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奧運冠軍王麗萍的後奧運18年:用自己的方式延續傳奇

田徑從來不是中國體育的優勢專案。

迄今為止,中國田徑隊在奧運會上共獲得8枚金牌,除王軍霞、劉翔、邢慧娜的三枚金牌外,其餘五枚金牌均來自競走專案。

王麗萍在2000年悉尼奧運會上獲得了女子20公里競走金牌,這枚金牌是中國田徑歷史上第三枚奧運金牌,也是悉尼奧運會上中國田徑唯一一枚金牌。在那之後,人們再次提到王麗萍名字的時候,習慣在前面加上四個字“競走女王”。

—— 起跑 ——

在脈脈年度僱主頒獎典禮開場前,王麗萍身著米色套裙、高跟鞋,安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落落大方,只是身體稍稍前探,雙手不時相互揉搓。

在外人看來,幾百人的場面對於王麗萍來說會是小菜一碟,畢竟她曾站上悉尼奧運會最高領獎臺,在數萬名觀眾的見證下,重新整理了中國田徑的歷史。但在王麗萍看來,第一次公開場合進行演講是里程碑式的成長。登上演講的舞臺,她的第一句話是“此時此刻我非常緊張,目前的心跳應該超過180,不亞於當年站在奧運會起跑線上時的心率”。

從一個練田徑的小姑娘,成長為競走女王,王麗萍用了11年;自悉尼奧運會走下領獎臺,王麗萍離開賽場已經18年。

這18年來,王麗萍多次轉換跑道,從政,辭職求學,做大學老師,再辭職創業。

—— 風雨 ——

“獲得奧運會冠軍時,是種怎樣的心情?“

“高興同時伴隨著一絲心酸,你會不由自主的想到這十幾年來面臨的各種挑戰和付出的努力,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這是王麗萍在賽後接受採訪時的對話。關於她的奧運冠軍成長路,媒體已有諸多報道。

王麗萍1976年出生於遼寧鳳城,母親務農,父親在一家菸葉收購站工作。13歲被體校選中,王麗萍正式開始了自己的競走生涯。

王麗萍(中間)與隊友出遊

練競走的第二年,王麗萍就憑藉出眾的運動天賦被調入遼寧省競走隊試訓。試訓第一天,王麗萍就面臨一次考驗——當天下午訓練安排的是公路。與運動場不同,跟著老隊員走在陌生的公路上,試訓隊員不知道自己已經走了多遠,也不知道還要走多遠。漸漸的,同來的試訓隊友陸續掉隊。王麗萍沒有停下,現在回憶當年的場景時,她仍對腳底傳來的一陣陣鑽心的疼印象深刻。她沒有放棄,只是邊哭邊走的問身邊的老隊員還有多遠。那天,15歲的王麗萍跟著老隊員走了16公里。完成訓練腳後跟已經被磨的血肉模糊,這是一次終生難忘的訓練課。

不記得哭了多久,王麗萍只記得自己擦乾眼淚,選擇了繼續走下去。

王麗萍(二排最右)與隊友合影

這樣的困難在王麗萍的運動生涯中不勝列舉。王麗萍腸胃不好,大運動量訓練時便上吐下瀉。但在競技體育的訓練中,運動量怎麼小的下來。在王麗萍的訓練中,一個小姑娘一邊拼命訓練一邊嘔吐的場景成了常態。有時,素以嚴厲著稱的教練都看不下去,讓她停止訓練,但倔強的她每每都是吐完了繼續回到訓練隊伍中。

命運不僅頑固,而且喜怒無常。王麗萍在自己的第一個奧運週期——亞特蘭大奧運會前,被大家普遍看好。但長時間超負荷的訓練導致的膝蓋積水,在備戰的最後時刻,讓她無緣奧運選拔賽。同時因為傷病,王麗萍被教練告知退役,那一刻她絕望至極。

這是王麗萍體育生涯的最灰暗的一段日子。“在家的日子讓我更加深刻的意識到競走已經成為自己生活乃至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多麼渴望能再次回到運動場。”王麗萍說。

還好,事情總有轉機。通過長達一年的治療與康復,王麗萍再次回到隊裡,她的目標鎖定2000年悉尼奧運會,三場奧運選拔賽,三站冠軍的表現足夠優秀,但其中的周折和備戰奧運路上的艱辛,她說:“只有自己最清楚。“最終,她搭著奧運末班車來到了悉尼奧運的賽場。

比賽,就如同王麗萍之前的命運,跌宕起伏,許多事情戲劇般上演:

隊友因為犯規被罰下;

在即將步入悉尼奧林匹克體育場的時候,東道主選手塞維利吃到了第三張紅卡被取消比賽資格;

1小時29分鐘05秒,王麗萍第一個撞線!

命運終沒有辜負王麗萍的努力。

“不知道掉過多少指甲,穿壞過多少雙鞋、當你在異國他鄉的奧運賽場升國旗、奏國歌的時候,所有的付出,所有的努力在那一刻都是值得的。

這枚金牌讓王麗萍收穫了足夠多的榮耀,改變了王麗萍的人生軌跡。

是的,她是奧運會冠軍,她是競走女王。

—— 圍城 ——

競技體育,給予了運動員很多,同時也從他們身上拿走了很多。

“走下領獎臺,一切從0開始”

王麗萍說這句話在運動員當中非常流行,只有這樣,你才能一次又一次去挑戰極限,才能一次又一次攀登一座又一座高峰。

當然,這句話還有另一種解讀,每一個運動員的黃金年齡都只有五、六年,大部分人不會選擇在最輝煌時急流勇退,只有一身傷病無法繼續參賽的時候他們才依依不捨的選擇退役。十幾年如一日的封閉訓練,讓很多運動員與社會產生了脫節和代溝。退役時,大部分運動員都會面臨無助和迷茫的,從“0”開始是很多運動員不得不接受的事實。

王麗萍退役後,省裡為她安排了一個不錯的工作。上任之初的王麗萍信心滿滿,十幾年的競技體育生涯,加之奧運冠軍的光環,難道還不能勝任這份工作?

