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將進酒》的“將”究竟怎麼讀_ng

  作者:魏學寶(中國石油大學〔華東〕文學院副教授)

李白的《將進酒》膾炙人口,題目中的“將”字今天普遍讀為“qiāng”。前段時間,有微信公眾號發表了葉嘉瑩先生談“將”字讀音的視訊,對這一似乎已經達成共識的問題提出了疑問。葉先生認為,《詩經》中“將仲子兮”(《詩經·鄭風·將仲子》)、“將子無怒”(《詩經·衛風·氓》)中的“將”字因是表示柔婉的語氣詞,故讀作“qiāng”,而“將進酒”之“將”不是女子對男子,不表示柔婉之意,故應讀作“jiāng”。葉先生聲望甚高,所以影響很大,具體到“將進酒”之“將”,筆者認同葉先生的結論,但論證有所不同,粗陳鄙見如下,求教方家。

李白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將”字讀音的歷史流變

欲瞭解相關字的讀音及其流變,必須立足於相關韻書。從現存文獻記載來看,魏李登《聲類》、晉呂靜《韻集》是最早的韻書,但早已亡佚。隋人陸法言撰《切韻》,通過各種文獻來看,基本上被認定為唐代的官韻,不過《切韻》於今不傳。唐人王仁煦增補修訂《切韻》,作《刊謬補缺切韻》,今存。據唐寫本《刊謬補缺切韻》平聲三十七陽韻“將,即良反”,又去聲四十韻漾韻“將,軍師”。又唐長孫訥言注《刊謬補缺切韻五卷》卷一平聲五陽韻:“將,即良反,大也,行也。又即亮反。”是書第四捲去聲五樣韻:“將,將師。又即羊反。”顯然在唐代,即李白生活的時代,“將”字或平聲,或去聲,但字母是同一的。按照現存巴黎法國國家圖書館的《守溫韻學殘卷》,“將”所屬字母為“精”母,而無“清”母的讀音。平聲字是虛詞,或者說是發語詞,而去聲字是實詞,是將帥之義。不太貼切地說,“將”,唐人無“qiāng”這個音。

北宋後期陳彭年等奉敕對《切韻》進行修訂,形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廣韻》,《廣韻》沿襲了唐音。據《宋本廣韻》卷二下平聲十陽韻,“將,送也,行也,大也,辭也。又姓,《後趙錄》有常山太守將容。即良切,又子亮切”。是書卷四去聲四十一漾韻:“將,將帥。”所以從《廣韻》來看,“將”依然沒有“清”母的讀音,即無“qiāng”音。不過同樣是陳彭年等人修訂的《大廣益會玉篇》中,卷三十寸部,“將,子羊切,行也,欲也,或也,送也,奉也,大也,助也,養也,扶侍為將。又子匠切,帥也。又七羊切”。“七羊切”,說明宋代“將”有“清”母字的讀音,即有了今天所謂“qiāng”這個音。

清人段玉裁《說文解字注》毫無疑問是明清時期韻書、字書的集大成之作,於“將”字條中雲:“《毛詩》"將"字故訓特多。大也、送也、行也、養也、齊也、側也、願也、請也。此等或見《爾雅》,或不見,皆各依文為義,亦皆就韻雙聲得之。如願請是一義,"將"讀七羊反,故釋為請也;"將"讀即羊反,故《皇矣》傳釋為"側"。”又嘉慶、道光年間呂世宜纂《古今文字通釋》十四卷,卷三:“將,即諒切,帥也。又七羊切,通牂。”從《說文解字注》和《古今文字通釋》來看,“將”平聲“清”母字讀音佔有越來越重要的地位,乃至在《古今文字通釋》中壓根就沒提平聲“精”母字的讀音。由此來看,明清,尤其是清後期,“將”字今天所謂“qiāng”這個音佔據了主流。

“將進酒”之“將”字讀音辨正

宋人朱熹在《詩集傳》中,受困於古音與宋音不同,為了押韻不斷調整改變字的讀音,即叶音。很多叶音是沒有理論根據的,這種做法在明代受到陳第、顧炎武等人的批判,音韻學界基本否定了這種做法。按照王力先生的說法,叶音會導致字無定音。(《漢語音韻學》)雖然“將進酒”之“將”讀“qiāng”與叶音並不完全一致,但從性質上講似無太大差別。語言是發展變化的,各朝各代不一樣,所以在“將進酒”之“將”字讀音問題上我們需要廓清、明確兩件事情:

(一)今人之所以有讀“qiāng”這個音,從前邊流變考察來看,是沿襲清代語音,是清人的習慣。從語言發展演變的角度,恢復李白所處時代的唐音是不必要的,沿襲明清,更不必要。

(二)現代漢語中,“將”字只有“jiāng”和“jiàng”兩個讀音,分別表示形容詞、副詞詞性和名詞詞性。根據音韻學普遍認可的規則,所處時代讀音為何即為何,而不必亦不應該強行改變現有讀音去恢復所謂的古音。所以“將進酒”之“將”應讀為“jiāng”。

綜上所論,“將”字讀音,由唐至今經歷了種種變遷,“清”母“陽”韻的字音在宋代才出現,至清代流傳甚廣,而現代漢語中“將”字實無“qiāng”音,為了避免叶音造成字無定音的後果,“將進酒”之“將”讀為“jiāng”比較適宜。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