縯、劉秀兄弟同謀起兵,情誼深厚。後來,依附劉玄,參與殺害劉縯。因此,李軼雖知長安已危,欲降又“不自安”,在回書中表示,願同馮異交好,希望通過他能和劉秀恢復舊好,為自己留一條歸降的退路。

李軼自通書後,不再與馮異交鋒。馮異利用這個時機,北攻天井關,攻取上黨郡兩城,又南下攻取河南成皋以東十三縣,這些地區豪強割據的屯聚也都一一平定,歸降者十餘萬人。武勃乃率兵討伐歸降者,馮異率軍渡河救援,與武勃大戰於士鄉(今河南洛陽東),擊斬武勃,李軼閉門不救。

馮異見分化瓦解策略已奏效,於是,上奏劉秀。劉秀為進一步激化李軼與朱鮪間的矛盾,故意洩漏李軼與馮異通書信的內容,朱鮪聞知大怒,派人刺殺了李軼,並派討難將軍蘇茂渡河進攻溫縣,同時自率兵進攻洛陽西北的平陰,以牽制馮異。馮異與寇恂先合兵,擊破蘇茂,隨後,馮異所部,渡河攻朱鮪。朱鮪逃歸洛陽,馮異軍直追至洛陽城下,圍城一週而歸。

捷報傳到河北,諸將慶賀劉秀,並勸他即位稱帝。劉秀遣使令馮異來鄗邑計議,馮異也勸劉秀稱帝。劉秀告訴他:“昨夜夢乘赤龍上天,醒後,心中動悸不安。”馮異認為這是天命所示,並與諸將定議上尊號。

建武二年(公元26年),馮異封陽夏侯。這時,關中饑荒,原來盤踞漢中地區(今陝南)的延岑,出兵侵擾長安以西各地,各郡縣豪強地主,紛紛擁兵自守,赤眉軍因給養困難,將士多欲東歸。劉秀因鄧禹經營關中,日久無功,乃以馮異代鄧禹率兵入關,主持關隴地區軍事。劉秀親自送到河南,賜以七尺寶劍,告誡說:“今之徵伐,非必略地屠城,要在平定安集之耳。諸將非不健鬥,然好虜掠。卿本能御吏士,願自修敕,無為郡縣所苦。”馮異受命西行,佈施威信,一路投順者無數。

(本篇完)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