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南京江面上的壯舉”——國民黨海軍第二艦隊起義

文章摘自:百年潮,作者:王俊彥 李樹泉。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絡刪除

策動國民黨海軍第二艦隊起義,是解放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策反工作的大手筆,被毛澤東、朱德稱為“南京江面上的壯舉”。為了詳細瞭解第二艦隊起義的經過,筆者多次訪問90歲的老情報工作者陳志遠。陳老畢業於福州馬尾海軍學校,曾任“重慶”艦艦長鄧兆祥的祕書,後調國民黨海軍總部人事部門任參謀。作為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員會工作人員,他是中共策動國民黨海軍第二艦隊起義的一條重要戰線。事雖已久,但他仍充滿激情而清晰地向我們講述了他所知道的策反國民黨第二艦隊的一些情況。

黨中央高度重視

1949年二三月,在人民解放軍正緊鑼密鼓地做渡江作戰準備工作的同時,策反國民黨第二艦隊起義作為一項重要工作也適時地提上了日程。

由林遵統率的國民黨第二艦隊,控制著大小戰船近百艘,幾乎囊括了國民黨海軍艦艇的主力,並負責長江中下游的江防,如果能夠策動第二艦隊起義,對渡江戰役,加速國民黨統治的崩潰,會產生極其重要的影響。

根據《解放戰爭時期國民黨起義投誠·海軍》《吳克堅領導的情報工作》和羅青長的有關信件,以及林遵、林亨元、郭壽生、孫克驥、闞曉鍾、王熙華、吳建安、陳務篤、邵侖、陳志遠、李作健、歐陽晉等當事人的回憶可以看出,林遵率領的第二艦隊起義之所以能夠成功,除了中共中央的高度重視、人民解放軍的強大攻勢之外,中共地下組織的積極工作是十分重要的方面。

策動第二艦隊起義的工作是在毛澤東親自籌劃、周恩來直接指揮下,由楊尚昆、李克農具體佈置,中共中央駐上海情報機構和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等有關部門直接策動實施的。

對爭取第二艦隊起義,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任弼時等中央領導人至少作過兩次專門指示。一次是:1948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中央軍委給華東局、華中分局和上海情報工作負責人吳克堅的《關於進行海軍工作方針》:“你們可以選派得力幹部去與林遵接洽。我們的態度是歡迎他們起義,為人民立功。起義一個艦隊則編為一個艦隊,起義一個分隊則編為一個分隊。起義的時機,待接洽後再定。”另一次是:1949年1月1日,經毛澤東等五大書記審閱,中央社會部部長李克農發給上海吳克堅的電報指示:“關於長江第二艦隊準備起義事,請仍按中央前電《關於進行海軍工作方針》所告原則辦理。這個原則就是:對敵海軍,歡迎其起義成功;海軍起義一個艦隊,就編一個艦隊。林遵所提接頭辦法,既系林自己主張,不必更改,最重要的是要林遵隱忍待機,切勿暴露,免遭不必要的損失。”

1948年9月,中共中央情報部駐滬情報機構負責人吳克堅,派地下工作人員林亨元去找國民黨海軍月刊雜誌社社長郭壽生,讓他與第二艦隊司令林遵聯絡,動員他率第二艦隊起義。

吳克堅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對林亨元說,現在是革命高潮,我們的工作要大力開展,你要放手搞情報、策反工作,國民黨已把海防第二艦隊調進長江,企圖利用這些“水上活動堡壘”和長江天塹,阻止解放軍渡江。中共中央要求設法打進第二艦隊,爭取和團結一批有愛國心、反對內戰的人,組織他們起義。

吳克堅具體指示說,可通過郭壽生去爭取第二艦隊司令林遵。他說,郭壽生是福建福州人,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並在國民黨海軍內部祕密建立了中共外圍組織“新海軍社”,任海軍月刊雜誌社社長,曾參加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裝起義。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中共中央指示郭壽生設法潛伏於國民黨海軍內部做地下工作。由於國民黨特務監視嚴密,他與黨組織失去了聯絡,現任《海軍月刊》主編。吳克堅要林亨元設法與他交朋友。

