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涇縣琴溪古宣州窯址調查報告(上)_五代

涇縣琴溪古宣州窯址調查報告(上)

陳亮

微信版第432期

涇縣琴溪鎮東北約4.5公里的陶窯村,是座有著一千多年曆史的古村落,四周群山環繞、溪水長流。村莊依勢北靠虎形山,南引龍山,東連白雲山,西迎鳳凰山,東北斜臥青龍山,西南平架窯筆山,可謂龍盤虎踞,風光秀麗。見圖一:陶窯村一角,村莊前的龍山、溪流和民房。村裡現居住有500餘人,至今仍有村民以陶為業。

1984年6月,省文物局專家李廣寧先生來陶窯實地調查後發現,這裡古窯遺址堆積點多,堆積層很厚。從遺址瓷器標本的燒瓷方法來看,可以推測這裡是一處五代至北宋時代的古民窯窯址群,主要燒造日用青瓷器,在窯址採集到的標本中,發現了刻有“宣”字的窯具。涇縣自古屬宣州所轄,應屬於有史料記載的古“宣州窯”。鑑於當時發現,安徽省人民政府於1986年7月將琴溪古窯址公佈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由於沒有進行系統發掘,標本都是採集於地面,難以瞭解更全面的窯址和產品資訊。

2015年底的隆冬時節,受琴溪鎮黨委政府邀請和宣城市歷史文化研究會指派,筆者先後多次來到古琴溪窯堆積層集中的陶窯村,進行古窯址野外相關遺存調查。在當地村領導和村民行家的大力協助下,調查工作順利展開。本次調查距李光寧先生八十年代的調查過去了三十多年,地形地貌在雨水的沖刷和村民生產生活作業等的影響下已有所改變,原裸露的遺存也有所變化,故而本次調查成效頗豐,有較多的新發現。為了能直觀的介紹這些值得重視的新發現,試選取下列圖片加以初步探討。

先來看青龍山西南坡腳下碗衝堆積層。該堆積層裸露和半裸露堆積面積達數千平方米,厚度不明。這些當年燒壞的廢棄物,以五代青瓷碗、盞、盤、執壺、罐、洗、盒、窯具、窯磚碎塊為主,種類繁雜、精粗不一。粗者如疊燒的大碗,見圖二(1):五代琴溪窯青瓷碗疊燒狀態標本

這種口大底小的碗,坯件可以重疊,通過逐層疊裝入窯,碗與碗之間用若干耐火泥丸相隔,以增加裝燒量,降低成本,所以器底較厚,便於承受重壓。這摞塌粘在一起的碗,有可能是碗坯的配料性軟筋骨不夠,也有可能是燒窯時升溫過快所致。古時窯工裝窯後,拜神點火,升火後先排溼升溫,要慢升到800度以上才能排完水份,在這一過程中如果控制不好升溫過快的話,胎裡的水汽受擠壓不均就會鼓包、變形,嚴重的就破裂。為防止急驟升溫造成坯體變形,古代多數採用燒成溫度較低,保溫較長的做法。合格品內外底應均留有泥丸支燒痕跡,釉面常帶有竄煙或窯粘等缺陷。由於這類大路貨價低量大又實用,使用物件主要為廣大普通百姓。

有趣的是同樣品種的碗,窯址中也發現了精緻一些的標本,見圖二(2):唐末--五代琴溪窯青瓷花口碗標本。口徑17.5公分,底徑9.6公分,高6.5公分,五瓣花口,碗壁較薄,胎色淺灰,釉色青綠,部分剝落,寬圈足。唐代碗足多為玉璧底,愈晚璧圈愈窄,到唐末五代演變成寬圈足。

還採集到更精緻的花口碗標本,見圖二(3):五代琴溪窯青瓷花口碗標本。原料精淘細練,深灰色胎,胎質緊密,氣孔率較小;碗足修胎精工細作、一絲不苟,碗壁胎較薄,與一元硬幣厚度相當,釉面青綠勻淨,如一泓清漪的湖色,晶瑩滋潤,會讓人聯想起徐夤《貢餘祕色茶盞》詩句“巧剜明月染春水,輕旋薄冰盛綠雲”。由於受瓷土條件的限制,五代以前器胎都不易做薄。大凡能燒成的薄器都是精彩之物,檔次自然不低。

