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胡虜創英名!名人光環下的小人物被歷史忽略,為漢朝領土做出貢獻_張騫

歷史上人們往往記住一些豐功偉績的人物,卻忽略了千千萬萬個小人物。其實一個被歷史傳頌的大人物,背後有許多小人物支撐他,否則靠他一人單打獨鬥,恐怕除了神仙以外,沒人能做得到。

同樣,有些大人物改寫歷史,但也有些小人物也照樣能改寫歷史,只是史料記載的多的人,光環太多,以至於湮沒了背後那些人。

班超帶36人雄霸中亞西域,為漢朝開疆拓土,但後人只是記住了班超一人,他帶的36中有幾人進入史料?班超隻身前往能不能完成任務?有這種可能,但可能性很小,區區36人太少了,也就一個排的兵力,怎麼能控制西域廣闊疆域。因此班超所帶的36人都是很厲害的人物,但隨著歷史發展,漸漸突出了班超。這也與古代小人物不進史料有關。

班超能以最少的人數,在西域橫行30多年沒人敢惹,既靠背後強大漢朝,但班超還應感謝二百年前他的一個老前輩,沒有這個老前輩,班超在西域就是瞎子。這個老前輩就是漢朝歷史上有名的西行使者張騫,是他第一個睜眼看西方的人,被稱為東方的“哥倫布”。反正在張騫上身上光環也很多。

因為張騫雖然沒有完成漢武帝交給他的任務,但張騫卻完成了一大壯舉。他打通了漢朝與西域的貿易之路,被後人稱為古絲綢之路的開拓者。張騫還給漢武帝提供了一份重要的資料,那就是西域諸國的地理位置、人文資料,這是及其珍貴的資料。俗話說:“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不瞭解對手,怎麼打服對手,張騫就是填補這項空白的人。

因此,沒有張騫也就沒有班超西行之路霸氣。張騫的事蹟在《史記》中記載很多,但張騫能完成這樣大偉績,還有一個小人物被忽略了,此人就是陪同張騫一起出使的翻譯兼嚮導堂邑父。

據《史記·大宛列傳》記載:“堂邑父,堂邑氏姓,胡奴甘父字”。又有載曰“謂堂邑縣人,家胡奴名甘父也”。堂邑父原來是匈奴人,被俘虜後被漢文帝當奴隸賞賜給他的女婿堂邑侯陳午做家奴,因此得名“堂邑父”,但史料中叫他為“甘夫”。這樣的小人物與漢朝偉大的外交家、探險家張騫來說,根本進不人史料,所以堂邑父生卒年不知道。

但堂邑父在史料留下自己名字也算幸運了,只因他跟隨張騫出使西域,既當嚮導又當保鏢,鞍前馬後服侍張騫十三年。

如果沒有堂邑父,張騫是否存在都兩說,他肯定沒命。這位忠實匈奴僕人,幫助張騫完成了偉業,如果沒有堂邑父,漢朝歷史就是另外一個模樣。

公元前139年,張騫敢於接下漢武帝出使西域的任務,就是一個壯舉。因為面對強大匈奴,沒人敢去月氏國,去了也是送命。張騫接下後,被人認為另類和傻子。但張騫在出使前做了一系列準備,他首先要選擇熟悉匈奴人當嚮導,而且還選擇武藝高強之人。因此堂邑父既是匈奴人又善射,自然成為張騫的首選。

而此時堂邑父已經在漢朝生活多年,他耳濡目染了漢朝文明與繁華,也感受到了漢朝文化。據史料記載,此時堂邑父已經決心歸順漢朝了,因為漢朝與落後匈奴沒法比,即使一輩子當奴,他知足。

張騫挑選壯士良馬,選中了堂邑父作翻譯嚮導,漢武帝全部答應。在漢武帝眼裡,此次出使凶多吉少,他會滿足張騫一切需求,別說堂邑父一個奴隸,就是若干個這樣的奴隸他也答應。

張騫只帶了一百人便從長安出發去河西走廊尋找月氏國。但沒想到張騫在穿越河西走廊時,便遇到了匈奴騎兵,隨後被扣留。在張騫扣留的日子裡,堂邑父始終追隨。匈奴用了很多辦法都不能使張騫屈服,即使張騫在匈奴娶妻生子,但他的使命沒忘。

公元前129年,已經在匈奴生活了10年的張騫在堂邑父帶領下,逃出匈奴虎口,繼續尋找月氏國,但此時的月氏國早已西遷到遙遠的中亞,張騫與堂邑父翻雪山過沙漠,在路上多次遇到險情,沒吃的時候,堂邑父用箭射飛禽走獸充飢。如果沒有堂邑父,張騫早就命喪沙漠。

張騫與堂邑父到月氏國後,月氏國王卻早已沒了鬥志,不同意與漢朝聯合打匈奴。張騫勸了一年無果又返回時,返回時兩人走的南路,一路之上,張騫繪製很多地圖,把他所經過地方畫出來,並記載了當地風土人情。路上又被匈奴扣留一年,但在堂邑父的幫助下,終於在126年返回漢朝。《資治通鑑》記載:“匈奴國內亂,騫乃與堂邑氏奴甘父逃歸”。

張騫回到長安後,向漢武帝彙報了出使情況,並詳細彙報了西域地理、軍事、政治等情況,漢武帝大喜,封張騫為博望侯,堂邑父為奉使君,此時堂邑父也改變了奴隸身份。

據史料記載,張騫不久又進行了第二次出使西域,由於堂邑父已經年老無法跟隨張騫出使。據史料記載,黨邑父就在長安陪張騫家人,閒暇之餘給人們講述西域之行的故事。

公元前115年,張騫第二次出使西域回到長安,此時堂邑父已經老態龍鍾,面對這個跟隨自己多年老友,張騫很傷感,決定帶堂邑父及家人養老,不再折騰了。張騫向漢武帝遞交辭呈後,漢武帝就給他一個新任務,調查憲王違法亂紀的罪行。

公元114年,張騫完成憲王調查任務後,回到長安不久就病逝了。那此時堂邑父去哪了?

據史料記載堂邑父在張騫去世後,向漢武帝說了一句話:“願將殘生伴張公,不在京畿享華榮”,向漢武帝請示,願意為張騫守墓,漢武帝同意了堂邑父的請求。於是堂邑父扶著張騫的靈柩回到了張騫老家固縣。

但後人記載,張騫下葬時,堂邑父卻不見了。對堂邑父的莫名其妙的消失,後人一直不解。有人認為堂邑父可能回到匈奴故地,但以堂邑父的年齡不可能實現了。對堂邑父的去向,成為後世學者、民間的探尋的一個謎。

自從堂邑父消失,漢朝也派人尋找,但依舊沒有找到堂邑父下落,只得向漢武帝報告。

據民間傳說,當張騫下葬時,張騫老家的人全部出動了。此時悲傷的堂邑父卻發現了兩個盜賊正在行竊,就上前制止,但堂邑父已經是花甲老人,怎麼是年輕盜賊的對手,被打倒後很上火,就跳入當地的苕窯自殺。兩年後屍體被發現。

但傳說畢竟是傳說,堂邑父最後的歸宿必定與張騫聯絡在一起。生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

這個改寫漢朝的歷史的小人物,一度被史料所忽略。但現在研究張騫出使西域的歷史,才發現沒有堂邑父就沒有張騫,也沒有漢朝的輝煌。同樣,漢朝也不知道西域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西域。

歡迎各位看官批評指正,圖片來源網路,版權歸原作者。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