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郁達夫:前半生放蕩不羈,後半生忠貞不屈,用生命譜寫英雄夢_日本

郁達夫:前半生放蕩不羈,後半生忠貞不屈,用生命譜寫的英雄夢。郁達夫的“日本劫”:留學泡日本妞,被逼當翻譯,最終遭日軍殺害。

民國初年多牛人,他們或率真而為,或才華橫溢,或叛逆無羈,或任俠仗義……但是,他們都有著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為後人留下了許多受益終生的精神財富。

今天老黃要給你介紹的這位民國牛人,其經歷是獨一無二的:他是位天才作家,25歲時出版了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部白話短篇小說集,但是個人生活卻放蕩不羈,前半生與許多女人糾纏不清;當日寇入侵,他卻一改此前的頹廢,積極投身抗戰,最終為抗日獻出寶貴生命——他就是為抗日救國而殉難的愛國作家郁達夫。

郁達夫是浙江富陽人,出生於清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父親是讀書人,沒能給他們掙下多大家業。郁達夫還不到3歲時,父親就因病去世了,他與兩兄一姐全賴母親陸氏替人助工掙錢撫養。

父親去世後,一家人的生活雖然陷入了窘迫的境地。母親將女兒送人,靠在大街上擺貨攤供養三個兒子。雖然生活不易,但是,母親仍全力供養他們兄弟幾人讀書識字。郁達夫7歲時,就被母親送入私塾讀書,12歲時轉學到富陽縣立高等小學。

因為家庭貧困,郁達夫身體營養跟不上,從來都是班裡最瘦小的那個,總被同學欺負。但他從不肯服輸,上天給了他一個比別人低的起點,他偏要用自己的雙手,去開創一個絕地反擊的故事。

1910年,郁達夫與徐志摩等人一同考入杭州府中學堂,後又到嘉興府中學和美國教會學堂等校學習。次年,郁達夫進入蕙蘭中學讀書。在此期間,開始創作舊體詩,並向報刊投稿,初顯了他的寫作天賦。

1912年,郁達夫考入浙江大學預科,卻因參與學潮被校方開除。國內無法立足的鬱達過,第二年隨長兄鬱華(鬱曼陀)赴日本留學。

到日本後,他先後就讀於日本東京第一高等學校及東京帝國大學。留學期間,郁達夫閱讀了大量外國小說,並開始嘗試小說創作。

1921年,郁達夫與同為留日學生的郭沫若、成仿吾、張資平、鄭伯奇組創文學團體“創造社”,同年,開始小說創作,同年10月15日,他的首部短篇小說集,亦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部白話短篇小說集《沉淪》出版,轟動國內文壇。

在民國初年的文壇上,郁達夫是個手寫我心的“率真”作家,他的作品中,多有他本人的影子。讓他成名於國內文壇的《沉淪》,一反道學家偽害式的說教,而是大膽披露自己人生中的各種不堪與沉思。在郁達夫作品中,其強烈的傷感情緒表現為兩種形式:一是頹廢,一是憎恨。既不能事業有成,又不能擺脫苦悶,郁達夫就乾脆自我放縱。郭沫若就曾這樣評價郁達夫的作品:“他那大膽的自我暴露,對於深藏在千年萬年的背甲裡面的士大夫的虛偽,完全是一種暴風雨式的閃擊,把一些假道學、假才子們震驚得至於狂怒了。”

在他的成名作《沉淪》中,描寫的就是一個“靈與肉”激烈碰撞的故事。作品的主人公是位憂鬱型的留學青年,由於是弱國子民,在強鄰日本屢受屈辱,這讓他在精神上和生理上陷入難以排遣的苦悶。小說的基本情節是這樣安排的:路遇——自戕——窺浴——野合——宿妓。情節每進展一步,性愛描寫每深入一層,對主人公的刺激與打擊就隨之強化又強化,最終導致他溺海而死的悲劇性結局。小說的主人公就郁達夫自己的某些影子在內。

郁達夫漂泊異國,難免會感受到當時日本國民的輕蔑。面對來自強國國民的蔑視和挑釁,他悲哀,他難過,常常有一種無能為力之感。

在名古屋上學時,他暗戀愛上房東的女兒後藤隆子,但他沒敢告白過,只是暗地裡寫下“我意憐君君不識,滿襟紅淚奈卿何”的詩句;只是在《沉淪》裡寫偷窺房東女兒洗澡,來滿足自己對於隆子身體的渴望;只是後來把他的長子取名為“龍兒”,以紀念這段沒有開始、更沒有結果的感情。