林遵後來回憶說,他通過與郭壽生、林亨元的會見談話,與中共中央和地下組織建立了直接聯絡,這是促使他本人下定決心率領第二艦隊起義的決定因素。他形容這就如同“在長夜中看到了曙光,黑暗中見到了光明”。

與此同時,吳克堅考慮到何友恪與林遵有一定交情,而且作為國民黨海軍司令部人事署參謀,與林遵有工作關係,何友恪與林遵同為“新海軍社”成員,1945年在重慶見過幾面。當時林遵是何應欽總長辦公室的海軍參謀,兩人雖無共事的關係,但林遵是何友恪很敬重的將領,他對何友恪的人品和才幹也是很欣賞的。有時林遵把他手頭沒有時間看的有關海軍的英文資料,請何友恪代他先看,畫出重點交回自己。因此,吳克堅便把策動林遵的部分工作交給何友恪。

何友恪接受策反第二艦隊的任務後改名陳志遠。

一見林遵探虛實

1948年9月的一天,陳志遠接到林遵的電話,說他剛從海上回來,約陳志遠到他家吃晚飯。

席間,林遵問陳志遠對時局有何看法?陳志遠知道林遵對蔣介石一心發動內戰極為反感,曾感慨“國民黨不亡,天理難容”,便發牢騷說,這場戰爭實在令人厭倦,打中國人無論如何是不得人心的,他之所以要調到上海工作,就是為了避免北上打仗。

林遵嘆口氣說:“其實我們沒有一個人想打內戰。派我去收復西沙群島,那是國家主權問題,我十分願意去做。去打共產黨,我不贊成,為什麼不能坐下來談呢?”

林遵很關心輕型巡洋艦“重慶”艦,又問鄧兆祥艦長近況如何?陳志遠回答說,大家都知道鄧艦長是軍中的大好人,現在他的處境很為難,海軍總司令桂永清要換掉他是明擺著的事,但是取代他的人要跟他見習一段時間才能接手。

林遵又問“重慶”艦上軍官情況,陳志遠說艦上人員超編,甚至妨礙一些人的晉升。

林遵問都有哪些人?陳志遠說,例如歐陽晉等人。陳志遠知道林遵與他的老同學歐陽晉的關係,就乾脆說:“司令部有缺,何不調歐陽晉去呢?”

林遵立即說:“我知道他,能幹又靠得住,讓他來我們司令部最好。不過,鄧艦長肯放嗎?”

陳志遠說:“鄧艦長向來君子成人之美,我去跟他說,調動手續也由我來辦。”

當時陳志遠對林遵的心思還沒有完全摸透,從後來林遵曾讓歐陽晉做“重慶”號的工作,散佈失敗情緒,鼓勵他們起來反對桂永清等情況看,林遵是在做些先期工作,為他以後起義做鋪墊,因為“重慶”號是唯一能與第二艦隊抗衡的軍艦。

陳志遠與林遵這次會面,實質上是互探虛實,當然也落實了一件事,就是將歐陽晉調到林遵身邊,讓歐陽晉成為林遵與地下黨的主要聯絡員。

據歐陽晉回憶,陳志遠知道他是林遵的同鄉、老部下,又是福州人,馬尾海校航海班第六期畢業生,曾經兩次在林遵領導下工作。林遵為了讓可靠的人做助手,主動通過在海軍司令部人事處的陳志遠,將歐陽晉調到第二艦隊司令部任參謀組組長。

1949年1月下旬,陳志遠把歐陽晉約到上海虹口公園見面。兩個人的關係非同一般,既是馬尾海校的同學,又同在“重慶”艦上工作過,彼此信得過。陳志遠說,我們是老同學了,我相信你的為人,告訴你一個可以抵命的重要情況,我參加共產黨了。歐陽晉激動地握著陳志遠的手,感謝他這樣相信自己,把這樣重要的事告訴他。

