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玄奘西行取經過程和詳細路線圖,語言問題怎麼解決?(三)

語言問題怎麼解決?

玄奘西行取經,一共走了五萬裡,到過一百多個國家,我始終有一個疑問:語言問題怎麼解決?

我知道,玄奘是翻譯家,在取經前也學過梵文和印度語,但想一想,即便是社會高度融合的今天,各地方言也是多如牛毛,何況是極端封閉的古代!

玄奘西天取經大致路線圖

在本集的西行歷程中,玄奘曾為一個國王講經說法,只用一個晚上,就讓國王改變了信仰,從此改信佛教。我對語言問題的疑惑,至此達到極點,要知道,這種深層次的,觸及靈魂的溝通交流,顯然不是隻會整兩句“對是yes,不是no,來是come,去是go”就能應付了的。

即便在今天,讓我們沿著玄奘的路線走一趟,語言問題依然會是個大問題,不說別的,到了新疆,給你整兩句維族語,立馬就得一臉懵。千年前的玄奘,像是揣著一臺同聲翻譯機,還是多功能的,就是這麼神奇!

紀錄片《玄奘之路》,對這個經常會有的疑問,隻字不提。所以,我提出了這個問題,但我也沒有答案,期待有那個知識淵博的牛人來解惑釋疑吧。

好了!下面,拋開疑惑。

下面,繼續西遊了

公元628年開春,玄奘的隊伍離開龜茲,準備在蔥嶺北端,叫凌山的地方穿越蔥嶺。學者推斷,凌山應在新疆西部的溫宿縣一帶。

隊伍剛走兩天,就遇到了突厥強盜,但奇蹟再次發生,強盜們竟因為分贓不均,放棄行動,一鬨而散,“冥冥中超好的運氣”再次發揮作用!

一週後,到達凌山,用了七天時間,隊伍終於翻越雪山,但三十多人的隊伍,將近一半葬身在凌山,其中就包括玄奘的兩個徒弟。

玄奘過雪山(圖片來自網路)

公元628年春,玄奘翻過雪山,走出西域,走進中亞。繼續西行,不久來到吉爾吉斯斯坦境內的伊塞克湖,隊伍在湖邊休整。

公元628年春夏之交,玄奘繼續西行,進入中亞大草原,西突厥王庭就在離伊塞克湖不遠,一個叫碎葉的城市。碎葉城遺址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60公里,叫托克馬克的小城境內。

公元628年夏,玄奘到達碎葉城,忐忑地接受西突厥可汗的召見,這是一次成功的會見。西突厥和大唐的關係暫時友好,玄奘是大唐高僧,又是高昌王弟,身份貴重,帶的禮物也厚重。彪悍的突厥可汗大概都不好意思發彪的,他對玄奘很熱情,甚至專門安排一隊騎兵來護送玄奘一行。

對國人而言,碎葉城是一座難以忘懷的城市,玄奘離開碎葉城,50多年後,鼎盛的大唐在此設定官署,73年後,詩仙李白在此出生。

碎葉城遺址(紀錄片截圖)

沿著古老的絲綢之路,玄奘在中亞大草原上穿行。在今天的哈薩克的江布林城附近,玄奘來到一箇中國人的小城-小孤城。300多戶漢人,被突厥人劫掠到此,隨遇而安,生存繁衍。

在今天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附近,他們來到赭石國,又叫石國,很多石姓漢族人的祖先就來自這裡。

之後,走進大沙漠,風沙彌漫,靠尋找屍骨辨別方向,500裡後,到達了中亞最富傳奇色彩的城市-撒馬爾罕,它被譽為中亞的皇冠。自絲綢之路開通,這裡一直是東西方交匯的中心。在古代中國,稱這裡為康國,今天很多康姓人的祖先就來自這裡。

撒馬爾罕城(圖片來自網路)

玄奘對撒馬爾罕的印象也較深。這裡的國王最初並不歡迎玄奘,他們信奉的不是佛教,而是拜火教。玄奘給國王講解佛法,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竟然改變了國王的信仰,他放棄了拜火教,開始信奉佛教,並推廣到全國。

神奇吧!不可思議吧!簡直天方夜譚,但它確實發生了。玄奘非凡的智慧和人格魅力,不可思議的語言天賦、以及對佛學的根本瞭解和獨到見解,由此可見一斑。

離開撒馬爾罕,玄奘在異國的土地上留下了中國人美麗的背影。他們來到一個叫結霜那的小國,位於今天烏茲別克的沙赫裡夏布茲。古中國人稱這裡為史國,很多史姓人的祖先就來自這裡。