郁達夫在日本留學期間,不少紈絝子弟在日本過著醉生夢死的墮落生活,這讓他憤怒、無奈與孤獨。為了尋找靈魂的平衡點,他選擇了沉淪,不斷地去找日本的失足女與旅館女招待發生關係,才能讓他的內心暫時安靜。郁達夫在尋花問柳這件事上,非常上癮,也讓他非常糾結。但是,愈是糾結,愈是不能自拔。

為此,郁達夫給自己找了個繼續沉淪的理由:“我是兩性問題上的一個國粹儲存主義者,最不忍見我國嬌美的女同胞被那些外國流氓去足踐。我的外國留學時代的遊蕩,也是本於這主義的一種報復的心思。”

其實,對於女人的渴求,郁達夫是不分國籍的。從日本回國後,他先是在安慶的法政專門學校教書,教學之餘,也沒少光顧那些燈紅酒綠之地。只是,此時的郁達夫,對於女人卻有著有別於他人的另類審美需求。對於紅塵中的女子,他有三點要求:

這樣的條件,在青樓歌館中,註定是會失業的,所以該是稀缺型資源。沒想到,老鴇子還真給力,居然給郁達夫給找到了一位符合條件的醜姑娘——藝名叫“海棠”。

當時,海棠已經有二十七八歲了,模樣特徵非常明顯,“天生一副朱洪武的異相,嘴可容拳,下巴特長,而上額不容三指”。就是這樣一位特殊女性,郁達夫竟然對她一見傾心,兩人情真意切地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

荒唐的生活成了他文學創作的源泉,《茫茫夜》《秋柳》等作品,就是他另類生活的真實寫照,是都可歸於“限制級”的爆款作品。這種作品,在任何時代,都可以大賣的。比如他的另一部字數只有兩萬多字的小說《弱女子》,竟然賣了一千塊大洋,千字平均五十塊大洋,高於行價七倍。正是靠著這筆稿費,他在杭州置地,為自己和心中的女神王映霞搭建了新的愛巢。

女人與酒,是郁達夫一生都戒不掉的毒。郁達夫結過三次婚,三位夫人分別是:孫荃、王映霞、何麗有。此外,在新加坡時,還有一位同居情人李筱英。

孫荃原名孫蘭坡,嫁給郁達夫後改名荃。孫荃讀過私塾、知書達理,在鄉下還算小有名氣的才女。但是,郁達夫卻難從內心接受她,兩人的結合,主要是因為義務。所以,當年輕漂亮的王映霞一出現,郁達夫就死心塌地地愛上了。他給王映霞寫信說:“為了你,我情願把家庭、名譽、地位,甚而生命,也可以丟棄,我的愛,總算是切而且摯了。”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知趣的孫荃選擇了退出。

愛情如火,燃燒得越猛烈,熄滅得也越迅速。果然,婚後不久,兩人都露出了“本性”:一方面,郁達夫嗜酒如命,隔三差五地爛醉如泥,動不動玩失蹤,犯起尋花問柳的老毛病。另一方面,王映霞也是個不甘寂寞的女人,她成了杭州社交圈的名人,很快就與浙江教育廳長許少棣鬧出緋聞,搞得老蔣出面才將醜事擺平;更令人“恐怖”的是,她還和戴局長糾纏不清……如此婚姻,再難保全,於是,兩人在報刊上公開“宣戰”,互相“揭短”,最終是一拍兩散。

郁達夫的一首《釣臺題壁》,就是對他這段紛亂人生的最好寫照:

在酒與女人中間流連過後,郁達夫的一顆赤子之心並沒泯滅。千古文人都有一個英雄夢,郁達夫自然也不例外。從來,他都是一位有著愛國情懷的人。在國破山河在的抗戰時期,他以一介書生的柔弱雙肩,毅然撐起一個英雄夢。不辭辛勞,常常冒著敵人的炮火,深入到前線去考察,寫下無數篇激勵人心的戰地報告。

