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一身去國六千里,萬死投荒十二年——柳宗元在柳州

唐憲宗元和十年(815年)正月, 因參與王叔文改革被貶到永州的柳宗元接到了朝廷的詔書,被召回京城。二月,跋涉了一個多月後,柳宗元回到了長安,一同被召回的還有他的好朋友劉禹錫。

但是,這番回京,他們並沒能得到朝廷的重用。由於當權者的仇視,兩人再次被貶:柳宗元被貶到柳州(今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劉禹錫被貶到播州(今貴州省遵義市)。

在唐代,這兩個地方都是邊遠蠻荒之地,尤其是播州,瘴癘瀰漫,野獸橫行,貶謫到此的人往往是九死一生。柳宗元想到劉禹錫還有老母親在堂,就向朝廷請求和劉禹錫交換貶謫地。

韓愈在《劉子厚墓誌銘》裡記載:“字厚(柳宗元)泣曰:‘播州非人所居,而夢得(劉禹錫)親在堂,吾不忍夢得之窮,無詞以白大人,且萬無母子俱往理。’請於朝,將拜疏,願以柳易播,雖重得罪死不恨。遇有以夢得事白上者,夢得於是改刺連州。”柳宗元冒死陳情,為了朋友,寧可自己去一個更荒涼偏遠的地方。朝中也有人為劉禹錫求情,皇上開恩,劉禹錫被改謫連州(今廣東省清遠市)。

這年三月底,柳宗元從長安出發,六月才來到柳州。到任後,他首先想到的是一起被貶的幾位政壇好友,就寫下了這首《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

城上高樓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

驚風亂颭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牆。

嶺樹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迴腸。

共來百越文身地,猶自音書滯一鄉。

和柳宗元同時,韓泰、韓曄、陳諫、劉禹錫也分別出任漳州、汀州、封州、連州刺史。柳宗元到達柳州後,登上柳州城樓,面對滿目異鄉風物,不禁百感交集。這首詩裡既有身世坎坷、世事莫測、仕途險惡的感嘆 ,也包含著思念朋友卻難以見面惆悵。

雖然柳州是蠻荒之地,柳宗元的心情也並不舒暢,但他不是一個自暴自棄的人,不會一味悲傷而無所事事。

在柳州,柳宗元擔任的是刺史,不像以前在永州那樣職位卑微,他覺得可以為當地的老百姓做一些事情。韓愈的《劉子厚墓誌銘》裡說:“子厚得柳州。既至,嘆曰:‘是豈不足為政耶!’因其土俗,為設教禁,州人賴順。”

邊遠地區同樣是可以有所作為的。

柳宗元釋出政令,改變了當地的一些落後的風俗。比如,當時的柳州有一個殘酷的習俗,窮人賣兒賣女,如果不能贖回,就會永遠淪為奴婢。柳宗元“革其鄉法”,規定那些淪為奴婢的,仍可出錢贖回。他又規定,已經淪為奴婢的人,在為債主服役期間,按勞動時間折算工錢,等工錢抵完債後就可以恢復自由,回家和親人團聚。這一制度受到了貧困百姓的歡迎,後來得以在嶺南各州推行。

柳宗元把中原的先進文化帶到了這個一直封閉落後的地區,改變了許多弊風陋俗。他親手創辦了很多學堂,並採取了許多方法鼓勵鄉民讀書;他在這裡推廣醫學,嚴令禁止江湖巫醫騙錢害人。

過去的柳州,從來不敢打井。柳宗元來到後,連著打了好幾口井,世世代代喝雨水和河水長大的柳州人,從此喝上了甘甜的井水。

柳州城外有著大片大片的荒地,柳宗元組織鄉民,開荒墾地,種樹種菜。《青瑣高議》裡說他:“後又教之植木,種禾,養雞,畜魚,皆有條法。民益富。”他特別重視植樹造林,親自參加了種樹活動,他曾在《柳州城北隅種柑樹》一詩裡寫道:“手種黃柑二百株,春來新葉遍城隅。”當地百姓也有民歌讚美他:“柳州柳刺史,種柳柳江邊。柳色依然在,千株綠拂天。”

柳宗元勤政為民,得到了百姓的愛戴,但那種被貶蠻荒的孤獨苦悶依然揮之不去。這充分地體現在他的詩歌裡,比如這首《柳州二月榕葉落盡偶題》:

宦情羈思共悽悽,春半如秋意轉迷。

山城過雨百花盡,榕葉滿庭鶯亂啼。

雖然是春天,但悽悽的“宦情羈思”,讓他覺得“春半如秋”,一場春雨過後,百花凋零,落葉滿地,內心的悲涼落寞可想而知。

再比如這首《與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華親故》:

海畔尖山似劍鋩,秋來處處割愁腸。

若為化得身千億,散上峰頭望故鄉。

這首詩表現了深切的思鄉之情,同時也滿含著憤慨不平。前兩句以劍喻山峰,“割”字照應“劍鋩”,突出愁苦之深;後兩句進一步產生奇特的幻想,期望化身千億,就可以散上諸峰望故鄉了。全詩融情入景,謫居的愁苦和望鄉的悲哀都表達得真摯感人。

柳宗元貶到柳州時,他的堂弟柳宗直和柳宗一也隨同前往。柳宗直到柳州後不久就病逝了,柳宗一在元和十一年(816年)離開柳州。在送宗一回去時,柳宗元感到這一次分別後,恐怕就再沒有見面的機會了,寫下了一首沉痛的《別舍弟宗一》:

零落殘魂倍黯然,雙垂別淚越江邊。

一身去國六千里,萬死投荒十二年。

桂嶺瘴來雲似墨,洞庭春盡水如天。

欲知此後相思夢,長在荊門郢樹煙。

詩人歷經長期的貶謫生活,自覺已是“零落殘魂”,在這離別時刻,就更加黯然神傷。越江邊上,兄弟二人雙雙落淚,依依不捨。詩人被貶謫到遠離京城五、六千里的蠻荒之地已有十二年之久了,“萬死”、“投荒”、“六千里”、“十二年”等詞裡,包藏著多少抑鬱不平之氣,怨憤淒厲之情。柳州山林瘴氣瀰漫,天空烏雲密佈,遙想兄弟所去之地,水闊天長,山川阻隔,以後恐怕很難見面了,別後的相思,只能寄託在夢裡。

元和十四年(819年),憲宗大赦天下,在裴度的勸說下,皇上下詔召柳宗元回京。但詔書還沒有到達,只有47歲的柳宗元就在柳州病逝了。

柳宗元在柳州只有短短四年,卻得到了百姓的廣泛好評,所以後人也稱他為“柳柳州”。《唐才子傳》記載:“宗元在柳,多惠政。及卒,百姓追慕,至祠祭享,血食至今。”在他死後,老百姓建了祠廟紀念他,直到今天,柳侯祠前的松柏依舊蒼翠。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