陳志遠告訴歐陽晉,林遵1948年9月曾請他單獨吃飯,向他表示希望把歐陽晉調到林遵身邊,問歐陽晉是否同意。歐陽晉欣然答應。對於這次會面,歐陽晉後來回答筆者的書面採訪時回憶道:“1949年1月,我在上海期間,何友恪約我到上海虹口公園會面。他是我在馬尾海校的同學,又同在‘重慶’艦上工作過,他當時已是中共的地下工作者。在公園裡,他對我談了當時的革命形勢和共產黨的政策,鼓勵我走革命道路,並希望我積極協助林遵率領第二艦隊起義。”“我回國不久,就從‘重慶’艦被調到海防第二艦隊任參謀組組長,當時海防第二艦隊司令就是林遵。記得當時我從‘重慶’號調到海防第二艦隊的調令,是南京海軍司令部發的,具體由當時在海軍人事署工作的何友恪同志交給我的。1949年初,我就是持該調令到海軍第二艦隊報到的。”

歐陽晉參加革命後,在林遵與地下黨之間發揮了重要的橋樑作用。他報到後第二天,林遵就與他促膝談心,談起第二艦隊準備起義的事,要歐陽晉做準備,可能要承擔非常重要的任務,為此有可能掉頭,不知是否有獻身的思想準備?歐陽晉也向林遵彙報了陳志遠所談情況,並通過在國民黨海軍司令部人事處工作、負責“重慶”艦和第二艦隊人事事宜的陳志遠,把受桂永清排擠、他比較信任的軍官調到身邊,當他的得力助手。

1949年2月,歐陽晉奉林遵之命到上海,在上海公園坊向陳志遠彙報過第二艦隊起義的準備情況,由陳志遠轉告了中共地下組織,並讓他到“重慶”號找陳景文和張敬滎瞭解他們的思想情況。

歐陽晉擔任第二艦隊參謀組組長後由於善於團結人,在第二艦隊馬尾系軍官中資格又老,在林遵身邊就形成了以歐陽晉為首,包括戴熙愉、王照華等參加的工作團隊。

二見林遵定決心

歐陽晉從上海回到鎮江司令部後,把在上海會見陳志遠的情況向林遵作了彙報。不久,陳志遠趁戴熙愉由上海家中返回鎮江司令部之便,與戴熙愉同行到鎮江與林遵會見。

林遵請陳志遠到他的辦公室,陳志遠告訴林遵已與中共組織建立了聯絡,他們要我向你致意!表示歡迎你加入人民解放軍;將來中國總要建設海軍,像你這樣有專門技術的愛國將領肯定是中堅力量。陳志遠接著說:“我覺得國民黨大勢已去,學生、工人、各界人士都在行動,反對獨裁,反對內戰,人心向背顯而易見,司令要迅速做出抉擇。”陳志遠見林遵很感興趣,就推心置腹地說:“解放軍過江是早晚的事,江防防線那麼長,靠你的幾十條船,怎麼守得住?長江快守不住了,你的責任逃脫不了,蔣介石這樣排斥你,國民黨政權這樣腐敗,半壁江山都守不住,你何必幫他幹呢?他們慣用的手法就是諉過於人,出了事情,肯定追究你的責任,你何苦來呢?”

林遵聽陳志遠講這番話並沒有感到意外,甚至好像早已料到陳志遠是來動員他起義的。林遵笑笑說:“現在不是在和談嗎?和談成功,你所說的這些問題都不存在了。”

林遵笑著站起身來說:“走,和大家一起吃午飯!”