抗日戰爭初期,郁達夫任《福建民報》副刊主編。1937年8月,郁達夫被公推為“福州文化界救亡協會”理事長,並與楊騷一起擔任《救亡文藝》主編。在47天內,郁達夫發表的作品就有20篇(其中連續8天每天寫一篇)。他在光祿坊寓所為文學青年程力夫的題詞中寫道:“我們這一代,應該為抗戰而犧牲。”

期間,郁達夫的母親因躲避日軍,在夾牆裡被活活餓死;大哥鬱華是上海的大律師,也被漢奸槍殺。由於他在福州事務纏身,趕不回去,只好自設靈堂,並親書:“無母何依,此仇必報告。”

臺兒莊大捷後,郁達夫受命作為特使隨代表團到臺兒莊勞軍。這次前線考察讓郁達夫受到了極大鼓舞,他回到武漢寫了一系列文章,熱情謳歌了中國軍民堅決抗戰的英雄氣概。

1938年,應新加坡《星洲日報》邀請,郁達夫前往新加坡參加抗日宣傳工作。在擔任《星洲日報》主筆期間,他還同時編四五種刊物,發表了400多篇宣傳抗日的文章,海外華僑紛紛捐款捐物支援抗戰,許多華僑回國參加抗戰。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任“星華文化界戰時工作團”團長和“新加坡華僑抗敵動員總會”執行委員,組織“星洲華僑義勇軍”抗日。

新加坡陷落後,有人勸他回國,他回覆說:“我肩負抗戰工作,不到最後關頭不走!”他堅決不回國,最後和一干同僚,乘坐難民船,逃難到了印尼蘇門答臘。在蘇門答臘的巴雅鎮,郁達夫開始蓄起鬍子,化名趙廉,還學習印尼語,準備長期隱蔽起來,繼續與日本人周旋。

為了掩護自己的真實身份,他在當地娶了一位華僑姑娘,因為長相平平,他給她取名“何有麗”,意思是“何麗之有”。此外,他還在當地開了一家“趙豫記”酒廠,生產兩種酒,一種叫“雙清”,一種叫“初戀”。

一次坐公交車時,郁達夫不小心暴露了自己會講日語,於是,當地的日本憲兵隊強迫他做了翻譯。在與日本人“共事”期間,郁達夫常陪日本憲兵喝喝小酒、逛逛青樓,關係搞得很“融洽”。因為得到日本人的信任,關鍵時刻,郁達夫保護了許多愛國人士,包括陳嘉庚、胡愈之等。

為了擺脫這種令人屈辱的生活,郁達夫後來偽造了一份肺病證明,讓日本人害怕被傳染,才讓他逃離了憲兵隊的魔窟。但是,日本人最終還是搞清了他的真實身份,原來這個叫趙廉的人就是郁達夫,於是,日本鬼子在戰爭結束的時刻,派人祕密將郁達夫殺害了——

1945年8月29日晚八點,郁達夫正在家中與客人閒聊,一個說印尼話的土著青年來找他。郁達夫穿著睡衣和木屐就隨那人出去了,從此再無蹤跡。人們後來才得知,郁達夫當晚就被日軍祕密殺害於蘇門答臘叢林。

郁達夫曾被迫替日本憲兵分隊當通譯,親眼目睹了日本憲兵的暴行,加上他又是以暴露文學聞名的作家,因而被殺人滅口並不奇怪。遺憾的是,他的屍骸,至今下落不明。

郁達夫曾說過:“沒有偉大的人物出現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憐的生物之群;有了偉大的人物,而不知擁護、愛戴、崇仰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奴隸之邦。”但是,郁達夫以這樣的方式告別,代價也太大了。其實,多數人都是矛盾體,英雄也不例外,他們也自己的七情六慾,有血有肉的漢子,才最感人。

正如郁達夫的兒子鬱飛的接受採訪時說的那樣:“我的父親是一位有明顯優點,也有明顯缺點的人,他很愛國家,對朋友也很熱心,但做人處世過於衝動,以至家庭與生活都搞得很不愉快。他不是什麼聖人,只是一名文人,不要刻意美化他,也不要把他醜化。”

他雖然是個有明顯缺點的文人,但最後,他卻成為了一個英雄,一個值得敬佩的偉大人物。

(圖片來自網路)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