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南京大屠殺的凶手,2年後離開中國時,3句話重新認識中國人_日本

1937年12月13日,國民政府的都城南京陷落。

日本華中方面軍司令官鬆井石根,在12月7日圍攻南京城時,曾下過對士兵訓誡:

“皇軍進入一座外國京城,乃我國曆史上之一件大事……將為世界矚目。”

“應特別嚴肅部隊之軍紀風紀,使中國軍民敬仰歸服皇軍之威武,期不至出現苟如毀我名譽之行為。”

(鬆井石根,1878年7月27日-1948年12月23日)

然而,訓誡下達的次日,日本皇族指揮官朝香宮鳩彥王飛抵上海,來到南京城外親自督戰,並簽發了那個“機密、閱後即焚”的密令,要求對城內的7萬多中國抗日軍隊,“全部殺掉”。

這只是南京大屠殺的序幕。

(鳩彥,1887年10月20日-1981年4月12日)

12月17日,鬆井石根舉行入城儀式,企圖用嚴整的軍紀軍威證明日軍形象,“發揮日本之名譽,增強中國民眾之信賴”,經過挑選,只允許個別紀律嚴明的軍隊宿營南京城內。

然而,負責具體宿營安排的副參謀長武藤章,藉口城外“宿營地不足”“飲用水缺乏”等理由,下令城外日軍“可以在南京市內隨意選擇宿營地”。

這一命令打開了潘多拉魔盒,日軍像脫籠的野獸湧向南京城,對城內平民肆意殺戮、搶劫、強姦,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南京大屠殺。

(武藤章,1892年12月15日-1948年12月23日)

8年後,鬆井石根被國際軍事法庭審判,罪責是他指揮的軍隊犯下“最殘酷”的罪行,而他作為司令官,“未能阻止部屬的暴行”。

武藤章的罪行是,佔領區只要是他負責駐紮的軍隊,都對平民實施“滅絕性”的殺戮,包括南京大屠殺、馬尼拉大屠殺。

而那個下密令“全部殺掉”的皇族指揮官,被天皇裕仁保護起來,告訴麥克阿瑟,他和所有皇族都不能承擔戰爭罪責。

最後,武藤章和鬆井都被作為甲級戰犯絞死,而鳩彥只是被貶為平民,逍遙法外,隱居熱海度假村,花天酒地活了94歲。

(侵華日軍)

這3個南京大屠殺凶手,在對戰爭的反思上,被稱為東條英機“大腦”的武藤章最清楚。

他1939年離開中國,調往南太平洋島嶼作戰,離開中國時已感覺中國抗日力量強大,日本前途渺茫,對中日戰爭形勢分析後總結了3句話。

1、中國全民抗日太可怕。

武藤章說,他在中國戰場整整忙碌了2年,然而事實上卻“一無建樹”。這讓他不得不“重新認識中國人”。

“我在華中、華北兩年間見到的中國人,全部帶有同樣的抗日、排日色彩,確實值得驚奇,這種抗日思想是全民族的”。

中日戰爭的實質,是“中國的收回國權、收復失地的民族運動,和日本的大陸發展政策的衝突……實際上應該看作大和民族與中華民族的民族抗爭。”

(中國抗日軍隊)

2.日本南下政策錯誤。

想當年他剛到中國關東軍參謀部時,曾提出對中國“速戰速決”、進行“致命一擊”,現在看來大錯特錯了。

“中國地大物博,資源豐富,人口眾多,長期戰爭必將拖垮日本”,中國未徹底解決,而日本又南下太平洋與英美開戰,實在是冒險。

(被轟炸的日本)

3.日本外交的失敗。

從1932年日本建立偽滿洲國後,日本就陷入國際孤立,此次南下更是使日本陷入ABCD包圍圈,“深切感到日本在政治和外交方面是多麼貧乏無力”。

【本文史料參考:《天皇與日本國命》】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