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號稱“常勝將軍”的軍閥吳佩孚 最後失敗時有多狼狽

作為民國時期的名人之一,軍閥吳佩孚被認為是北洋軍閥中最善戰的驍將,時人稱為玉帥。在其軍事生涯前期,曾一戰安湘、再戰敗皖、三戰定鄂、四戰克奉,獲有“常勝將軍”之譽。

對於吳佩孚的人生評價歷來褒貶不一。全盛時期,他在洛陽擁精兵數十萬,控制著直隸、陝西、山東、河南、湖北等省地盤,使洛陽成為當時各方所仰望的中心,被時人稱為“西宮”。按賄選曹錕所說:“只要洛陽打個噴嚏,北京天津都要下雨。”

吳佩孚曾是西北軍閥馮玉祥、五省聯軍總司令孫傳芳的上司,在第二次直奉戰爭中被馮玉祥坑得不輕,自此一蹶不振,黯然退出歷史舞臺。

在吳佩孚的履歷中,他曾於1923年初殘酷鎮壓京漢鐵路工人大罷工,製造了震驚中外的“二七慘案”。為後人所痛恨和詬病。

客觀說,世界上的所謂“常勝將軍”都是子虛烏有。就吳佩孚而言,他不僅是以慘敗被迫退出的政治舞臺,而且在早期也曾有過幾次狼狽逃生的不光彩經歷。不妨看看下面的盤點:

吳佩孚的第一次受辱。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吳佩孚高中山東登州府丙申科第三名秀才。第二年秋,他因為帶頭掀起反鴉片活動並指責男女同臺演戲,被官府革去秀才功名。窮困潦倒中,他也染上吸毒惡習。一天,23歲的吳佩孚煙癮大發跑到煙館,可“普通座”已無空位,他就與當地著名豪紳翁氏相商,想借用翁氏所包的“雅座”一角抽幾口過過癮。

誰知煙癮未過成,反被翁氏狠狠踢了一腳,趕出了房門。為出此惡氣,吳佩孚找到了當時蓬萊縣城由十個落魄子弟組成的“十虎”團伙,求這些文痞、訟棍幫忙出口氣。不日,“十虎”大鬧翁府,遭到官府緝拿,吳佩孚連夜逃往北京避禍。流落街頭的吳佩孚為了餬口,只好憑自己念過四書五經的本事,拼命攻讀“相書”,為他人卜卦算命度日。

(網路圖片)

或許吳佩孚本人包括翁氏當時都沒有想到,煙館“雅座”的一腳,會踹出日後的一個手握重兵,叱吒風雲的大軍閥。

吳佩孚的第二次死裡逃生 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2月,吳佩孚考入開平武備學堂步兵班。9月袁世凱任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將開平武備學堂遷到保定,成立“北洋速成武備學堂”。而吳佩孚放棄了進學堂繼續學習,投奔天津陸軍警察隊任正目,不久升為額外初等官。

1904年日俄戰爭期間,曾任北洋軍隊教官的日本使館副武官青木宣純,與袁世凱面商聯合組織情報機構,袁世凱授意從北洋軍中挑選出數十名精幹士官,與其組成了聯合偵探隊,這其中就有吳佩孚入選。吳佩孚參加配合日軍的諜報活動後,幾次進出東北執行任務,一次不幸被俄軍俘獲。

但吳佩孚咬緊牙關拒不招供,被俄軍判處死刑。後來在押解途中,吳佩孚拼死跳車逃生獲得成功。戰後,他被晉升上尉軍銜,日軍給其授勳以資表彰。

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吳佩孚投奔清軍第三鎮統制曹錕,以其才智和靈活,逐漸得到曹錕的賞識和重用,開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吳佩孚首次戰敗逃跑。1922年4至6月的第一次直奉戰爭,48歲的吳佩孚任直軍總司令,幾場交手,直軍使東北大帥張作霖的12萬奉軍敗北山海關外。 赫赫武功讓吳佩孚聲名鵲起。這個有著“一抹短短紅鬍子,長臉高額,鼻相很好”的直係軍閥,被當成中國最強者,成為第一個登上美國《時代》週刊封面的中國人。

豈知這風風光光的好景並不長。雄心勃勃的張作霖咽不下失敗的惡氣,於1924年9月中旬,以反對直系發動江浙戰爭為由,大肆發起第二次直奉戰爭。張作霖出動六個軍及海、空軍一部十五萬人,分兩路向山海關、赤峰、承德發起進攻。曹錕任吳佩孚為討逆軍總司令,調集四個軍及後援軍、海、空軍約二十萬人應戰。