陳志遠邊走邊想,林遵雖然說了一些推託之辭,沒有明確接受他的意見,但是說話委婉,並未表示拒絕,看林遵的樣子不像不贊成,還邀請陳志遠吃飯,說明對林遵的工作有很大餘地。

陳志遠事後向黨組織作了詳細彙報。領導對有關情況分析後認為,林遵可能已經與我們的有關組織有了關係,但我們仍可繼續進行,使林遵感到身邊的人都一致主張要與國民黨決裂,這樣對堅定他的信心只有好處。

三會林遵定計劃

陳志遠幫助林遵把過去與自己共事並信得過的人,或與桂永清有矛盾願意跟著林遵乾的人,陸續調到他的身邊當助手。同時,他特別注意利用國民黨海軍內部矛盾,幫助林遵做工作。在第二艦隊內部,既有馬尾系或閩系、廣東系或黃埔系、青島系、電雷系,還有桂永清帶來的陸軍系,長期以來內部鬥爭複雜,林遵本身是馬尾系,陳志遠請歐陽晉、戴熙愉等幫助林遵,依靠馬尾系,團結受桂永清排擠的其他系的人,孤立桂永清派來的陸軍系。

陳志遠特別請歐陽晉、戴熙愉加強對艙面部門官兵的工作,重點從福建系過去的同學、同事開始,擴大到其他各系他們認為可以信賴的人。注意結合當時的形勢,宣傳國民黨反動統治必定滅亡,再跟著國民黨走沒有出路。對於桂永清帶來的陸軍系統的人,說服林遵儘量對他們保守祕密,他們想要請假的,就索性送個順水人情。如1949年二三月,海軍總部來了一位黨務工作人員,剛來就請假回江北老家探親。歐陽晉就勸說林遵主動放他走,直到起義此人也沒有回來。

考慮到第二艦隊駐地分散,林遵剛剛上任,與大部分人員不太熟悉,陳志遠建議林遵主動到各地視察,從江陰到九江做常程巡航。每到一個地方,林遵儘可能到各艦艇上看望廣大官兵,解決海軍將士的一些實際問題,指出防守長江,不是為了某個人或某個集團的利益,而是為了保衛國家和民族,使江南大好河山免遭或少遭戰爭的創傷,使國家資源少受其害,以此增強官兵的愛國主義精神。這次巡航使林遵對各部隊情況有所瞭解,也使他掌握了當地駐軍的情況,為其後派出隨行人員傳達起義命令提供了極為便利的條件。

在艦艇沿江航行時,歐陽晉建議林遵儘量避免與解放軍發生戰鬥接觸。在接近解放軍江北據點時,建議林遵以防止軍艦遭受炮火襲擊為由,指示各艦艇儘量靠南岸航行,以達到避免戰鬥接觸、絕不跟解放軍作對之目的;同時還以節約炮彈為名,指示各艦艇儘量不向解放軍開炮,如果非向解放軍開炮,就胡亂向山裡亂放一通。

1949年4月18日,歐陽晉又奉林遵之命連夜趕到上海,於21日會見林亨元,彙報了第二艦隊即將起義的情況。

由於解放軍從長江北邊向江邊挺進,國民黨海軍司令桂永清見形勢危急,忙命林遵到安慶去指揮海軍艦艇協助陸軍作戰。歐陽晉等人已預感到解放軍渡江作戰即將舉行,如果林遵久留安慶一帶,勢必與下游艦艇失去密切聯絡,可能影響第二艦隊起義工作的順利進行。因此,林遵於4月18日從南京出發前,讓歐陽晉馬上到上海找郭壽生,並請他帶歐陽晉去見地下黨工作人員林亨元,請求給予必要的指示。

歐陽晉到上海後幾經周折,才由郭壽生帶著於4月21日在四川北路找到林亨元。歐陽晉代表林遵彙報了三個問題:一是第二艦隊的起義工作已準備就緒,請提供起義時第二艦隊與岸上解放軍的聯絡訊號;二是九江、安慶一帶國民黨的防禦力量比較薄弱,建議解放軍最好先從那裡渡江南下;三是第二艦隊起義時,可能有的艦艇掌握不了跑掉,建議解放軍最好首先佔領江陰炮臺,把長江封鎖住,阻止他們臨時逃跑。

4月21日,毛主席、朱總司令下達了向全國進軍的命令。

4月22日起義的前一天上午,上海黨組織緊急派陳志遠從上海趕赴南京,22日傍晚,陳志遠見“惠安”艦停靠在南京下關碼頭,上船後遇到他的同班同學、時任“惠安”艦副艦長的伍嶽。

陳志遠問:“林司令在艦上嗎?”

