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明英宗朱祁鎮被俘得歸得益一個人,明英宗子孫三代都記得他的恩德

明英宗朱祁鎮被俘得歸得益一個人,明英宗子孫三代都記得他的恩德

大家都知道明英宗朱祁鎮,在太監王振的鼓動下,御駕親征討伐瓦次(蒙古國的一個不落),可不想討伐失敗,王振被亂刀砍死,英宗被俘,人們把這一段歷史叫,土木堡之戰。從此朱祁鎮流落異國他鄉。雖然大汗沒有慢待他,可除了屈辱之外,是孤獨,寂寞,甚至絕望時時困擾著他,他有時候會想到死。

因為他聽到了弟弟繼位,他這個皇帝已經空有其名了,還好,身邊有楊銘陪伴,楊銘給他鼓勵,讓他有生活下來的勇氣。楊銘是誰?實際是明朝的一個通事(就是翻譯)他通曉蒙古瓦次文,楊銘一家,雖然沒有背景,可都是正直忠義之人。朱祁鎮被俘後,他一直都在朱祁鎮身邊,保護著明英宗。讓英宗有了依靠,楊銘被明英宗舉列子,把“北狩”比喻為大海漲潮時大魚擱淺,他說:“大海水潮時,有一大魚隨潮落在淺水灘。彼大海中魚,如何淺水中住得?這大魚急還歸大海中,潮水不到,如何去得?一旦時到,潮水接著淺水,這大魚還歸大海也。上可寬心,時至自不能留。憂或成疾,悔無及矣。”

楊銘是讓朱祁鎮不要灰心,天無絕人之路,要保重身體,等到回朝的那一天。 楊銘除了勸解之外,給朱祁鎮弄好吃的,因為吃不慣瓦次的生肉,就給他製作烤箱,自己烤肉吃。也不時地去跟瓦次首領也先聯絡,給朱祁鎮爭取利益。他和朱祁鎮同床就寢,體貼入微。

楊銘這樣忠心侍主,讓也先都感動了。這天,也先來見朱祁鎮說:“你看看你,雖然是明國的皇帝,從日出處到日落處都是你的官員和百姓,可是現在除了哈銘,居然沒有一個人能幫你。希望回到中原之後,別忘了哈銘這個人。”朱祁鎮點頭,眼淚在眼, “太師(也先)言是,我不忘也。”

在楊銘的努力下,瓦次終於同意放朱祁鎮回中原,楊銘高興壞了,可朱祁鎮卻更憂鬱了,說,“恐怕我的弟弟不會容我!”

楊銘搖頭,說,咱們試一下,不試怎麼知道呢!於是,楊銘以朱祁鎮特使的身份回到邊境上去,可這真的危險重重,先前派回去的太監背殺了,邊境守將也要殺楊銘,楊銘以理力爭,動之以情,終於有機會回到了中原。見到了兵部尚書王直等人。

王直是朱祁鎮的舊臣,自然心裡還有舊主,就找朱祁鈺說情,讓他同意朱祁鎮回來,在眾多大臣的壓力下,朱祁鈺同意了。為了不在路上出意外,楊銘和朱祁鎮扮做子民,回到都城。回到京城,朱祁鈺封朱祁鎮為“太上皇”,幽禁在東宮。楊銘也因為護駕有功,被提為錦衣衛鎮撫。

天順元年,明英宗復辟,升哈銘為錦衣衛指揮僉事,後又升為指揮同知,算是沒有忘記當年哈銘的忠誠。朱祁鎮臨終時候,拉著兒子朱見深的手說,“楊銘之功,你們要銘記住,沒有他,沒有我們現在!”

朱見深點頭,登基後滿朝大臣官職變動,可他卻下旨:“哈銘既有虜廷隨侍功勞,職事不動,欽此!” 還下旨說,“哈銘既父子出使,並隨侍皇祖,及節次殺賊有功,比與其它傳升、乞升的不同,準世襲指揮使,欽此!”朱見深沒有忘記楊銘的功勞。不但如此,到了英宗的孫子孝宗這裡,也待楊銘的子孫為知己,他也沒有忘記自己祖先的大恩人。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