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假欽差南京“受降”大肆斂財,眾漢奸有苦說不出_李本一

1945年8月15日中午,日本天皇釋出“終戰詔書”,宣佈接受“波茨坦公告”,向同盟國無條件投降。

中國戰區陸軍總司令部向日軍詳細規定了中國戰區受降的事項,並決定於9月9日在南京舉行正式受降儀式。

中國戰區陸軍總部副參謀長冷欣中將在南京召見日本侵華日軍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面告日方除15位奉指定的受降官外,任何人的任何要求都不能接受。然而,早在冷欣抵達南京之前,有一位“假欽差”卻捷足先登,搶在受降會淡之前,在南京大肆“劫收”,他就是時任國民黨第七軍中將副軍長兼鄂豫皖邊區指揮官李本一。

李本一(1902-1951),又名廣,字善寬,廣西容縣人。黃埔軍校南寧分校高教班畢業。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在桂系第七軍任上校團長的李本一隨部參加淞滬會戰,表現英勇。

爾後,李本一隨第七軍移師大別山與日軍作戰,先後任安徽省第五行政區督查專員、皖東遊擊司令、第一三八師師長、第一七六師師長及第七軍副軍卡兼第一七一師師長等職。抗戰期間,李本一對日作戰勇敢,也曾屢立戰功。其中最為突出的是1942年12月18日,李本一任師長的第一三八師在安徽太湖縣擊落日軍陸軍大將冢田攻的座機,使這個“南京大屠殺”元凶之一當場斃命。因冢田攻大將是侵華日軍中陣亡的軍銜最高的陸軍將領,故而李本一由此名聲大噪。但李本一同時也是一名專搞摩擦的反共高手,因其專橫跋扈、脾性暴戾,曾指揮殺害了不少新四軍和革命群眾,故人稱“皖東王”。

由於抗戰後期國民黨軍隊在滬寧一帶幾近空白。當日軍一投降,陸軍總部即電令距南京最近的國民黨第七軍立即開拔,名為“拱衛京畿”,實為阻止新四軍受降。1945年8月17日,李本一派其中校參謀祕密進入南京城,面見汪偽憲兵司令陳皋,交給陳皋一封蓋有第七軍關防大印及李本一私章的公函,稱其奉命率部來南京接受日軍投降。

此刻的陳皋因其日本主子的垮臺,正惶惶不可終日之時,見“國府欽差”駕到,趕緊獻媚巴結。陳皋立即通知中央飯店經理江政卿,讓其騰出飯店最好的房間安排李本一一行人下榻,並讓參謀率50名汪偽憲兵,趕往江北恭迎李本一。

1945年8月19日,李本一親率一個團星夜兼程經安徽和縣,抵達南京江北的浦口。本該在此駐防的李本一,面對一江之隔南京城的燈紅酒綠再也按捺不住了,希望快馬加鞭進城大撈油水。

翌日一早,第七軍的兩名中校參謀吳瑞英、羅國寧攜李本一“手令”,由偽憲兵帶路過江前往中山東路的中央飯店,安排住所。旋即,李本一率衛士排及部分隨員,在偽憲兵的護衛下,威風凜凜地渡江進城。

李本一一行以勝利者的姿態住進了富麗堂皇的中央飯店,偽憲兵司令陳皋聞訊立即趕到中央飯店,拜見李本一。聲稱自己是“身在曹營心在漢”、是“曲線救國”,請李軍長多多提攜,同時表示願意提供車輛和負責李的安全保衛。當晚,陳皋在中央飯店紅梅廳設盛宴為李洗塵。

第二天,李本一命人準備了一個大花圈,親率隨員前往中山陵拜祭。李本一著一身戎裝,一副虔誠肅穆的樣子,向孫中山塑像三鞠躬。在外人看來,李就是一副正統的國民政府接受大員模樣。回城途經梅花山,當李得知汪精衛墓在此,便停車觀瞻。汪精衛畢竟是中國頭號大漢奸,李本一也不敢造次,稍作停留,迅即回返。

“中央軍代表已來京”,訊息在汪偽要員中不脛而走。為了自保,這些人紛紛跑到中央飯店拜訪李本一。一時間,中央飯店門庭若市,汪偽要員排著隊等待李本一的召見。這些人,除了好話說盡外,每人都準備了一份重禮,金條、銀元難以計數,古玩、字畫應有盡有。對此,李本一毫不客氣,一一笑納。

在南京的幾天中,李本一幾乎頓頓都有人宴請,中山東路的龍門酒家、夫子廟的太平洋餐廳等等,天天山珍海味。然而,李本一進南京並不僅僅只是為了享受花天酒地的生活,攫取錢財才是其真正的目的,

原汪偽政權的第二號人物,偽國民政府代主席、偽行政院院長陳公博也聽說“中央軍代表”已到南京的訊息,便指使偽安徽省主席林柏生“代為接待”。

同樣,林柏生也在中央飯店設盛宴款待李本一,席間耳聞李本一的家眷也已抵達南京,尚無定所,於是主動命人騰空寧海路1號房屋,並親手將這棟花園洋房的鑰匙交給李本一。對於這種“盛情厚意”,厚顏無恥的李本一也就當仁不讓地收入囊中,並將自己的家眷安置於此。

此刻,李本一已接到第十戰區司令長官李品仙的電令,命其立即撤離南京,趕赴安徽蚌埠參加日軍受降。李本一自知南京絕非久留之地,趕緊大撈一把走人了事,可單靠收些禮物也實在是不過癮。於是,李本一便將偽南京商會會長葛亮疇找來,以軍費不足為由,向其索要了“儲備卷”4億元(約合法幣800萬),並立即將其兌換成金條、銀元。

8月26日,當李本一得知冷欣即將抵寧,於是慌忙捲鋪蓋走人,連夜過江,率部趕去蚌埠。

9月5日,在軍長廖耀湘的率領下,全副美械裝備的新六軍全部空運至南京,全面負責南京城的防務。被日軍鐵蹄蹂躪了8年的南京市民,目睹了新六軍整齊的軍容軍風,歡欣鼓舞。於是,紛紛奔走相告、簞食壺漿夾道歡迎這支在滇緬戰場上所向披靡的抗日勁旅——“中國虎師”。

南京的汪偽大小官員此時方才知曉,李本一根本不是什麼“國府欽差”。由於“拜錯菩薩、燒錯香”,人人恨得咬牙切齒,對於白白搭進去的大量錢財心痛不已,但此刻也是無可奈何。

第七軍隸屬第十戰區,其受降地應是安徽蚌埠。對於李本一私人“首都”並肆意斂財的行為,國民政府上下議論紛紛,冷欣更是怒不可遏,“狀”告至陸軍總部。但由於第七軍為桂系,在白崇禧及李品仙的庇護下,陸軍總部也就沒有追責。一是因為李本一畢竟是奉命“拱衛京畿”,入城只不過是打了個“擦邊球”而已:二是李本一的斂財行為,相較各地國民政府接受大員們搜刮財產、中飽私囊的“五子登科”(所謂“五子”是指:金子、房子、票子、車子、女子)的腐敗行為而言,也只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罷了。

1948年3月,李本一升任第三兵團副司令官兼第七軍中將軍長。1949年11月30日,第七軍在廣西博白被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殲滅,李本一化裝脫逃。12月17日,李本一在廣西平南被俘。 1951年8月24日,李本一在安徽合肥被皖北行署人民法院以其“在抗戰中殘殺三萬群眾”等罪名,判處死刑,押赴刑場,執行槍決。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