是的,勝任不了。“兩個月以後,除了競技體育,除了競走,我發現自己真的不具備領導能力,無法去統籌自己分管的部門,那時候我不再自信,甚至有些懷疑人生。

直到此時,王麗萍才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已然被圍城。從“0”開始的命運並沒有被擺脫,甚至相比其他運動員來勢更加凶猛。

王麗萍現在面臨的問題,並非比誰更能咬牙更能拼命可以解決的。

王麗萍面前的路有兩條。一條路,繼續生活在牆裡,走下神壇的奧運冠軍也依然有光環籠罩,雖然沒有昔日的鮮花和掌聲,但也沒有漂泊和動盪。另一條路,甩掉王冠,跳出圍城,面對未知。

—— 失敗 ——

王麗萍選擇了放棄王冠。

走出圍牆的第一步,王麗萍選擇了求學之路。與其直接步入社會,進入更類似體育環境的象牙塔一樣的大學生活是一個有效的緩衝。“在大學這幾年當中是我重新迴歸社會,重新去審視自己,去定位自己的一個過程,這個時候我學會與人交流,與人溝通。大學畢業之後我留校任教,執教幾年當中自己所帶運動員從全國冠軍,亞洲冠軍,到現在的世界冠軍。”但王麗萍漸漸發現,舒適區焦慮再次找上了她,骨子裡不斷挑戰自我的基因在蠢蠢欲動。

2014年,第46號檔案《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釋出,全民健身正式上升為一項國家戰略,體育產業風口漸起。一位體育屆的好友請她一起做個體育投資公司。

這是王麗萍第一次面對市場的考驗。“公司建立初期我們有一個分工,我分工就是評估專案。我帶著專業知識和專案方對接。進行專案市場調研和市場分析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其實多年的競技體育已經固化了我的思想,我很難用一個商業的思維,用一個市場思維去看待一個專案,我深知沒有辦法對一個專案深耕,做很好的判定,我不知道它的前景在哪,盈利在哪,我更沒有辦法看到他的發展在哪。”

“我又發現其實專業上的這些知識在體育產業當中並不是那麼美好,它會限制你對體育產業的定位和評估。”王麗萍說。

第一次創業並不是很理想,但對於王麗萍來說,也是一個積累經驗的過程。

—— 王者 ——

一如當年,王麗萍再次選擇進入校園。不同的是,這次王麗萍選擇了商學院。她希望補足自己在商業上的短板,提升邏輯思維,學會管理團隊,學習運營公司。在商業學院學習的過程當中,王麗萍幫助自己完成了邏輯思維的從0到1的重構,並在這個過程當中為自己建立了一個人脈圈,有了很多朋友。

補足短板後,王麗萍萌發了二次創業的念頭,開始通過“跳出體育看體育”的視角,重新尋找機會。

隨著中產人群的成長,運動領域的機會日益顯現。王麗萍身邊跑步的人越來越多,跑馬拉松成為了一個新的時尚。從2016年328場到2017年500多場,再到現在全國每年和中國館田徑協會公辦的賽事超過1000場,馬拉松賽事呈現井噴的狀態。

“很多人在跑步中遇到更美好的自己,但也有在跑步中慢慢的傷害自己”。從事18年專業訓練及執教10年的她,顯然對指導跑步這件事情駕輕就熟。“很多人不知道怎樣選擇跑鞋,不知道如何合理制定訓練計劃,不瞭解何為正確的跑姿,很多人都是盲目跟風,這樣下去隨之而來的就是不當運動帶來傷病的爆發。”

2016年,王麗萍註冊了 “王者傳奇(北京)體育文化有限公司”,專注於跑步文化,涵蓋馬拉松俱樂部以及運動員KOL運營和馬拉松賽事等業務。

創業之路不容易。王麗萍把自己的公司定位為“小而美的創業”,需要的是“精而強的團隊”。在她看來,做好一個公司,向心力,內驅力,視角和目標這四點尤為重要。

對於內驅力,王麗萍的感受尤為深刻。“當年我們其實在運動隊,教練員出了一個計劃,運動員是否願意接受,是否能夠全力以赴完成這個訓練計劃,就是取決於對教練的信任程度,或者教練在你心中的威望或者位置。”

王麗萍希望,作為創業公司的領導人,她可以把員工的潛力激發出來,讓他們願意為這個公司去努力和付出。在朋友圈裡,她會經常分享和大家一起跑步的照片。她說,訓練別人的過程中,也是自己成長的過程。

當被問及起名緣由,她說,“自己在競技體育到達過巔峰,可以稱為“王者”,而加上傳奇是希望能夠續寫傳奇。“

而這麼折騰圖的什麼?王麗萍覺得,運動員有一個優勢,能夠不斷地挑戰自我尋求突破。“就是不安於平淡的心吧,喜歡挑戰”

當過世界冠軍的人,會明白有些事情比冠軍更重要。

“我為自己的夢想在努力,與他人無關。我不會在意別人的看法或者議論,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奮鬥目標和體現自我價值的方式。”王麗萍說,“我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延續自己的后冠軍時代而已。”

2000年悉尼奧運會主題曲是《the Flame》,其中有這樣一句這樣唱到:

I'll take this moment, to be all that I can

我將把握這一刻 盡我所能

送給王麗萍,送給每一位為自己加冕的奮鬥者。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