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唐朝社會風氣空前開放,從這個角度看也就不足為奇了_唐代

眾所周知, 唐朝 無疑使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王朝之一。太宗 李世民 的 貞觀之治 ;武則天的政啟開元,治巨集貞觀;以及 唐玄宗 李隆基 的開元盛世。這三個時期的鼎盛繁榮共長達110年之久,當時可謂是四夷賓服,萬邦來朝。國力之盛,可見一斑。唐朝社會風氣空前開放,從這個角度看也就不足為奇了。

唐朝的強大,離不開國家的開放政策。但是,大家知道唐朝的女性在當時到底有多開放嗎?唐代是中國古代妓業的繁榮期,宮妓盛行不衰,地方官妓崛起,家妓普及,市妓發達。朝野上下狎妓淫樂之風盛行,有“猶自笙歌徹曉聞”一說。

一、社會淫樂成風

在唐代,朝廷正式形成教坊妓制度。以皇帝為首,唐太宗之初宮女是三千人,但是到了 唐玄宗 時卻有“先帝侍女八千人”之說。玄宗時長安內外共容納在冊教坊妓一萬一千四百零九人,其中以宜春院的宮妓級別最高。因為她們常為皇帝表演,被稱作“內人”。

“上樑不正下樑歪”,在李唐最高統治者的影響下,社會上淫佚成風。無論是官府迎來送往、宴賓典禮,還是官員們聚會吟詩、遊山玩水,都少不了以妓樂助興,於是官妓迅速崛起。官僚貴族們普遍蓄養家妓。 白居易 “黃金不惜買蛾眉,揀得如花三四枝”之詩句,便是對唐代這一世風之真實寫照。而且 白居易 自己也身體力行,晚年在家中養妓過百。

二、性自由空前開放

“娼家越水邊,搖艇入江煙,既覓同心侶,復採同心蓮。”這首 詩歌 寫出了唐朝女性自由的愛情生活。唐朝對女子婚前貞操並不十分計較,失身而又另嫁也視為常事。婚前性行為、 婚外戀 較為普遍。如當時的才女晁採與鄰生文茂時常以詩通情,並乘機歡合,晁母得知後並不過分譴責,而是嘆曰:“才子佳人,自應有此。”於是為他們完婚。

女子與情人私奔之事也時有發生,如台州女子肖惟香與進士王玄宴相戀,私奔琅琊,住在旅舍中。唐人對 婚外性行為 並不認為是奇恥大辱,反而當作風流韻事。維揚大商人之妻孟氏在家中吟詩,一少年入門而言:浮生如寄,年少幾何,豈如偷頃刻之歡。於是孟氏就和他私合。長山趙玉之女一日獨遊林藪,見一錦衣軍官十分英武,便說:我若得此夫,死亦無恨。軍官說:暫為夫可乎?趙氏說:暫為夫亦懷君恩。於是二人在林中歡合而別。

唐代的傳奇小說中有不少是寫男女追求愛情、自由結合的故事。令人發笑的是,唐人竟然把牛郎和織女的故事也加以改編,說織女丟下牛郎,夜夜到人間和情人幽會。情人問她怎麼忍心丟下牛郎獨自下凡,織女卻說:關他何事?何況河漢相隔,他也不會知道。這個故事雖然純屬虛構,但卻反映出當時唐人的性開放觀念。

三、女性不重三從四德

唐代是一個婦德嚴重失範的朝代,女性亦可不重貞節,不守貞操,並獲得一定程度的性自由。女子離婚或喪夫後再嫁,是唐代的普遍風氣,不受社會輿論譴責。據《新唐書?公主傳》載,唐代公主再嫁的達二十三人:計有高祖女四,太宗女六,中宗女二,睿宗女二,元宗女八,肅宗女一。其中三次嫁人的有四人。這說明當時的朝廷對此不以為怪。

此風不僅存在於朝廷帝王之家,官僚貴族的女兒改嫁的也很多,庶民的妻子,夫死後亦可改嫁。門第顯赫的仕宦之家也不忌諱娶再醮之女。宰相宋之子娶了寡婦薛氏。嚴挺之的妻子離婚後嫁給刺史王琰,後來王犯罪,嚴還救了他。韋濟之妻李氏夫死以後,主動投奔王縉,王納為妻室。就是一代大儒韓愈,女兒先嫁其門人李漢,離婚後又嫁樊仲懿,可見讀書人家也不禁止女兒再嫁。

唐朝 之所以性觀念開放,其實是與李氏王朝出於關隴一帶,身上有著 少數民族 鮮卑血統分不開。所以在男女關係上,不如中原的一些世家大族那麼嚴格。可想而知,當時的社會風氣空前開放也就不足為奇了。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