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歷史中的犯罪符號——反社會者方托馬斯

“本作品是對史圖館專欄的投稿,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作品並非嚴謹的歷史學術研究,僅供參考。”

本文作者:Taro

注:文中**內容是為了通過稽核才變成**的,請見諒

在上一篇文章當中,我們更多的是著眼於曾經真實存在過的犯罪分子為什麼會在後來的文學作品當中以一個新的,更加無害乃至偏向於正面一般的角色出現。在這篇文章裡面,所要談論的內容更加像是上一篇文章的反面或者補充,也就是說,一個犯罪分子的形象究竟是如何來塑造,以及為什麼要塑造。由於歷史上這種形象的數量太多,我們不妨舉一個反英雄人物為例,也就是法國的方托馬斯。

方托馬斯第一卷封面

注意到售價了嗎

1.方托馬斯是誰

方托馬斯可以說是法國曆史上最為出名的文學作品中的犯罪分子,在1911年有兩位作者共同建立,分別是法國作家Marcel Allain和Pierre Souvestre,方托馬斯的故事總共出版了32卷,其中前21卷是由二者共同完成,剩下的十一卷則是由於souvestre去世,而由Allain獨自完成,在法國文學史上,方托馬斯的故事意味著法國的恐怖小說文學由古典的哥特式小說中的惡棍形象到現代連環殺手的過渡,這也使他在法國文學史上有著一定的地位。

馬塞爾•阿蘭

方托馬斯的故事十分簡單,就是我們所常見的那種犯罪小說,但是需要注意的一點是,方托馬斯的簡單就是字面意義上的簡單,也就是說,方托馬斯的犯罪手法在我們今天看來,可以說是一個相當殘酷的犯罪分子,而非是我們印象中的風度翩翩的俠盜紳士,這樣說可能並不會有一種直觀的感受,但是假如我們把他和同時期的犯罪文學主角盧平相比較,我們就可以發現,相比於盧平這種極力撇清自己和犯罪現場的關係,方托馬斯更想要所有人都意識到,這場犯罪是由他自己一個人實施的,同時在犯罪過程中,他也會特意採取一些具有強烈恐嚇性的做法,比如**以及其他的**狂式的做法。在方托馬斯的故事裡面,我們更多能看見的是**部門的無能,方托馬斯的令人恐懼的犯罪行為以及無處不在的強大的犯罪能力。總而言之,方托馬斯完全符合反社會人格的一切特徵。

2.方托馬斯的流行過程

方托馬斯的故事的流行程度一直是都處於一個高位狀態當中,但是,除了由於作者高潮的寫作技巧以及優秀的發行手段之外,方托馬斯故事出現的時代正好是法國國內看是對本國情況以及世界未來走向出現憂慮的時刻,我們可以舉1913年上映的方托馬斯電影為例,在這部電影當中,方托馬斯已經徹底完成了自己的現代化改造,在此時,方托馬斯戴著大禮帽和麵具,將整個巴黎踩在自己的腳下,埃菲爾鐵塔只不過才夠到他的膝蓋而已。方托馬斯1相比於一個殘酷的犯罪分子,現在的形象反而更是象徵著近乎玄密的現代性力量,在方托馬斯的海報裡面,方托馬斯這種生活中的黑暗面不僅僅沒有被驅逐,反而利用現代化的力量變得更加令人恐懼。這種恐懼是來自於兩方面的,一方面,方托馬斯的犯罪手法的更新象徵著人們對於新的科技成就所帶來的改變的恐懼,這也是十分正常的現象,因為我們很快在不久之後就會發現,30年代的廣播作品《世界大戰》也具有同樣的功效,通過對於新技術的不確定性以及神祕性來增強人們的恐懼,並且刻意強調其一旦被利用於犯罪或者外敵入侵上的危害之大,是一個非常有市場而且經久不衰的做法。

方托馬斯封面

除此之外,我們或許還要考慮一點,也就是說,為什麼人們會支援這種作品,並且相信這種作品所描述的場景會真實的發生,方托馬斯的流行和當時的社會情況以及當時的國際政治情況是完全脫不了關係的,因為我們可以發現,方托馬斯給人帶來的恐懼,除了科技進步之外,再就是對於民眾的安全感缺乏的利用,這個安全感缺乏有很大程度是與當時的社會犯罪率的提升有關,或者說應該叫做由報紙等大眾媒體所渲染出來的恐怖殺人犯的增多所營造出來的廣泛傳播的安全感的缺失,在之前對於法國便士報一類的報紙的論述中也曾經提到過,部分報紙增加銷量完全是通過對於當時社會上惡性事件的誇大宣傳,來吸引讀者,但是這種有偏見性的宣傳又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自然就不在作者的考慮範圍當中,而通過這種誇大的宣傳所帶來的不安全感,又進一步形成迴圈,讓人們主動去關注社會中的這種例子,以此來證實自己對於一系列事件的看法。方托馬斯的流行就可以看作是有人把當時的社會上誇大的惡性事件的內容,重新用文學或者電影的手法演繹了一遍而已。

而在國際政治上,此時的法國文化界,包括部分法國人經常會陷入到一個疑惑當中,也就是法國與周圍不斷變化的世界之間的關係,這就帶來了一些列更加廣泛的問題,假如法國人在此時將自己的國家概況和部分政客所宣傳的內容進行一個橫向比較,很有可能就會得出一個法國的地位正在走向衰落的結果,而這種思想很快又被政客所利用,並且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又一個靶子,德國人,猶太人,讓饒勒斯。在當時的法國,通過宣傳恐慌來獲取支援已經成為了政客的必修課,而這種恐慌很快又回到了普通的民眾的文化選擇之上。

方托馬斯電影版海報

3.不同的方托馬斯

和我們在上一篇文章中所談到的問題一樣,方托馬斯這類人物最終都難免的走符號化的道路,在法國,它的符號變化過程在60年代的電影當中有了一個重新的塑造,相比於之前的恐怖形象,方托馬斯的正面形象相對的多了一些,而在其他國家改編的方托馬斯故事當中,方托馬斯則是成為了部分人心中的希望寄託,比如在墨西哥的版本當中,方托馬斯也迎來了自己的洗白,成為了一個維護社會公平的英雄。而在德國的版本當中,則為他多添加了一個德國表兄,承擔著紳士小偷的形象塑造任務。

電影中的方托馬斯(這部電影后來有被引進到國內)

4.結語

和我們上一篇內容提到的高速公路搶劫犯一樣,方托馬斯最終也逃不了被符號化的命運,只不過這也是作者的目的之一,因為方托馬斯的被創造就是為了一個符號化的效果。總而言之,方托馬斯無非就是公路搶劫犯故事的一個現代化升級版,最終的目的還是為了完成符號創造者的目的而已。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