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袁哲生:人生就是一場寂寞的遊戲_司馬光

Henri Coudoux

這是臺灣作家袁哲生寫的一個小故事,出自其小說集《寂寞的遊戲》。司馬光砸缸,卻看到裡面是一個赤裸的自己。——司馬光怔在原地,因為他並不知如何面對自己。

脆弱的故事

袁哲生

在我心底埋藏了一個故事,我從來都不告訴別人。

我之所以不曾跟別人提起,並不是因為它是個多麼了不起的故事;相反地,它是一個很單調、很無趣的故事。

我一直保留這個故事,主要是想讓我心中的困惑有一個容身之處,並沒有別的理由。另一方面,因為這是一個古老又平凡的故事,我只好很神祕地、小心翼翼地把它包裹起來,使它成為一個值得收藏的東西。

這個故事經常以幾個簡單的畫面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一開始,幾個古代的小朋友在庭院裡玩迷藏,他們樂此不疲,不時地發出愉快的笑鬧聲。後來,輪到一個叫司馬光的小男孩當鬼,很有風度地背轉身去,用手臂遮住雙眼,然後倚在一根石柱上。

他慢慢地數著:“一——二——三——”他刻意數得很慢,好讓他的同伴們可以有充分的時間躲藏起來。直到完全聽不見任何聲響的時候,他才慢慢地放下手臂,轉過身來,面對一個完全不同的景象:庭院裡原先的人全都不見了,嘈雜聲也都沉寂了,連樹葉也是靜止的;他開始向四周覓去,熱切地想要一一找出他的同伴們。

他是一個敏感又堅強的小孩,很快地,他一一發現了他的同伴們,並且把他們逮出來。當所有的人都重新聚集在一起,並且鼓譟著要再繼續遊戲時,司馬光卻堅持說還有一個同伴尚未出現,還沒被他找到。他的同伴面面相覷,不知所云。

他們又重新清點了一次——一個也不少;可是司馬光不以為然,他一定要把那位失蹤的同伴找出來之後,才肯繼續玩捉迷藏遊戲。漸漸地,所有的人都被他堅定的態度說服了!於是他們尾隨在司馬光之後開始搜尋了起來。

下一個畫面來到一個大水缸前面。

這是一個很大很厚的水缸,那是一種古時候放在庭院裡接雨水,以備消防急難之需的貯水槽。它的高度超過一個小孩子,所以他們一行人從水缸外面根本看不見任何東西。

有人提議爬到樹上去看看裡面有什麼東西,也有人熱心地要去找梯子來;這時,眾目睽睽之下,司馬光很勇敢地拾起地上的一塊大石頭,把它高高舉起,使勁地往水缸中心最脆弱的地方砸去……

水柱從破裂的缺口泉湧而出,潑灑到地上,才一瞬間,他們清楚地看見水缸裡的確是有一個人,他撐起雙手在水缸內旋繞了幾圈,然後順著水流被衝到溼答答的地面上,面朝下,身上沾滿了黃色的汙泥。

看到眼前這個身上沒穿半件衣服、光著屁股發抖的小男孩,大夥兒開始忍不住驚呼大笑起來,連司馬光也洋洋得意地笑了;不過,他的笑聲只維持了一下子。

藏在水缸裡的小男孩狼狽地從地上站起來,當他把臉上的汙泥抹掉時,所有的笑聲都戛然而止。赤裸的小男孩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露出一雙空洞的眼球,他長得和司馬光一模一樣。所有的人好像看見鬼魂一樣開始四下逃散,只剩下司馬光一個人怔在原地,不知該如何面對自己……

這就是我一直埋藏在心中的故事,和時常出現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的幾個簡單畫面——一個脆弱的故事。

袁哲生《寂寞的遊戲》 後浪/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