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爆笑鬼谷 | 與外面妖豔賤貨不同的申屠蟠_人們

東漢的隱士申屠蟠小的時候家裡很窮,被人僱傭做了漆工。平時的工作之餘,他就自學自強,發奮讀書。他們同郡一個叫蔡邕的人對申屠蟠很是欣賞,在州府徵召時,他極力推薦申屠蟠,並上書說:“外面的那些妖豔賤貨俗人庸人每天為了點蠅頭小利忙忙碌碌,他們看似聰明卻沒什麼大志向,這些人對國家來說根本沒什麼幫助。可申屠蟠不一樣,他青少年時期就立下大志,即便是在最窮的時候,他也要擠出時間發奮苦讀,由此可見他絕非凡品,是個不俗之人。後來他父親去世,申屠蟠一片孝心,感天動地,傷心地死去活來。他體察道理,保持自然本性,不因外界的影響而改變自己,也不因為窮困和顯達而改變自己的節操,這絕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朝廷徵召申屠蟠做陳留郡的主簿。申屠蟠的親朋好友一聽到訊息都來向他表示祝賀。申屠蟠熱情招待了眾人,卻跟他們說:“為朝廷做事,本來是每個臣民應盡的責任。我自愧德識不夠,擔不起這樣大的責任,所以我不想應召赴任。”

此話一出,他的親朋好友都大驚失色,紛紛勸他,有的還責備他說:“徵召為官,這是多少人羨慕的事啊,你怎麼能輕易放棄呢?一旦做上了官吏,身份立馬就變了,好處也多了,這怎麼能推辭呢?你讀書修習,苦熬多年,難道不就是為了這一天嗎?你這人太莫名其妙了。”

申屠蟠避開眾人,索性隱居起來,研習《五經》和圖讖之學。

一次他的好友跟他閒聊,舊事重提,申屠蟠意味深長地說:“我看天下已經有了亂象,朝廷又昏暗迂腐,這才醉心治學,以避其禍。人們只看見當官的人好處多,卻不知身處官場的風險,他們怎麼會理解我呢?從古到今,不通曉這一點的人,又有幾個能保全自己呢?我不便當眾說明,只怕他們的誤解永難消除了。”

太尉黃瓊徵召他到京師做官,他一口回絕。黃瓊去世後,他的遺體被運回江夏郡埋葬,申屠蟠卻不請自來,以表敬意。當時參加喪禮的有名的富豪鄉紳有六七千人之多,只有南郡的一個儒生和他攀談。申屠蟠和他分開的時候,那個儒生說:“你沒有被邀請,卻來此祭弔太尉。有緣相會一場,希望下次還能見到你。”

申屠蟠聞言色變,馬上說:“我不屑於跟俗人交往,這才和你結交。想不到你貌似不俗,卻也是個拘泥於禮教,喜歡攀附權貴的人!”

他從此再也沒和那人說話。就此事他還對家人感慨說:“利實在是害人的東西,讓人迷失本性。人們都想從中撈取實惠,卻不知不覺把自己的人格和尊嚴都賠進去了,到頭來他們又能得到什麼呢?真是讓人無法理解啊。”

在京師遊學的汝南郡人範滂非議朝政,名聲很大,一時人人效仿。很多公卿不惜降低身份居於他的門下,太學生對他也極為崇拜。有人就此事對申屠蟠說:“時下崇尚學問,文章將興,先生何不效仿範滂呢?這是有百利而無一弊的好事,切不可錯過了。”

聽罷此言,申屠蟠卻哀聲一嘆,他45度角仰頭向天,緩緩嘆道:“今日之利,未必是他日之福。目光短淺,隨波逐流,又怎麼能保日後無失無損呢?戰國時代,文士議論無忌,爭鳴不斷,各國君王為己之利,恭敬待之。最後,坑殺儒生,焚燒書籍的禍患卻發生了,以我看來,這樣的事不久就要重演了。”

人們都笑他不識時務,出口相譏。申屠蟠於是隱居在樑國碭縣一帶。兩年以後,範滂等人紛紛遭禍,被處死和下獄的有幾百人之多,人們不禁對申屠蟠的先見之明深表歎服。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