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歷史上真正的漢廢帝劉賀,年紀雖小但頗有心計,因急於奪權被廢黜_霍光

文/格瓦拉同志

西漢廢帝劉賀在正史中被描繪成一位荒唐無度、胡作非為的君主,在位僅僅27天時間便犯下千餘件罪行,更是讓人咋舌的記錄,所以對他的被廢,很多人也是拍手稱快。其實,仔細翻看正史記錄,按照常理分析,我們很可能會得到一種完全不同的認識,那麼,真實的劉賀到底是怎樣一種形象?

劉賀是漢武帝之孫,昭帝的侄孫

劉賀是漢武帝之孫,漢昭帝的侄孫,昌邑哀王劉髆之子,於始元元年(前86年)承襲王爵,當時只有四五歲。元平元年(前74年)四月,年僅21歲的漢昭帝離奇駕崩,由於沒有子嗣,對於由誰來繼承帝位,成為擺在權臣霍光面前的一道大難題。此時,有大臣建議由昭帝的異母兄、廣陵王劉胥即位,但霍光考慮到劉胥年紀大難以控制,便以他行為荒唐為由予以否決。

此時,又有人提議立昭帝之侄劉賀為帝,霍光思考數日後,覺得他年幼易制(當時年僅18歲),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便決意冊立他為皇帝。當年六月初一,劉賀正式接受皇帝璽綬,承襲皇帝的尊號,史稱漢廢帝(“元平元年四月,昭帝崩,毋嗣。大將軍霍光請皇后徵昌邑王。六月丙寅,王受皇帝璽、綬,尊皇后曰皇太后。”見《漢書·卷八·宣帝紀第八》)。

霍光認為劉賀年幼易制,便立他為皇帝

然而從之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來看,霍光絕對是看走了眼。劉賀年紀雖然很小,但此人頗有心機,從接到召喚令的那刻開始,便做好了登基後全面掌控朝政大權的準備,並向霍光發出了強烈的訊號:不做你的傀儡!劉賀一系列舉動的目的,大致可以歸結為兩點:

組建執政團隊,宣示皇帝權威。劉賀進京時,把身邊值得信賴的數百名郎官全部帶在身邊,並在進京後賜予他們列侯或二千石官員的墨緩、黃綬,意圖將他們安插在各個重要的崗位上,幫助他全面控制朝政;向各個朝廷官署下達詔令、徵索物品,這樣的事情在27天時間裡,竟然多達1127起(“受璽以來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節詔諸官署徵發,凡一千一百二十七事。”見《漢書·霍光金日磾傳》)。

劉賀上臺前後動作連連,顯得頗有心計

跟昭帝做切割,強調自己的本來身份。霍光在召請劉賀接班時,曾提出一個先決條件,讓他必須入嗣昭帝,以先帝之子的身份即位,而不能再認生父劉髆為父親。然而劉賀在入京後卻親作璽書,派遣使者用三副太牢的禮節,來祭祀劉髆的陵園宗廟,並自稱為“嗣子皇帝”,根本無視霍光的要求(“為璽書使使者持節,以三太牢祠昌邑哀王園廟,稱嗣子皇帝。”引文同上)。

然而劉賀明顯低估了霍光的權勢,在奪取權力的過程中操之過急,加上他本身的一些荒唐行為(如召幸昭帝的嬪妃、在守喪期間嬉笑娛樂等等),終於讓深感威脅的霍光難以忍受,動了廢黜他的念頭。就在劉賀即位27天后,霍光經與副手張安世商議,以“荒淫無行,失帝王禮宜,亂漢制度”的罪名,通過不流血政變的形式,將劉賀廢黜。不久,霍光迎立昭帝的侄孫劉病已為帝,是為漢宣帝。

劉賀在位僅27天,便被廢黜

劉賀下臺後,被驅逐回昌邑國,但沒能保留王爵,只能通過朝廷賞賜的湯沐邑二千戶來維持生存。此時的劉賀不僅喪失了昔日的榮華富貴,而且還揹負著“荒唐卑汙”的罪名,境遇真可謂慘到家。好在這場失利讓他看清楚霍光的真正實力,所以在以後的日子裡他闔門自守,並通過自汙的方式把自己塑造成一位“白痴”形象,由此讓霍光放鬆了對他的警惕。

等到霍光病逝、宣帝親政後,因為忌憚劉賀,便派人嚴密監視他的一言一行,在確認沒有威脅的情況下,便封他為海昏侯,賜食邑四千戶。然而數年後,隱忍多年的劉賀一時間疏忽,竟然跟當地一名小官孫萬世暢談心事,說自己很後悔當初沒有當機立斷除掉霍光,同時又流露出準備東山再起的念頭(詳情見《漢書·卷六十三》)。

漢宣帝在位時,對劉賀嚴密監視

宣帝聞言大怒,不僅下令嚴密監視劉賀的舉動,還削奪他的三千戶食邑以作懲戒。劉賀後悔不迭,此後再不肯輕信外人。神爵三年(前59年),在海昏侯的位子上坐了4年的劉賀薨逝,終年才33歲。劉賀死後,海昏侯國一度被廢,直到漢元帝即位後才重新恢復,並由劉賀之子劉代宗承襲,這也是後話了。

史料來源:《漢書》、《資治通鑑》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