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神話故事—《蒼狼白鹿的傳說》

蒼狼白鹿是蒙古人遠古的圖騰觀念。描述了蒙古民族的起源故事。

據《蒙古祕史》第一卷開頭就記,“成吉思汗的根祖是蒼天降生的孛兒帖赤那(蒼色的狼)和他的妻子豁埃馬闌勒(慘白色的鹿)。他們渡騰汲思水來到位於斡難河源頭的不兒罕山,生有一個兒子叫巴塔赤罕。”距成吉思汗出生前的400多年前(約公元9-10世紀),那時蒙兀室韋部落有一酋長,叫呼和莫日根,仍然居住在額爾古捏·昆。

有一天,酋長的大兒子朝魯莫日根、兒媳諾敏豁阿,揹著未滿週歲的兒子,帶著幾個獵手出去打獵。到了蒙果河邊的樹林裡,把孩子安頓好,派幾個獵手出去打獵,夫婦倆準備撿柴燒火做飯。諾敏豁阿在採野菜時,被一隻猛虎咬死。聽到諾敏豁阿的驚叫聲,不遠處的朝魯莫日根快步跑了過來,還沒等與老虎搏鬥也被老虎咬死了。

傍晚,放在樹下的孩子餓得大聲哭起來,哭聲引來了一匹母狼。母狼走上前來,反覆圍著孩子看了看,四處嗅了嗅,就把他叼到附近半山腰的山洞裡。這個山洞是母狼的窩,母狼下的崽剛剛被其他動物吃掉了,它的乳房漲得無法忍受。這時看到這個小孩子,狼的母性被激發出來,於是就用漲滿的乳汁餵養他。在母狼餵養下,這個孩子漸漸長大,母狼和孩子也有了感情,彼此照料。

出來打獵的人回去告訴酋長,其長子、兒媳和孩子都不見了,只找到遺物,看到血跡和老虎腳印。情急之下,酋長馬上帶著部眾到蒙果河邊去找孩子,找了九天九夜,還是沒找到,失望地返回到駐地。

幾年後的一個晚上,坐在仙人柱裡的呼和莫日根心思很亂。這時,洛克磋薩滿悄悄地進來對他說:“尊敬的酋長,我剛做完祈禱與占卜,眼前突然閃一道金光,射進仙人柱內。我沒遇見過這種奇異之象,感覺長生天要給你高貴的禮物了,定有神助,明天狩獵一定會有非常大的收穫。”第二天,天還沒亮,酋長就和次子呼爾查莫日根組織部眾進山谷圍獵。狩獵包圍圈越來越小,獐狍野鹿,狼熊虎豹,應有盡有。突然,一隻母狼飛一樣逃出圍獵圈,一邊跑一邊還回頭看看。酋長驚詫之餘,感到事有蹊蹺。他帶領部下快速追趕,追過了幾座山後到一個山腳下,母狼突然跑向半山腰山洞鑽了進去。不一會兒,母狼從洞裡出來了,身後還跟著一個頭發很長,濃眉大眼,上身半曲,全身沒有任何遮攔的男孩。母狼既不害怕,也不走開,緊緊地靠在孩子身邊,不時地用舌頭舔著男孩的臉頰。這孩子反倒非常驚恐地看著這些圍攏而來的人群,緊緊地抱著母狼脖子,發出像狼一樣低沉嚎叫。酋長靠得越來越近,發現這孩子的臉頰和他失散多年的長子朝魯莫日根很像,那雙眼睛又像他兒媳諾敏豁阿。酋長沒任何懷疑,走過去抱起了孩子。他突然發現孩子的後腰部有一個拇指大的青痣,這是他早已熟悉而且深深地烙在心中的印記。酋長緊緊摟著孫子,淚如泉湧,失聲痛哭,在場的部眾也無不淚流滿面。一旁的母狼也彷彿懂得人意,靠在酋長的身旁,低聲呻吟著。酋長不知說什麼好,他友好而感激地看著母狼,不時撫摸著母狼,立即命部下把打來的獵物堆放到洞口,感謝母狼對孫子養育之恩。隨後,他又命令把這個山洞叫作“蒙果勒阿貴”(蒙古山洞),宣佈今後不許任何族人來此山谷狩獵,更不能打狼。他每次狩獵特意經過這裡,把獵獲的動物放在山洞裡。

酋長回去後給他孫子起名為孛兒帖·赤那(蒼色的狼),傾全力培養他,教他說話走路,狩獵技巧,天象識別,滑雪技巧,部族規矩等等。孛兒帖·赤漸漸長大,體魄健壯,力大無窮,登山攀巖健步如飛,射箭百發百中。孛爾帖·赤那還有個習慣,每當晚上聽到山谷的狼嚎聲,他會飛快地跑出去,也跟著狼嚎,有時跑得很遠很遠,很長時間不回來,就是回來了也是淚流滿面。他沒有忘記狼媽媽,狼媽媽也經常來看他。

過了幾十年,酋長感到自己老了,他提議孛兒帖·赤那接替他成為部落新酋長,部落的長老和勇士們一致贊成。就是居住於涅爾尼斯涅河谷部落的一個名叫捏昆的年輕人說:我們不能打破規矩,隨意讓某個人為新酋長,應比試一下,我願和他比,誰取勝誰就是新酋長。酋長表示同意並站起來說:蒙果勒山中有一頭白色馴鹿,每次圍獵,它都能順利從圍獵圈中飛躍逃脫。今天你們兩個進山,限十天之內獵獲白色馴鹿,誰能獵獲誰就是新酋長。孛兒帖·赤那和捏昆關係非常好,從小在一起玩耍,長大後經常一起出去狩獵,在部族中威信很高。第二天,他倆進入原始森林,各自分頭尋找白色馴鹿。到了第九天,誰也沒有見到白色馴鹿,這天倆人走到了一起。