離開結霜那,向西南行進,200裡後,進入山區。在山中行走300多裡後,來到中亞最著名的關口-鐵門關。它是中亞通往南亞的咽喉要道,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亞歷山大大帝東征的時候,就是通過鐵門關進入中亞的。

鐵門關遺址(圖片來自網路)

通過鐵門關,一路南行,在烏茲別克和阿富汗交界的地方,渡過中亞最大的內陸河-阿姆河。玄奘來到了怛蜜國,就是如今烏茲別克最南部的城市鐵爾梅茲。在烏茲別克和阿富汗的邊境處,有一座儲存完整的佛寺遺址,叫卡拉特配。

此處即為張騫出使西域的最終目的地,公元前128年,千辛萬苦的張騫,終於在此找到了月氏人,貫穿東西方的絲綢之路,從此形成。但當年的張騫卻是失望的,月氏人把這裡當作新家,不願東返。

玄奘穿越中亞大致路線圖(點開放大可看更清楚)

公元628年盛夏,玄奘離開鐵爾梅茲,穿越中亞的大草原,沿著阿姆河一路行走。印度越來越近,佛陀的聲音在召喚。

公元628年夏末,玄奘來到活國,在今天的阿富汗境內。在這裡,見證一起宮廷政變,新王后與王子串通,毒殺國王,王子上位後,娶後母為妻。

離開活國,玄奘又一次翻越大雪山,就是今天阿富汗境內的興都庫什山。翻過雪山後,來到迦畢試國,其遺址在今天的阿富汗首都,喀布林附近。當年的貴霜帝國統治喀布林河流域大約500多年了,貴霜帝國尊崇佛教,這裡的佛教氣氛相當濃厚。玄奘放慢了腳步,邊走邊停,一邊講經說法,一邊禮拜聖蹟,用了半年時間,才走出阿富汗。

公元628年秋,離開長安整整一年後,玄奘終於見到了印度河,來到了心中的聖地。在喀布林河和印度河的交匯處,有一個著名的渡口,在這裡,突厥可汗派給玄奘的護衛北返。玄奘的身邊,此時只剩下兩個徒弟,他們渡過印度河,進入了印度地界。

玄奘到達印度河邊(紀錄片示截圖)

不久,玄奘來到了犍陀羅國,犍陀羅是南亞最早的城市之一,也是佛教最著名的聖地。它是印度次大陸北方的門戶,就在如今的塔克西拉古城遺址處,位於今天巴基斯坦的西北重鎮白沙瓦一帶。

犍陀羅一度曾是古印度的佛教中心,世界上第一尊佛像就是在這裡誕生的。佛教也正是從這裡,沿絲綢之路傳入中國。但玄奘到來時,佛教在這裡已然凋零,寺院荒蕪,佛塔倒塌,曾經的榮光,已隨風而逝,看著這一切,玄奘充滿了感傷。

離開犍陀羅,向東南而行,進入今天的克什米爾地區,來到了迦溼彌羅。這裡儲存著完備的佛教經典,正是玄奘夢寐以求的至寶,他如飢似渴的埋身於浩瀚的佛經中,不知不覺就過去了一年多時間。

玄奘過印度河後,行進路線(紀錄片示截圖)

公元629年秋,飽讀佛經的玄奘離開迦溼彌羅,繼續南下,他的最終目的地是一個叫那爛陀的地方,那裡是當時的佛教文化中心。在今天印度旁遮普邦的原始森林裡,玄奘遇到了強盜,要將他們趕盡殺絕,師徒三人躲在一個隱祕的水洞裡,僥倖逃脫。

玄奘來到小國至那僕底,漢語中國之地的意思,相傳在漢帝國時,一箇中國王子曾在此居住。至那僕底人由於熱愛中國而喜歡玄奘,他在此停留了將近半年時間。

公元630年,玄奘穿行在印度的北方,同一時間,在他的故土,大唐的崛起,已勢不可攔,對東突厥的戰爭,大獲全勝,數十萬突厥人歸降。對遠行在外的人而言,祖國的聲望和形象至關重要,強盛的大唐對遠行的玄奘將產生巨大的影響…

唐滅東突厥後疆域(圖片來自網路)

在現代地圖上,玄奘已經走過的路線圖:

玄奘已走的路線圖

(未完待續)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