伍嶽回答:“在司令艙。”

林遵對陳志遠的到來十分高興,緊緊握住陳志遠的手。陳志遠進門後要把門簾拉上,林遵擺了擺手示意他讓門敞開。

陳志遠說:“我特地趕來,上邊要我告訴你,周公意見是行動的時候了!要你及時行動,配合解放軍渡江。你可以以張登名義找浦口三十五軍首長聯絡。”

 林遵說:“實際上,昨天夜裡,解放軍在安慶已經有少數人過江,在江面上並沒有發生衝突。現在的問題是我還沒有正式向艦隊宣佈起義。你也清楚,這裡各個派系的人都有,還要做工作,考慮用什麼形式,用什麼說詞。這是成敗的關鍵。”

陳志遠問:“成功有幾成把握?”

林遵說:“成功是肯定的,問題是起義規模有多大,艦隻有多少留下,我們當然爭取儘量多一些。”

陳志遠說:“聯絡訊號知道嗎?白天艦上主桅杆垂直掛兩面紅旗;夜裡改為兩盞紅燈。解放軍部隊首長已得到通知,你們準備起義後,你可以派人去聯絡。”

恰在此時,傳令兵進來報告:“桂總司令派三人攜帶一部電臺隨司令行動,以便及時瞭解戰局動態。”

林遵明知這是桂永清派來監視他的特務,卻欣然對“惠安”艦艦長吩咐:“歡迎,請副艦長給客人準備住艙和工作間。”

陳志遠提出自己留下來幫助林遵工作,林遵笑著說:“你不是我艦隊的人,在這裡反而不便,你還是趕快回上海把關係辦過來吧。”

陳志遠連夜趕回上海向黨組織作了彙報。

在作者後來訪問陳志遠的時候,他帶著幾分自信回憶說:“我是組織上派去南京傳達黨中央對林遵指示的。林遵起義前,我是各線的同志中最後一個見到他的,起義前的氣氛和現場感,我能感受到。”

渡江戰役打響後,林遵下決心起義,派歐陽晉到上海找郭壽生。正是因為歐陽晉前往上海,他在第二艦隊起義時無法及時趕回。

當時,陳志遠來到林遵身旁,向他傳達了及時採取行動的口信,對林遵應該是很大的鼓勵和支援。

南京江面上的壯舉

陳志遠人在上海,心卻飛向笆斗山。陳志遠雖然由於工作關係還不能直接出面參加具有決定性意義的歷史性行動,但是他感到他的工作是這場偉大斗爭的有機組成部分。

解放軍渡江前夕,林遵根據三野部隊首長的指示,以縮短戰線為由,將艦艇撤到幾個大港口,為解放軍渡江留出空隙。

4月23日晨,林遵返回南京以東笆斗山錨地,召開艦長、艇長會議,向大家講明形勢,商量下一步行動。會上,對去上海還是起義,爭論激烈,最後投票表決,結果8票贊成起義,2票反對,6票棄權。林遵隨即宣佈艦隊舉行起義,這些軍艦包括護衛艦“惠安”號、“吉安”號,炮艦“永綏”號、“楚同”號、“太原”號、“安東”號、“江犀”號,登陸艦“聯光”號、“美盛”號共9艘軍艦,以及第一機動艇隊艇只11艘,第五巡防艇隊艇只5艘,總共25艘艦艇、海軍官兵1271人。會後,反對起義的艦長暗中串聯,有9艘艦艇傍晚啟程東逃,其中“興安”艦被北岸解放軍炮火擊沉,“永績”艦擱淺被俘,其餘7艘被擊傷後逃亡上海。

