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王安石變法的一地雞毛:計劃經濟干預市場經濟,還革新派?

自古就有一句話,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還有一句"紙上談兵"說的是兵敗的趙括。這兩句俗語無外乎說,書生做什麼事,都很難辦成,喜歡拽文和講究書上的兵法,很酸腐和執拗。

現在我們說的是王安石變法,王安石是個才子,詩人,我們小學時候就知道了,"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據說這個"綠"字,他曾經雕琢了很多天,先後試用"到""過""滿"等字,最後敲定了"綠"字,可謂是用心良苦,為了寫出被後人吟誦的好詩,捋斷了鬍子。

可是文人變法,憂國憂民,憂患天下蒼生的想法,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憑著一股子意氣用事,最終得不償失,王安石為了變法,還和另外幾個大文人司馬光等,鬧的不可開交,幾任皇帝對他又貶又升,起起落落了幾次,自身命運得不到很好的保障。

他的變法,究竟對於國家,是不是有好處呢?有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呢?

王安石變法,當然初衷是好的,但是效果一地雞毛。

我們先看他主要的變法條例:

第一條:均輸法,也就是改變貨幣流通的一種方式,在災荒年欠收的地方,以貨幣代替糧食(朝廷給糧食,農民給貨幣),如果此地豐收年,便依然徵收糧食,朝廷給予貨幣;如果多個地方都豐收了,就到離得近的地方徵收糧食。

這個條例,說白了就是給予老百姓一定的寬裕政策,解決糧食供應,不再打白條,給予發運司一定的權力,節約朝廷路費,讓他在貨幣和糧食之間靈活掌握。

從這個條例來看,王安石辯證法學的不錯,放在今天,往大了說,是個不錯的哲學家,經濟學家,從小了說,王安石是不錯的村官,村委書記,基層幹部。

王安石的這條改革,可以說打破了幾千年封建社會建立的經濟體系,即優惠了農民,又豐富了官庫。可謂是一石兩鳥,一箭雙鵰。

可是這條法令,只在區域性地區實施了,因為當地的地主階層強烈反對,最後不了了之。

這條法令屬於朝廷巨集觀調控地方經濟的一種,是朝廷干預利潤,經濟,財團,商家的一種方式,是為國為民,但是朝廷畢竟是個大的商業集團,和地方商人爭利,畢竟引起地方地主階層的不滿,實施的時候,不僅沒有讓農民得利,還增加了賦稅,讓農民苦不堪言。

王安石的第二條變法:青苗法。即農民可以在收糧食之前,去當地機構貸款,隨著徵收糧食結束,錢幣歸還給當地政府。

這條法令相當於設立了一個放貸公司,在農民缺錢的時候,給予補給,賣了糧食有了錢,就歸還政府。

但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啊!實施過程中,當地官員強加稅負,增加利息,等於是高利貸公司了,而且因為青苗法是政府行為,當地官員為了業績,強行攤派給農民,你不貸款也得貸款,王安石這個法例,真是害苦了農民,再加上各種勒索,農民的日子還不如以前好過了。

王安石這條變法,實際上很沒道理,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人家民間有借貸公司,你偏偏要干預,強行要農民向你貸款,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人家民間的貸款公司,可以靈活掌握,用物品抵押,你這青苗法,必須用貨幣償還,如果還不起,官府施壓,免不了牢獄之災。老百姓簡直是痛不欲生啊!

王安石,滿懷著"治國平天下"之志,卻碰壁了。怪不得"砸缸"的那個司馬光,要砸了王安石這個變法的"缸",雖說現在一直給人家司馬光扣一個"保守派"的大帽子,但是王安石這個"革新派",做的確實有礙市場正常執行。

王安石用封建官僚那一套,來強行干預市場。人家民間的市場搞活了,商賈有錢了,才能帶動另一部分人富起來,你這用計劃經濟,干預市場經濟的行為,我看,你叫保守派才合適呀!

王安石變法,一地雞毛。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