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北魏風雲 丨 六鎮起義:2.10太后臨朝02

北魏風雲 丨 六鎮起義:2.10太后臨朝02

元叉、劉騰專政日益加深,所積累的朝野怨氣也日益增長,黨派鬥爭加劇,朝政混亂日益凸顯,整個北魏王朝的階級矛盾愈演愈烈,終於釀成了六鎮和關隴的大規模起兵。被幽禁起來的胡太后看到這些,她又怎麼會甘心失去權柄,她一直盯著朝堂內外的局勢,加緊策劃再次奪取政權。

正光以來,劉騰執掌內宮,死死地將胡太后幽禁在洛陽皇宮的嘉福殿,不得走出宮門半步,孝明帝也不能來探視,太后的衣食供給也不免斷續,時有飢寒!這樣的日子過了五年。正光四年(公元五二三)年三月,劉騰死了。元叉沒有劉騰那樣敏銳的政治嗅覺,所以拘禁胡太后的防衛漸漸出現了鬆動。

但是作為政治家,胡太后是不會直接亮出底牌的,而是像蝸牛一樣慢慢伸出觸角,一有障礙立即縮回來,然後再向其他方向繼續伸觸角。這就是政治家的行為,行事一定是一步一步的,所有的言語和行為都是先試探,再深入,然而一旦確定了,卻又會在電光火石之間以雷霆萬鈞之力改天換地!

雷霆之威

劉騰雖死,元叉尚在,所以胡太后還是不會立即行動,而是蟄伏觀察。果然,沒有了劉騰的制約後,元叉出遊無度,行事更加的任性,引起的朝野抱怨也越來越多。同時,胡太后與孝明帝之間的禁衛也日漸鬆弛,當年十歲的孝明帝如今也是十五歲的少年了。

胡太后要重回政治舞臺,她就必須先要找到同盟軍。可是,胡太后此時除了自己,她的兒子都是當年推翻她的人,組建同盟談何容易!此刻她連基本的自由都沒有,一旦表現出任何細微的、可以政治解讀的言行時,可能立即引來殺身之禍。所以,胡太后只能等待機會。

正光五年(公元五二四年)秋,一日,孝明帝帶著近臣經過嘉福殿,順便看了下母親,此時孝明帝與太后已經五年沒有見面了。胡太后馬上意識到了這可能是個機會,她向孝明帝表示,如今母子隔絕不能相見,自己活著跟死了沒有什麼區別,要出家為尼,隨手揪扯自己的頭髮。這就是胡太后作為政治家的高明之處,她沒有要求皇帝恢復自己的太后身份,也沒有要求恢復自由,說自己生不如死,只是要出家為尼!這樣的言語可進可退,句句是在說自己,毫不干涉其他任何人。這要是劉騰還活著,明日宮裡一定會傳出太后崩逝的訊息,但元叉沒有這樣的政治嗅覺,這也就是為什麼胡太后只能在劉騰死後才敢活動的原因。

蟄伏

多年沒有見到母親的孝明帝,立刻被胡太后弄得不知所措了,必定母子親情,當年政變時孝明帝也就才十歲,如今也似乎明白了些什麼。他也只能是勸阻安慰母親,身旁的大臣也伏地勸阻。太后看在眼裡,覺得有門兒,這戲她還得繼續演下去。胡太后依然不依不讓,她連哭帶嚎,一聲聲要出家為先帝祈福。孝明帝無奈,只得陪著母親,夜裡就住在了母親的嘉福殿。胡太后與孝明帝長夜傾訴,她要以母子之情拉攏孝明帝,皇帝就是她的第一個同盟軍,這是從零到一的質變,拉住了孝明帝,大事就成了一半。一連數日,明帝都在太后這裡,終於,孝明帝被太后說動,元叉數年把持朝政,皇帝如同虛設,孝明帝決定與母親聯合,奪回自己的皇權。此時,孝明帝與太后同心,胡太后已經可以自由的活動了,但是胡太后沒有這樣,她依然服從“幽禁”狀態。她要讓外界認為這只是兒子來看母親的行為,沒有任何的政治內含;如果自己步子太大,引起元叉的政治警覺,他手裡的禁軍隨時可以血洗深宮。這就是政治家的素質,壓抑了數年,一朝伸展,但絕不得意忘形!她要讓“形勢”所逼,千呼萬喚,才走出來。

一枝紅豔

數日後,孝明帝走出了關鍵的一步,他找到元叉,痛哭流涕,聲言太后要出家之狀,“母子不能相見,此生無眷戀”數語,自己作兒子的心中憂怖!元叉一聽,毫無懷疑。竟然勸導孝明帝說:“既然太后思念陛下,以母子不能相見,要出家為尼。那陛下就讓太后常去顯陽殿看望,陛下你常去嘉福殿看望太后,不就皆大歡喜了麼。”此言一出,孝明帝不知內心是怎樣的狂喜!從此,胡太后與孝明帝經常來往於顯陽殿和嘉福殿之間,兩宮暢通無阻。恢復自由的胡太后,毫不幹政,只敘母子親情。她重獲自由,雖然是元叉“請求”的結果,但必定是重大的政治事件,元叉糊塗,其他人未必糊塗,胡太后要繼續觀察各方的反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