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赤壁之戰之後蜀漢、曹魏打的不可開交,孫權在忙什麼

諸葛亮北伐的時候孫權真的很忙,夷陵之戰之後孫劉兩家再次聯盟,蜀漢徹底放棄了荊州地區的奢望,諸葛亮將蜀漢的出路放在了北方,開始了五次規模較大的北伐,而具有荊州的孫權在擴充了自己的版圖之後也恪守了與蜀漢的第二次聯盟對曹魏集團發動北伐作戰。

大多數讀者對於三國曆史的瞭解來源於家喻戶曉的《三國演義》,這部以三國曆史為基礎的“小說”全文以“尊劉抑曹”為寫作基線,正面形象蜀漢、負面形象曹魏,剩下一個被邊緣化的孫吳,因此在三國時期孫權的行動被動的“默默無聞”。

實際上孫權開始的北伐作戰要早於諸葛亮,但是雖然諸葛亮北伐的戰績“寥寥無幾”但是與孫權北伐的戰果相比依然有可圈可點之處,由此可見孫權的北伐之戰是有多糟糕。

孫權親自率軍進行了四次北伐作戰,不但寸土未得反而成為曹魏將軍“刷經驗利器”,曹魏大將滿寵、張遼等等都是靠著刷孫權的經驗成為名將的。

孫吳政權的北伐繞不開曹魏軍事重鎮合肥,因為孫權率領的四次北伐就打了四次合肥,如果說孫權的北伐之路是一個副本,那麼孫權在同一個BOSS處被幹倒四次,直到最後也沒能開啟第二個副本。

孫權的第一次北伐在公元208年,那個時候周瑜火燒赤壁,曹魏大敗不得不放棄了剛剛到手的大部分荊州諸郡,周瑜乘勝追擊與曹仁就南郡展開爭奪之戰。

孫權看著周瑜戰功赫赫也想乘著曹魏新敗士氣低落的好機會給自己積累作戰的資歷也給自己的履歷上增添些統治資本,於是親率大軍進攻合肥。

原本以為可以速生的合肥之戰卻打成了曠日持久的攻城戰,吳軍從公元208年末打到公元209年初依然是久攻不下合肥城,這個時候風聞曹操援兵快到了,孫權也就下令撤退了。

第二次北伐之戰發生在公元214年也就是“湘水劃界”(孫權與劉備集團就荊州劃分問題達成協議)之後。

孫權與劉備集團達成協議之後孫權“閒的沒事”決定乘著曹操主力與劉備集團對峙漢中的時候再次攻打合肥。這個時候合肥城裡只有張遼和他的七千士兵,此戰孫權是帶著滿滿的信心直奔合肥。

但是結果這場實力懸殊的戰役雙方都發揮自己的“超常水平”,只是張遼軍是超正常發揮而孫權軍是超不正常發揮。

戰役剛一開始張遼便發動突襲,以八百勇士衝擊孫權前鋒軍(大軍還未到)五千多人,孫權軍竟然擋不住被張遼衝到孫權營帳之前,嚇的孫權爬上小土坡用長槍防禦才僥倖不敗,而張遼帶著自己剩餘的士兵退回了城裡。

此戰對吳軍打擊極大,這場戰鬥結束之後雖然孫權以巨大的優勢兵力圍攻合肥但是依舊久攻不下。這個時候孫權軍中發生疫病,孫權無奈再次撤軍。撤退的時候孫權又一次遭遇張遼主動出城突擊,這一次孫權距離被俘僅有一橋之隔。

這一戰孫權不但打的丟人而且對整個東吳都形成了嚴重的心理陰影。這也間接的導致了在公元230年,孫權率軍進行的第三次北伐魏國合肥新城(魏國對於吳國的騷擾合肥的行為不勝其煩,於是廢舊合肥城在北三十餘里處建新合肥城)時,因為在上岸時遭到魏軍的伏擊遭受到輕微傷亡就再次退兵了。

接下來一段時間孫權安靜了許多直到公元234年,孫權與諸葛亮約定合擊曹魏,諸葛亮北伐的同時孫權帶兵進攻合肥新城開始第四次北伐。

孫權派陸遜率軍進駐江夏威脅襄陽同時派將軍孫韶、張承進逼淮陰,這一次是孫吳唯一的一次三路共進的北伐之戰。曹魏採用重點集結固守待援的應對策略。集結力量對合肥、襄陽、祁山三個點做重點防禦。

面對曹魏的嚴防死守孫權再一次在合肥城下久攻不克,攻城戰一直持續到七月魏明帝親自率援軍馳援合肥。這個時候孫權軍疾病流行,聽到魏明帝援軍將至的訊息,孫權軍率先主動撤退,孫韶也跟隨著撤軍,只剩下陸遜繼續作戰,但已沒有實際意義,之後不久陸遜也撤軍。此戰是孫權最後一次指揮北伐作戰可惜還是沒能攻克合肥。

此戰之後孫權步入晚年日漸昏聵,東吳在無力發動北伐直到公元253年,孫權病逝吳國權臣諸葛恪親率二十萬人出兵北伐圍攻合肥新城才開始第五次北伐之戰也是最後一次北伐之戰。

這一場戰鬥中魏軍守新城一個多月死傷慘重,但最後守將施緩兵之計堅守至魏軍援兵到來,魏將文欽大敗吳軍,第五次北伐再次失利。

當然在雖然孫吳的五次北伐之戰都未能獲勝,但是在公元227年-239年之間陸遜指揮的四次次戰場作戰還是取得一定的戰果的為東吳掙回了一點顏面。但依然無法改變主戰場失利發糟糕局面。

蜀漢與曹魏打的火熱,孫吳也與曹魏打得火熱,只是合肥一座城“鎖”住一個人,孫權一心想要成為與自己的父親、兄長一樣的軍事強人但是曹魏的合肥城告訴他:他不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