4月23日晚,林遵派副官前往浦口同解放軍接頭,宣告起義成功。也就在這一天,人民解放軍橫渡長江一舉攻陷南京,國民黨政府集體逃遁廣州。第二艦隊起義成功,加速了國民黨軍隊的崩潰,也為人民海軍的建立做出了貢獻。同一天,華東軍區海軍在江蘇泰州白馬廟宣告成立,人民海軍誕生。

4月30日,林遵偕各艦艇長邵侖、李寶英、吳建安、張家寶、宋繼巨集、易元方、郭秉衡、韓運楓、陳務篤、林徵琛、張汝有等人,代表國民黨海軍海防第二艦隊起義官兵致電毛澤東、朱德。電文如下:

當我們開始走進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行列之際,請接受我們最誠摯崇高的敬禮。

我們是一群被國民黨反動派政府統治著的海軍。反動政府曾指揮我們以人民血汗換來的武器,來屠殺爭取民族獨立、民主自由的人民,保護賣國、獨裁、打內戰、反人民的蔣家小朝廷。可是,我們時常想到,用人民血汗建立起來的海軍,應該是用來捍衛國家獨立與人民民主的,為什麼要拿美帝國主義供給的武器,屠殺自己的同胞,從事反人民的戰爭?我們懷疑、思慮、憤怒不平,想到有一天總會找到可能的機會回到人民的陣線,和人民站在一起。

這個期待的日子終於來到了,當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勝利突破了長江,南京國民黨反動派政府逃竄的時候,我們艦隊的艦艇集中在南京東北笆斗山下,23日在燕子磯高舉義旗,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

怙惡不悛與人民為敵的國民黨反動派,竟於人們起義後,不斷驅使空軍輪番轟炸,妄想阻止中國人民建立自己的海軍。這更加暴露了國民黨反對中國獨立民主的猙獰面目,更激起了我們憤怒,更堅定了我們為人民解放軍事業而奮鬥的意志。今後誓願在中國共產黨與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和人民解放軍華東軍區領導之下,貫徹毛主席、朱總司令的進軍命令,為徹底推翻在美帝國主義支援下的國民黨反動統治,完成新民主主義革命而奮鬥;為徹底改造自己,學習毛主席建設人民軍隊的原則思想作風,學習人民解放軍一切優良的政治工作與指揮工作的制度,建立一支人民的海軍而奮鬥!

5月18日,毛澤東、朱德給起義官兵發來賀電:

慶祝你們在南京江面上的壯舉。你們率領25艘艦艇毅然脫離反動陣營,參加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大家庭來,這是值得全國人民熱烈歡迎的行動。在巡洋艦“重慶”號於二月間起義並被國民黨反動派於三月間炸燬以後,四月間又有你們的大規模起義,可見中國愛國人民建設自己的海軍和海防的偉大意志,不是任何反動殘餘所能阻止的。希望你們團結一致,學習人民解放軍的建軍思想和工作制度,並繼續學習海軍技術,為中國人民海軍的光明前途而奮鬥。

陳志遠說,很多人不能理解為什麼我那時沒有被發現?其實當時的局勢很複雜,國民黨陣營裡,一方面由特務機構控制的核心部分非常嚴苛,而對其餘人員的管理則相當鬆散。我們經常會討論中國向何處去的問題,也會看毛澤東寫的《新民主主義論》。當時人心向背日益明顯,策反也並不困難,一部分官兵已經有了覺醒,我們所做的工作就是因勢利導,促使他們與國民黨決裂。

在採訪中,陳志遠一再強調,在隱蔽戰線工作要求保密、單線聯絡的情況下,各方面的工作難免有重複、交叉,呈現出比單艦起義更錯綜複雜的情況。對第二艦隊起義的策動,是我黨情報戰線和地方黨組織同心合力、集體努力的結晶,絕不是任何個人的功勞。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