兄弟倆互相問候著,各自講述著尋找白色馴鹿的經歷,誰也沒見到白色馴鹿。正當此時,眼前的樹林突然閃過一個白色影子,仔細一看就是白鹿。孛兒帖·赤那和捏昆來不及備馬,登上野豬皮滑雪板順山而下,朝著白鹿飛跑的方向追過去。翻過了幾道山,捏昆開始跑不動了。孛兒帖·赤那還是一往直前,窮追不捨,毫無疲憊之感。

孛兒帖·赤那沿著白鹿足跡緊追不放,當追到蒙果勒河中游一個轉彎處後白鹿不見了。他繼續沿著白鹿在雪地留下的足跡向前找。突然,眼前閃現出一個美麗少女。孛兒帖·赤那以為自己又累又餓出現了幻覺,趕忙定神再看,真是一位美麗少女。只見穿著雪白的皮襖,頭戴雪白的圓帽,靜靜地蜷曲在一顆大樹下,身體凍得發抖,表情流露出恐懼和求助感,好像這個世界上只有他能救她。他脫下皮襖披在姑娘身上,把姑娘輕輕抱起對她說:“你是長生天賜給我的神鹿,以後就叫你豁埃·馬闌勒(慘白色的鹿),請你做我的妻子吧。”姑娘點點頭。

孛兒帖·赤那背上豁埃·馬闌勒,足登滑雪板,在回去的路上接上捏昆,三人一起回到額爾古涅·昆部落營地。人們把乞顏河邊找到豁埃·馬闌勒的地方稱馬闌勒·阿剌勒(意為白鹿島)。

孛兒帖·赤那找到白鹿,娶回白鹿姑娘的訊息瞬間傳遍了周圍的室韋部落。他隆重地接受了部族的推舉,成為室韋部落新酋長。豁埃·馬闌勒為孛爾帖·赤那酋長生了很多孩子。這對恩愛夫妻,在狩獵之餘,也常到馬闌勒·阿剌勒(白鹿島)休閒玩樂,其樂融融。

有一天,孛兒帖·赤那帶領部族來到蒙果勒山下,在乞顏河支流恩格仁河狩獵。恩格仁河口是翁吉剌部落的營地,他們生性善良平和,從不與周圍部落發生爭執和戰爭,他們是周邊部落的好鄰居。孛爾帖·赤那按傳統方式圍獵驅趕動物,晚上部族的獵手們圍著篝火露營在恩格仁河邊的樹林裡。半夜,只聽到後山有一狼嚎聲,後來變成群狼嚎聲,此起彼伏,令人心顫。孛爾帖·赤那聽了一陣,知道狼嚎的地方是於力亞(狼嚎之意)山谷後,突然像灑韁的野馬拼命往山谷跑,一邊跑一邊還學著狼嚎。部族獵手們也跟著他向山谷跑去,孛兒帖·赤那一口氣跑到了山谷的盡頭。驚嚇的狼群四處逃竄,遠處的山崗上站著一隻狼,望著孛兒帖·赤那嚎叫,聲音是那麼的低沉。孛兒帖·赤那一眼就認出他的狼媽媽。原來,狼媽媽嗅到了孛兒帖·赤那的味道,思念孩子的心情,再也無法抑制。孛兒帖·赤那幾個箭步飛奔到狼媽媽身邊,山崗上只有孛兒帖·赤那和他的狼媽媽。

孛爾帖·赤那緊緊抱住狼媽媽,失聲痛哭,淚如泉湧。好久不見了,狼媽媽面目滄桑,老態龍鍾,見到孛兒帖·赤那,把他從上到下使勁嗅個遍,不時地親吻著兒子的臉頰,兩行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孛兒帖·赤那抱著狼媽媽,一遍遍地撫摸著狼媽媽乾癟骨瘦的身軀,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獵手們全都簇擁過來,看著孛兒帖·赤那和他狼媽媽見面的情景無不為之熱淚盈眶。過了許久,孛兒帖·赤那突然感到狼媽媽沒動靜了,仔細一看,狼媽媽已經死在了自己的懷裡。它的表情是那樣的安詳,好像了卻了一樁平生的大事。孛兒帖·赤那雙膝跪地,抱著狼媽媽放聲大哭,全體族人也一齊跪了下來,山谷裡一片哀傷悲鳴。孛兒帖·赤那取了塊肥肉放在狼媽媽的嘴裡,剪下狼尾巴尖放在狼媽媽的頭上,但願來世能託生為人,再一次成為他的媽媽。孛兒帖·赤那厚葬了狼媽媽。

早晨,孛兒帖·赤那和幾個頭領坐在山坡下的石頭上,沒有一點喝茶和吃肉的心情,往事如夢如幻。隨從發現了一塊奇怪的石頭,有一位長者說是鐵石,把它化了能做箭鏃,刀劍。大家馬上堆上木柴使勁吹火,石頭被燒紅了,化了,變成了鐵水。孛兒帖·赤那再一次跪拜在狼媽媽墳前,感謝狼媽媽在臨死之前又給他這樣厚重的禮物。

從此,狼成為孛兒帖·赤那乞顏部族的圖騰。

後來,蒙古族及其後裔們,力克群雄,平定草原和村落,用馬蹄踏平歐亞大陸,建立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版圖的大蒙古帝國,對現今歐亞國家、民族的形成和發展做出了前所未有的重大貢獻。

這就是真正的蒼狼與白鹿的傳說,也是狼圖騰的故事來源。

內容來源網路,侵刪!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