奉軍在熱河戰場進展順利,到9月30日已連克朝陽、開魯、建平、凌源,10月9日又佔赤峰,戰事重心移向山海關主戰場。

直奉兩軍在山海關激烈廝殺,傷亡慘重。10月7日奉軍攻克九門口要塞,威脅直軍側翼。吳佩孚於11日親赴山海關督戰。14日奉軍又克石門寨,山海關直軍正面陣地動搖,吳佩孚被迫放棄自海路運兵攻擊奉軍後路的計劃,臨時抽調精銳部隊增援山海關戰場。

恰在此關鍵時刻,直系第三軍總司令馮玉祥因不滿吳佩孚排除異已,開戰後在古北口屯兵不前,並與直系將領胡景翼、孫嶽密謀臨陣倒戈。

10月23日,馮玉祥乘直系後方兵力空虛,星夜回師北京,發動“北京政變”,囚禁曹錕,通電主和,宣佈成立國民軍。

訊息傳到前線,直軍軍心渙散,士氣一蹶不振。無奈之下,吳佩孚率一部分人馬回救北京,並急調江、浙、豫、鄂等省直軍北上馳援。

但奉軍隨即由冷口突入長城,佔領灤縣,直軍後路被切斷,山海關、秦皇島均告失守,直軍全線崩潰。而吳佩孚指揮的部隊也在楊村被馮玉祥的國民軍擊敗。

這時,山東督理鄭士琦和山西督理閻錫山趁機出兵分別切斷了津浦、京漢鐵路,阻止直系援軍北上。奉軍大舉入關,吳佩孚孤立無援,在華北的直軍主力基本覆滅。

11月3日,當奉軍與國民軍迫近天津時,多虧北洋政府海軍部軍需司長劉永謙給吳佩孚準備了一艘運輸艦,使他得以率殘部兩千餘人自塘沽渡海南逃。

第二次直奉戰爭打了50多天,稱雄一時的直系,以其主力全部覆滅和吳佩孚狼狽戰敗南逃宣告結束。

當馮玉祥得知吳佩孚乘軍艦從天津南逃後,還懸賞10萬大洋活捉吳佩孚,宣稱提頭來獻者獎金減半···。當然,馮玉祥也就是做做樣子,沒有人真正會為他去捉拿吳佩孚。

段祺瑞成為北洋政府的臨時執政後,也電令沿海各省不得允許吳佩孚登陸。吳佩孚最後乘船進入長江,長江諸省原本是直系傳統的勢力範圍,但江蘇督軍齊燮元、湖北蕭耀南紛紛拒其入境。吳佩孚最終避難於河南雞公山,馮玉祥聞訊又派人圍山,致使吳佩孚一夜愁白了頭。

(吳佩孚劇照)

吳佩孚上雞公山後來被驅趕下雞公山,走遍了半個中國,茫茫大地竟無容身之所,昔日的“常勝將軍”吳大帥,如同喪家之犬。

吳佩孚最後潰敗。1926年6月28日,張作霖、吳佩孚不計前嫌在北京會晤,決定聯合起來組建北京政府。直奉聯合攻下北京南口後,吳佩孚向南進攻廣東;張作霖向北進攻北方的國民軍。雙方企圖南北齊下共分天下。

(1926年張作霖、張宗昌、吳佩孚、張學良等在北京合影)

不料,7月1日廣東國民政府誓師北伐。北伐軍勢如破竹,連連得勝。10月10日攻下武昌城。吳佩孚再次狼狽逃往河南信陽。1927年4月19日,武漢國民政府在武昌宣佈二次北伐。吳佩孚在國民軍和北伐軍的夾擊下徹底失敗,率殘部逃往四川託庇于軍閥楊森度日。

1928年初,吳佩孚逃至雲霧山笠竹寺。5月軍閥鄧錫侯屬下師長羅澤洲率兵包圍了笠竹寺,吳佩孚殘部野被繳械。

1931年5月,吳佩孚被劉湘“禮送”出川,此後到北平定居當起寓公。“九一八事變”後,日寇為了分裂中國而搞“華北五省自治”,意圖請吳佩孚上臺當傀儡,被他堅決拒絕,還算保持了民族氣節。

1939年12月,吳佩孚因吃餃子被骨屑扎傷了牙齦,入日本醫院治療被害死。

衷心感謝各位朋友閱覽《掌心春秋》,如果您喜歡,可點選欄目右上角的提示“訂閱”或“關注”。我們共同賞析歷史趣聞,回憶歷史往事…(宣告:文中配圖均源於網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