荷葉型器蓋也很精緻,見圖三(1):五代琴溪窯青瓷荷葉型器蓋。在堆積物中數量較多,器蓋邊緣起伏,頂面坦張,頂端塑有葉梗彎曲貼於葉背,酷似一張碧青色荷葉,生動傳神。釉面雖經地下千年侵蝕仍露精光。“荷”諧音“和”,蓋需與器身合起來才完美,故有“和合為美”之意。

圖三(2):五代琴溪窯青瓷四系瓜楞蓋罐,高17.8公分,口徑12.8公分,底徑8.5公分,直頸,脣口,頸肩部位布有四系,腹部為瓜楞狀,器型飽滿,胎灰色,釉青翠,部分剝落。應為荷葉型蓋罐的罐體,遺憾的是此罐與圖三(1)的荷葉型蓋尺寸不符,難以“合美”。

精者又如瓜楞執壺,見圖四(1):晚唐--五代琴溪窯青瓷瓜楞注子。高20公分,口徑與底徑均為8公分,應是酒器,當時稱它“注子”和“偏提”。直流兩系,直頸口收,寬頻狀執柄上端貼頸,下端連腹,飽滿的腹部等距離間隔壓有4條凹直線,使壺身成瓜楞狀,端莊雅正,有晚唐同類器型之餘風。這種胎體輕薄、釉面光潔、型正色美的器物,冠以“類冰似玉”及“千峰翠色”的比擬,實不為過。與同時代的越窯精品放到一起相比,也會毫不遜色。

年代稍晚的青瓷執壺還發現了多種型別,如圖四(2):五代琴溪窯青瓷直流注子,這兩件執壺,尺寸高在14--16公分之間,口徑均為8公分。直流,直頸粗壯,盤口已內收,比頸略大。

又如圖四(3):五代-北宋琴溪窯青瓷盤口注子標本,外口沿刻有兩條平行線紋,壺釉呈色有差異,圖上部執壺釉色偏灰不透明,腹部釉有淚流痕;圖下部執壺釉色青翠滋潤,且有較強的玻璃質感。尺寸與圖四(2)兩壺相近。

還發現有明顯北宋風格的青瓷注子,見圖四(4):北宋琴溪窯青瓷注子圖四(5):北宋琴溪窯青瓷注子標本,這兩件執壺,口與頸已演變成漂亮的大喇叭形,壺嘴、壺柄比例都延長,整體看上去身材修長,線條優美。青綠純正的釉色,如“嫩荷涵露”、“古鏡破苔”。在沒有進行本次調查之前,若遇到這類精美的青瓷執壺,我會不假思索的認為是北宋時期越窯的上品器物。

圖四(4)

圖四(5)

窯址堆積層中還採集到青瓷加白線四出筋和六出筋工藝執壺,圖五(1):五代琴溪窯青瓷白線四出筋注子標本,高14.5公分,口徑與底徑均7公分,胎薄釉潤;圖五(2):北宋琴溪窯青瓷白線六出筋執注子標本,器型年代晚一些,釉更潤一些。兩壺標本的特點是在青瓷工藝的基礎上,腹部加有四條或六條白線釉出筋,白線釉與青釉在同一平面,顯然不是青釉上簡單加白釉工藝,難度明顯增大,據筆者所知,這種五代就能採用白線釉出筋工藝的青瓷注壺標本,應該是迄今最早的發現。

圖五(1)

圖五(2)

堆積層中同時還發現有文房類青瓷洗和爐標本,筆洗,見圖六:五代-北宋琴溪窯青瓷洗,高8公分,口徑15.5公分,底徑8公分,脣口板沿,胎體薄而細膩,釉有祕色瓷味道,檔次不低;爐見圖七:晚唐--五代琴溪窯青瓷杯式爐,高6.3公分,口徑8.7公分,底徑4.5公分。杯式,高足平底,底與爐內均無釉。

圖六

圖七

(作者系宣州區紀委派駐區教體局紀檢監察組長,宣城市歷史文化研究會理事)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