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任伯安劉八女為何要在江夏鎮與四爺結怨?有這個必要嗎?

雍正王朝615期:任伯安劉八女為何要在江夏鎮與四爺結怨?有這個必要嗎?

康熙派遣四阿哥胤禛和十三阿哥胤祥前去江南賑災,這一去就是九個多月,差事終於弄得差不多了,累乏了的四阿哥胤禛和十三阿哥胤祥接到了康熙的旨意,讓二人回京交差。

在回來的路上,四阿哥可謂是水陸並進,他們在經過一個名叫江夏鎮的地方,皇四子說就在這裡歇歇腳,因為這個鎮子四阿哥胤禛在很多年前來過,當時可謂是非常的繁華,四阿哥在此歇腳也是想故地重遊看一看。

由於天色已經漸漸暗淡下來,他們就加快了馬步趕往江夏鎮的鎮子上,然而四阿哥一行人來到之後,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只見大門緊閉,城樓上的人還在叫嚷著讓他們離開,無論四阿哥多麼好言好氣的說,他們就是不開門,甚至還惡語相加!

雍正一行只好圍著城牆走了一圈,最後來到一個破落的院落之中(張五哥的家中),他們剛到張老漢(張五哥的父親)的家中,江夏鎮的惡棍就知道了,他們就想要殺死這些來自異鄉的人,然而多虧李衛機靈,他和坎兒準備了滾燙的熱水,把藏在床鋪之下的幾個殺手給燙死打死了,經過張五哥的指點,四阿哥說把他們扔進了河中。

本來以為這樣就可以結束,不料,很快江夏鎮的私家巡邏人員來到了張老漢的家中,並且調戲張五哥的妹妹阿蘭(後來十三爺的妾室),徵得四阿哥的同意,十三爺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他們給打倒了,正準備要結果了他們,這時遠處閃著一片火光迎來。

為首的正是江夏鎮的扛把子劉八女,劉八女來到之後站定,上下打量了一下四阿哥,但見此人氣度非凡,一看就是官宦家族之後,所以劉八女也不敢任意造次,剛想要說話,雍正卻說了一句:你就是劉煥之的女兒劉八女,九爺的門人任伯安是你姐夫。聽到這裡,劉八女甚是詫異,此人怎會知道這麼清楚?

緊接著雍正又說了幾句話:我知道你很想知道我是誰?但我的名字你不配問?這句話說出來之後,就算是劉八女是個傻子,想必也能猜出來是誰了吧!

但是偏偏有喜歡裝橫,愛耍威風的人,劉八女再三逼著讓四阿哥說出自己的名號,但是四阿哥就是不說,最後劉八女直接說:既然不說,那不知者不怪罪,請你們立即離開莊子!對四阿哥一行人進行驅趕。

如果僅僅而此,或許還不會有血洗江夏鎮這一幕,然而劉八女還故意給四阿哥一行難堪,在到城門處時,劉八女讓四阿哥十三阿哥一行人下馬通過江夏鎮(官道是經過江夏鎮鎮子上的),剛剛被下了逐客令,現在又讓下馬通過江夏鎮,月夜之下的四爺十三爺算是徹底記住了這一幕。

從四爺十三爺的氣度和衣著服侍,以及“我的身份你不配問”就可以知道此人就是江南賑災回京的四爺十三爺,他的姐夫早已經給他通過信了,本應該客客氣氣的送走四爺十三爺,卻讓他們月黑風高夜,踏馬赴遠行。他為什麼敢這麼做?

說到底無非就是他們仗了九爺的勢,可是九爺在朝中有什麼勢力嗎?沒有,九爺不還是仗的八爺的勢力嗎?可是八爺根本看不起這些為富不仁的小人,對劉八女這樣的人深惡痛絕,只能說劉八女太蠢了!

還有那塊扁,康熙賜給劉八女父親劉煥之的四個字——禮儀德化。這四個字由於是皇帝親筆題寫,如果直接騎馬走過,那就是對康熙的大不敬,所以劉八女才敢這樣對四阿哥十三阿哥說:我勸你還是不要放肆!

他們仗著四爺和八爺不和,而八爺的勢力要遠遠超過四爺,然而他們沒有想到,四爺才是皇子中的黑馬,他太過於自信了,還真以為沒人收拾了他,年羹堯血洗江夏鎮幾百餘口,為何四爺要保他,想必替四爺出了這口惡氣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最後,可能就是那本《百官行述》了,他們在做好百官行述之後,以為掌握了朝中三分之二大臣的罪行,就感覺過於良好了,他們太飄太狂妄了,然而,他沒想到四爺手下可是有一個更狂妄,更厲害的角色年羹堯,他終究還是要付出血的代價的!(已開啟全網維權)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