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崇禎殺魏忠賢是對的,不殺也是對的,但是做不到這一點是不對的!_皇權

明末宦官魏忠賢可以說是天啟帝留給崇禎帝的,但是崇禎沒明白,相較於爾虞我詐的群臣,宦官集團才是效忠於皇家的人。繼位後就開始剷除閹黨,相信有很多歷史迷都認可這樣一種觀點,魏忠賢的確是奸臣,但是他若不死,大明不會亡的那麼開,那麼崇禎帝殺魏忠賢到底是對還是錯呢?

其實明朝的宦官集團是極度需要依附於皇權的,以皇帝為核心。所以在明一朝,不管閹黨多強大隻要皇帝想收拾立馬完蛋,而土木堡之變後文官集團的勢力已經全面壓制皇權,皇帝一個人是幹不動他們的,所以大部分明朝皇帝都是以宦官來對抗文官達到勢力平衡,可惜崇禎半路出道沒搞明白,然後整歇。

當然崇禎帝殺魏忠賢是對的,任何一個帝王都不會放過一個對他有生命威脅的臣。崇禎是君,君王要臣子死,沒任何問題,關鍵是崇禎沒培養出自己的魏忠賢,手上沒刀子。作為君王處千山萬水之外,他的權威來自於施政(仁義的大名),權威(手下的鷹犬)。半路上位,無大功為人稱頌,無大義(非太子繼位),殺魏忠賢以立威完全沒毛病。但之後沒自己的鷹犬,為名聲所累,怎麼可能幹的過造名聲起家的酸腐文人。

魏忠賢不殺也是可以的,因為他和文官不合可以制衡文官,要殺也是可以的因為他不過一個太監又有罪行要殺也容易但是兩廠和錦衣衛不該廢?廢了文官集團就沒了制衡。明亡於廢掉了國家監察制度讓百官只用良心約束自己,當遇見東林黨這種沒有良心的必然出大問題。崇禎疑心又重還不肯幫手下背鍋百官和他都沒感情當然個個心懷鬼胎。崇禎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自古以來宦官都是隻有依附與皇權,如東漢大唐,最嚴重時期宦官也只有到左右皇權的地步,並不能像那些權貴士大夫一樣,腐蝕毀滅或者取代一個王朝。

說到底崇禎皇帝沒有自己的核心班底,這也是他哥沒死之前他韜光養晦的結果,崇禎沒當過太子,沒有受到太子應該得到的教育 ,沒有治國之才,一旦上位,滿朝文武外戚宦官沒有一個自己人,他怎麼不可能多疑,這也是他頻繁更換內閣人員的最大原因。哪怕有那麼一兩個他能信得過的文臣武將或者外戚宦官,他都可以扶植起來幫他幹一些髒活捱罵的活,可能也就挺過去了。

魏忠賢之所以壓制了東林黨,是因為天啟皇帝的平庸無能,導致皇帝無法控制閹黨,皇權旁落,但由於閹黨的生理性質和社會地位問題,雖皇帝無法制衡,但短時間內也不會出現朝政動盪,內憂外患的問題,而崇禎皇帝上臺,他不是個平庸之輩,或者說他是個激進分子,又或者說對於閹黨來說,他不是個可以掌控的無能之輩,他必定會剷除閹黨,奪回皇權,而因為朱由檢並不是儲君,他從小在藩地也未參與權力核心。

簡單說,他沒有自己的勢力,真正的孤家寡人,大刀闊斧奪回皇權後,卻出現了更嚴重的情況,權力失衡,他沒有把握皇權的勢力,導致皇權二度旁落,而這次二度旁落的物件並不是擰成一股繩子的閹黨,而且文官集團,也就是東林黨,權力被分散,黨爭空前愈烈,皇帝的施政根本無法實施,甚至於無法出朝堂,武將擁兵自重,文官打擊武將意圖奪取軍權,稅收,政策一片大亂,人民生活苦不堪言,加上天災,自然就發生民變,而黨爭導致稅收的混亂,朝廷出現無錢無糧可用兵,軍隊被黨爭導致無法合理控制調配,內憂外患出現,崇禎已無力迴天。個人對崇禎的評價是:他是個不錯的帝王之才,但他生錯了時機,或者他接觸權力的時間太短,無法壓制群臣,最後導致權力失衡。

所以終結來說就這句話,崇禎帝殺魏忠賢是對的,崇禎帝不殺魏忠賢也是對的,但是沒能培養出自己心腹和文官集團抗衡是不對的,崇禎帝雖然勤政,但是說大明最後的希望毀在了他的手裡也不為過,一個不懂權謀的帝王,在那群有花花腸子的文官眼中就像是一隻被一大群貓圍著的耗子一樣,被玩慘了。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