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片“柴”值千金_柴瓷

  東楚網黃石新聞網(黃石日報)

○李立友

在中國古代陶瓷史中,有一個一直被傳說和迷霧籠罩著的古窯,這就是五代十國時期出現的官窯——柴窯。但不同於其他官窯的是,至今甚至連一片柴窯的瓷片都沒有被發現。如果有一天在哪裡發現了柴窯的痕跡,那麼必將成為世界性的重大新聞。

“雨過天青雲破處,者般顏色做將來”。柴窯究竟長什麼樣,誰都不敢說見過。沒有可以確定的傳世器甚至碎片,也沒有可以確定的窯址,一件可以確認的實物都沒有。

幾種著名的撲朔迷離的名窯瓷器,如法門寺出土前的祕色瓷,窯址發現前的汝窯,尚未找到窯址的哥窯,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在其傳說出現的同時間段,就已經有文字記載留下。比如祕色瓷曾出現在唐詩中,北宋末年的汝窯在南宋的記載中已經一再出現。而汝窯哥窯更是都有確定的傳世器。

唯一的例外就是柴窯。傳說五代後周燒製,但在之後的宋元兩代400多年時間裡居然沒有一點文字記載,成為困惑中國乃至世界收藏界的歌德巴赫猜想。

柴瓷是謎一樣的“古瓷貴族”。古人稱柴瓷“珍逾星風”,極言柴瓷之珍貴。明代文震亨在《長物志》中寫道:“柴窯最貴,世不一見。”清代鄭方坤《五代詩話》載:“柴窯最古,今人得其碎片,亦與金翠同價矣。”清代蘭浦、鄭廷桂在《景德鎮陶錄》中說,柴瓷久不可得,得到殘件碎片,也當珍寶。

民國著名收藏家趙汝珍在《古玩指南》中寫道:“故宮原有柴瓷數件,故宮文物南遷後,一件不存。柴瓷除碎片外,絕無一件存在社會。自盧溝橋事變後,北京古玩市場已不見柴瓷片交易。”趙汝珍是柴瓷的最後目擊者,從此柴瓷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

後周世宗當政甚短,所燒瓷器有限,絕佳者也極少,加之其“薄如紙”而易碎,宋時已極難得。明代嚴嵩父子,經過數十年蒐羅,僅得十餘件柴瓷,真偽尚不能確定。清代皇宮所藏的幾件柴瓷,乾隆皇帝視為珍寶,並分別為其賦詩,極贊其如玉之品質。

後周世宗柴榮是五代後周建立者郭威的內侄和養子。柴氏家族為商業巨族,柴翁有一子一女,其子柴守禮,其女柴氏。柴氏嫁給了後唐皇家衛隊的一名士兵郭威。柴守禮娶妻,生一子,名叫柴榮,由郭威和柴氏收養。在後晉、後漢時期,柴氏家族用龐大的產業支援郭威建功立業。

郭威從一個列兵成為後漢宰相,最後成為後周的開國天子。郭威傳位於養子柴榮,即後周世宗。許多人都知道“跑馬圈城”的故事。故事講到柴榮命大將趙匡胤騎馬飛奔,直到馬力傾盡跑出50裡。於是柴榮下令以馬跑的範圍擴建城池,修建了氣勢巨集偉的東京外城。

五代十國正處於史上最亂時期,北有契丹佔幽州,且連年入侵內地,到處擄掠,而各封建割據,有的橫徵暴虐、苛稅重重,有的驕奢淫逸、不理朝政,導致民不聊生、哀鴻遍野。唯有後周世宗柴榮雄才大略,親率幾十萬大軍御駕親征, 連年用兵抗契丹之侵略,並進軍巴蜀、北漢、江淮、南唐,但不幸於進軍途中病逝,享年38歲,在位五年半。

柴榮於顯德年間(公元954—959年)下令建立御窯,後世稱為“柴窯”。柴窯集當時國力和當代大師,尋找各種優質胎土,苦心設計工藝、釉面及燒製,終成千古絕瓷——柴窯瓷器。甚至柴皇帝為此留下讓世人解讀了一千多年、仍在解讀中的“雨過天青雲破處,者般顏色做將來”。

如此地位顯赫之極的柴窯,卻給後人留下了一串串謎團。一是作為後周官窯的柴窯的確存在,至今卻無人找出柴窯的確切位置;二是對柴窯器物想象頗多、議論頗多、文章頗多,五花八門,稱讚其大氣、歌頌其漂亮卻鮮有見到真正柴窯器物者。

柴瓷是瑰麗陶瓷史上驚鴻之一瞥,其厚重的文化需要進一步挖掘,不可估量的文化產業價值需要認真審視。

柴窯窯址在何處,至今大家莫衷一是。《格古要論》載,“柴瓷出北地”,對“北地”之說,有人將其釋為古代位於陝甘寧一帶的“北地郡”,進而把耀州窯說成柴窯,是穿鑿附會。把“北地”說成是地處江西北部的景德鎮,則更是牽強附會、張冠李戴,顯然是站不住腳的。

幾百年來人們在不斷地探尋柴窯的窯址、作品甚至碎片,卻始終不可得。五代後周時期,周世宗柴榮創燒的柴窯,燒出的瓷器滋潤細膩,技藝精絕,位列宋代五大名窯“鈞、汝、官、哥、定”之前,為諸窯之冠。但柴窯產品有限,傳世極少,有“片柴值千金”之說。

期待考古發掘早日揭開柴窯千古之謎……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