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滿清建國時他立下了不世奇功,死後,不到一個月卻被抄家毀墓掘屍_阿濟格

肅親王愛新覺羅·豪格既是努爾哈赤的兄長,又在滿清建國時立下了不世奇功。

豪格早在天命年間就因征討蒙古有功被授為貝勒,後在伐蒙古徵明朝的戰爭中,又建有功勳。天聰六年被封為和碩貝勒,崇德六年,晉升為肅親王,主戶部事。鬆錦之戰中,豪格亦建有殊勳。《清史稿》對其評價道:“國初開創,櫛風沐雨,以百戰定天下,系諸王是庸。”

但是,這個滿族大功臣最終被多爾袞以莫須有之名殺害,這在順治帝眼中於情於理都是難以接受的。正因如此,多爾袞去世後還不到一個月,順治皇帝便奪去多爾袞生前的一切榮耀,撤掉多爾袞的爵位、諡號、宗室,將其全部家產查抄充公,甚至是毀墓掘屍。

史籍記載:順治七年,多爾袞膝蓋的陳年舊傷復發,因為,錯誤使用石膏治療,所以,病情非但沒有好轉,反而逐漸加重。為了調養病情,多爾袞率眾遊獵,病情進一步加劇,最終,死在了塞北。多爾袞去世後,他生前用強權平息的各種政治矛盾瞬間爆發了。

首當其衝的就是順治與攝政王之間的矛盾,多爾袞當政時福臨尚且年幼,多爾袞臨終前順治已懂事,福臨心裡清楚,對於一個皇帝來說失去權力有多屈辱。多爾袞去世後,福臨重新奪回權力,成了滿清真正的主人。

其次便是多爾袞生前與其他王族之間的矛盾,多爾袞活著的時候尚能用強權壓制,王族們礙於多爾袞的勢力不敢吭聲,但是,對多爾袞的不滿早已壓抑在心裡。攝政王一死,再也沒有人能約束這群皇親國戚。短短的一個月內,順治朝的格局就發生了劇變。

攝政王發喪時,鰲拜、額克蘇等多爾袞的親信,藉著葬禮大做文章。先是自作主張大張旗鼓的安排了各種儀式,隨後,又為攝政王舉行了一場聲勢浩大的葬禮。多爾袞的靈車所經之地,地方官員俯首跪地嚎啕大哭,在葬禮當天文武百官全都前去王府中為多爾袞守靈。

鰲拜等人生怕攝政王死後自己失去靠山,所以,紛紛上奏請求為多爾袞追封諡號。順治借坡下驢追封多爾袞為“義皇帝”,將他的牌位供奉在太廟中。

多爾袞的政敵此時也在暗中活動,先是藉著順治重掌政權為由,派大學士剛林前往多爾袞府上收回印信等權力象徵,緊接著,便開始著手削弱多爾袞生前掌控的軍權。曾在多爾袞麾下立下戰功的阿濟格希望能擴充實力,密謀吞併正白旗,與其他多爾袞舊部發生摩擦。

並且,有政敵利用多爾袞部的內鬥,向福臨上奏說:阿濟格等人對攝政王不滿。順治帝順水推舟,剝奪了他們的軍權,將他們打入大獄關押起來。第二年正月,順治帝正式秉政,在龍椅上冷眼旁觀。多爾袞的舊部見勢不妙,紛紛轉投其他靠山,大部分投靠了濟爾哈朗。

此時,由多爾袞領導的正白旗已群龍無首,阿濟格又因遭到陷害身陷囫圇。

濟爾哈朗意識到扳倒多爾袞的時機已到,一個月後聯合其他大臣上疏奏摺道:“很明顯攝政王有逆反的意圖,此前我們害怕他的強權,所以不敢吭聲,所以多爾袞謀反不為人知,如今貌似進諫,希望皇帝能夠明斷。”

濟爾哈朗等大臣在奏摺中給多爾袞定下如下罪名:

一是、福臨登基時,每個親王都曾發誓,由多爾袞和濟爾哈朗共同輔政。然而,多爾袞卻背棄誓言,獨攬朝政,不但將濟爾哈朗應有的權力盡數剝奪,還扶持了自己的兄弟;

二是、多爾袞平日出行時,儀仗的規模、音樂的形式、僕從的數量,全都參照皇帝的標準。多爾袞的王府規格就像皇宮一樣,在下葬時,還用皇帝御用的黃袍等物陪葬;

三是、多爾袞生前散播了皇太極登基是違背努爾哈赤本意的謠言;

四是、多爾袞以莫須有之名謀害了豪格,還霸佔了他的妃子。

福臨在親政之前,就已對多爾袞頗有微辭,在上位後,罷黜多爾袞是在所難免的。有了群臣的協助,順治帝只需順水推舟便可扳倒多爾袞。前文說道,豪格是滿清元勳,只因為與多爾袞政治不和便被其謀害,使本就痛恨多爾袞的順治帝想要罷黜多爾袞的決心更加堅定。

此前,將多爾袞追諡為“義皇帝”不過是福臨為了安撫多爾袞舊部的緩兵之策罷了,如今大局已定,順治帝當機立斷,下令將多爾袞生前的一切榮耀盡數剝奪,將多爾袞的勢力連根拔起。眨眼之間,順治朝天翻地覆,獨攬朝政多年的攝政王在死後淪為滿清罪人。

這是滿人統治中發生的首次政變,從表面上看,多爾袞攝政時期始終推行著高壓政策,最終導致失敗,但實際上,多爾袞的結局是滿清政治慣性推動所致,自福臨懂事的第一天就已成定局了。但多爾袞對於清王朝所立下的不世之功也絕不是政治對手們的幾條欲加之罪所能掩蓋的。

順治十二年正月的時候,吏科副理事官彭長庚、一等子許爾安分別上疏,稱頌多爾袞的功勳,幾乎句句在理,但卻被濟爾哈朗罵了個狗血噴頭,流放寧古塔充軍。遲至一百年後,乾隆四十三年,乾隆帝釋出詔令,正式為多爾袞翻案,下令為他修復墳塋,復其封號。

如此鐵案又再度被翻了過來,到此時,有清一代對多爾袞的評價總算有了定論。

參考資料:

【《舊滿洲檔·昃字檔》、《清史稿》】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