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狗年尾敘_古人

再過不到一個月時間,中國人將送走狗年。2018年開年,咱們以狗年說狗開的頭,自然要以它收尾才算完滿。

現在人養狗因為陪伴的需求,大多當寵物來餵養。

清乾隆 白瓷立犬塑像

我們今天要說的是古人和現在人對狗認知的差別。

狗的祖先是狼,後被人類馴化成家畜,這已基本成為科學界的共識。此前曾有科學家根據遺傳學分析推斷,家狗和狼大概在距今4萬年前至1.5萬年前開始分化。而去年的一份來自科學家對西伯利亞若霍夫島的約9000年前犬類骨頭進行的分析顯示,那裡的狗最早被馴養是用來拉雪橇的,從而使其成為數千年來考古記錄中馴養犬類的首個證據。這也說明當時人們對它們的需求更多是從實際用途出發。

19世紀 釉陶西洋人物狩獵圖大盤

上海觀復博物館藏

而從中國古代人對狗的需求來看,也把它們從用途、形態、技能進行了實際的分類,《本草綱目》中記載:“狗類甚多,其用有三。田犬,長喙善獵;吠犬,短喙善守;食犬,體肥供饌[zhuàn]”。

簡單的總結一下,當時狗的最初作用為:追逐打獵、看守門戶以及滿足飼主的口腹之慾。估計是到後來人類在與狗的相處中,慢慢地發現了它們無限的閃光點才更加優待它們。

中國古人對狗的稱呼也千差萬別,如:猈[bài]、獒、狡[jiǎo]、尨[máng]、猛、獫[xiǎn]、猲[xiē]等等。

具體來說,“猈”指的是腿短的狗,放到現在的寵物界估計就是說柯基一類。

“獒”在《說文解字》中註解為狗四尺為獒。

而“狡”的指意更為豐富,說的是年輕的壯實的深色的狗。

“猛”代指的是健壯的狗,“獫”是長喙犬的稱呼,“猲”一種嘴短的獵狗。至於看起來特別高大上的“尨”,表示的是多毛的狗。

清乾隆 白釉點青花坐犬(一對)

除了稱呼,古人對狗在挑選上亦有自己的一套:

清代乾隆年間還有一本綜合性的獸醫著作《活獸慈舟》,其中就有相犬法一節,總結了當時民間選狗的不少經驗。比如說:“凡相犬先觀其頭:頭易平正方圓,頂中起尖骨額有草綠者,善狩易獵;······凡喙短者,多能善守看家;口內俱生有橫紋總易多紋者吉;鼻易少汗,孔竅通深者,行走如飛而不喘氣,故獵者取之,守家亦易之”。

又有“犬脣切忌尖小,主咬雞。脣黃、脣黑者,桊(juàn 穿在牛鼻子上的小鐵環或小木棍兒)之。必善察人意而有眼力,善能守夜”。

狗還有除災的作用。《史記·秦本紀》、《風俗通義》等書中都有:在門前殺狗去災病,正月殺白犬以血題門戶闢除不祥的說法。

既然後來人與狗的關係越發密切,為辟邪除災當然下不了殘忍之手,那中國人又善於借物取好彩頭,討吉利,狗的“旺旺”之聲自然就更加悅耳了,於是即有了來財之意。明代文學家陳繼儒編著的一部史料筆記《群碎錄》中有記載:“犬黑頭,畜之令人得才;白犬黑尾,世世乘車;黑犬白耳,富貴;黑犬白前兩足,宜子孫;黃犬白耳,世世衣冠。”

現代人養狗在品種的選擇上可能會傾向選擇國外品種較多,可能一方面在外表上比較出眾比如金毛、哈士奇;也有一部分可能因為其野性較少,更為安全、便於管理,比如比熊、泰迪。

其實,在更多地瞭解中國古人相狗的知識以後,或許考慮一下中國的本土小狗也是不錯的選擇。

觀覆文物攝影:觀復胡胡

木雕中的選題——植物篇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