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陳勝吳廣起義時,南征嶺南的五十萬秦軍為何沒有回師救援?

隨著小說《大秦帝國》的前三部《黑色裂變》《國命縱橫》《金戈鐵馬》分別改編成熱播電視劇,原著小說也成為熱門歷史小說。小說第五部《鐵血文明》中,病重在身的秦始皇召見南征軍副帥趙佗時,叮囑他五十萬南征秦軍必須留駐嶺南,縱然是中原有變,亦不得回援。

秦始皇:【中原但有不測風雲,南海軍切勿北上靖亂,當斷然封閉揚粵新道,不使中原亂局波及南天。將軍謹記:老秦人北上,則華夏從此無南海矣!】

後來秦始皇去世,秦二世胡亥和趙高亂政,關東六國紛紛復國,舉起反秦大旗。而嶺南秦軍主帥趙佗,遵奉秦始皇遺詔,斷絕和中原的通道,終於為華夏守住這一方新拓疆土。

這無疑是很感人的情節,體現了秦始皇作為千古一帝,為華夏民族千秋基業而無私忘我的雄才大略和廣闊胸襟,因此這一情節也廣為流傳——可惜卻只是現代小說家的杜撰。

歷史上,根本就不存在這樣一份”秦始皇遺詔“,趙佗斷絕五嶺通道,自立為南越國王時,也並沒有公佈過這份”遺詔“。作為一代帝王,秦始皇首先需要為自己的王朝和國家的延續負責,也絕不可能下這樣的遺詔。

秦始皇下令攻伐百越,修建靈渠,連通長江珠江水系,開拓嶺南大地,使之擴充套件為新的華夏領土,當然是功蓋千古的歷史貢獻,但也並不需要誇張離奇地捏造史實來褒美,否則反而是適得其反。甚至,所謂「秦軍一半主力五十萬人,被趙佗留在嶺南,導致秦朝兵力不足而滅亡」的說法,雖然流傳甚廣,卻也只是對史書原記載的一知半解。

事實上,史書明確記載,秦始皇派去開拓嶺南的五十萬人,以各地【發諸嘗逋亡人、贅壻、賈人】為主,就是曾有逃避差役記錄的百姓,地位低下的贅婿和小商人。也就是說,秦始皇是徵集了一幫當時社會的最底層人士,去武裝移民,開拓新的疆土。正如後世的俄羅斯帝國征服西伯利亞,大英帝國征服澳洲,都是一幫冒險家、流放犯人為主力,而作為核心的國家正規軍人只佔其中少數。

同樣,這次南征的五十萬人,除了臨時徵發的社會底層人士,還要加上原楚國降軍約二十萬人,真正屬於從前那支威震天下數百年的大秦鐵軍的,只佔其中的核心少數,這也造成了南征軍戰力的良蕪不齊,遠不能和掃滅六國、北征匈奴的秦軍主力相提並論。

而且,當時百越地區(包括浙江東部、江西和湖南南部、福建、廣西、廣東,以及越南北部),遠未得到充分開發,遍佈原始叢林,因此秦軍在當地水土不服,病疫不斷,同時運輸糧草十分艱難。而百越人紛紛逃入原始叢林,寧可與禽獸為伍,展開游擊戰不斷襲擾,也不肯臣服秦國。

因此這場戰爭曠日持久,異常慘烈,連秦軍主帥屠睢也在一次百越軍夜襲中陣亡,此戰損失【伏屍流血數十萬】,

【相置桀駿以為將,而夜攻秦人,大破之。殺尉屠睢,伏屍流血數十萬,乃發謫戍以備之。】——《淮南子·人間訓》

【又使尉屠睢將樓船之士南攻百越,使監祿鑿渠運糧,深入越,越人遁逃。曠日持久,糧食絕乏,越人擊之,秦兵大敗。秦乃使尉佗將卒以戍越。】——《史記·平津侯主父列傳》

直到繼任主帥任囂、趙佗歷時九年之功,(公元前219年至公元前210年),最終征服百越大地的廣闊土地,將其納入大秦帝國版圖,建立以任囂為南海郡尉的嶺南三郡(南海郡、象郡、桂林郡)時,南征秦軍只剩下大約10萬人,而當地臣服的百越人口,也從戰前的五十萬銳減到不足30萬。(資料出自《中國各朝人口》一書)

趙佗(南征軍副帥)

所以,當公元前208年,關東六國紛紛起兵復國時,任囂和趙佗就算想要北上回援秦朝,也是有心無力,他們更擔心的,是中原戰火波及到嶺南。所以當時已經病重在身的任囂命令趙佗“興兵絕新道”,就是封鎖了嶺南地區和中原的通道,即橫浦、陽山、湟溪三個關口,說辭曰【盜兵且至,急絕道聚兵自守。 】

公元前206年,秦朝被楚將項羽、劉邦滅亡,任囂聽聞噩耗,北望流涕,終至抑鬱不治。趙佗正式接管嶺南三郡軍政大權,自立為南越王,後來向新建立的漢朝稱臣。

趙佗(南越國王)

數十年後,另一位千古一帝漢武帝再次派遣中原大軍,滅亡趙氏南越國,重新將這塊廣袤大地收歸華夏版圖。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