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蘇軾真跡畫作僅存三幅,為何如此稀少,主要因為宋徽宗的8個字

蘇軾,是我們非常熟悉的一位古人,即使是小學生對他也是耳熟能詳,我們再來溫故一下有關蘇軾的知識。蘇軾,字子瞻,又字和仲,號鐵冠道人、東坡居士,世稱蘇東坡、蘇仙,眉州眉山人,祖籍河北欒城,北宋著名文學家、書法家、畫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與父親蘇洵,弟弟蘇轍合成“三蘇”。我們學過蘇軾的不少詩詞,都知道蘇軾是一位豪放派詞人,與黃庭堅、米芾、蔡襄被稱為宋書法四大家。

蘇軾

前段時間,網路又被蘇軾刷屏了,這次是因為蘇軾的一幅畫作《木石圖》,《木石圖》在佳士得香港2018年秋拍創造了歷史,以4.636億港元成交,成為佳士得香港拍賣史上最貴中國古代書畫作品、蘇軾個人作品最高價紀錄,這也使得《木石圖》成為歷年來僅次於北宋詩人黃庭堅《砥柱銘》的中國古代書畫拍賣第二高價。

木石圖

經專家判斷,《木石圖》大約是創作於1071 ~1101 年間,蘇軾因為經歷了官場失意, 貶謫流離,一生鬱郁不得志,所以其其畫作中帶有一絲荒寒的意境,他的畫作常以木、石、竹為主題,此畫中的枯木代表著身處困境,絕處逢生之意,完美的詮釋了蘇軾當時的心境,雖生活艱辛,但依然茁壯屹立。

米芾題跋

而且這幅畫上還有米芾的題跋,“四十誰雲是,三年不製衣;貧如世路險,老學道心微。已是致身晚,何妨知我稀;欣逢風雅伴,歲晏未言歸。”這其中的意境與蘇軾的流放生活遙相呼應,江蘇市晚年的心境寫的淋漓盡致,這就使得蘇軾的畫作更具價值,是書畫史上不可超越的一座里程碑。

瀟湘竹石圖

蘇軾雖然在文學史上的地位無可超越,畫作也是獨具一格,但是存世的蘇軾畫作目前只有三幅,其一為中國美術館的《瀟湘竹石圖》,其二為上海博物館的《蘇軾枯木竹石、文同墨竹合卷》,蘇軾的真跡為何如此稀少?除了我們所不知道的歷史因素外,造成蘇軾的真跡存世稀少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宋徽宗的8個字。宋徽宗是北宋的亡國之君,在位期間,生活奢侈無度,政治腐敗,農民起義風起雲湧,使得北宋的統治進入到了危急存亡的時刻。他崇通道教,自稱“道君皇帝”,他不是一個合格的皇帝,但是我們都知道他的書畫造詣非常的高,他利用皇權推動繪畫,使宋代的繪畫藝術有了空前發展,中國書畫史上的無價之寶《千里江山圖》和《清明上河圖》就是出自這一時期。他還自創一種字型,被後人稱之為“瘦金體”。

宋徽宗

宋徽宗熱愛繪畫,但是也是毀掉蘇軾真跡的罪魁禍首。在宋神宗時期實行了王安石變法, 支援變法的新黨,被時人稱之為“元豐黨人”,反對變法的舊黨一派,則被稱之為“元祐黨人”。宋徽宗登基後,任用蔡京為相,支援新法,打擊反對舊法的保守派人士。而蘇軾呢,因為王安石變法時,被當成守舊派人士,元豐年間好不容易回到中央,又因為為新黨說話,結果兩面不是人,新舊兩黨皆不容他,於是又被貶了。蔡京把反對他的司馬光、蘇軾等三百零九人扣上“元祐奸黨”的帽子,在德殿門外樹立“黨人碑”,不許其子孫留在京師,不許參加科考,而且碑上列名的人一律“永不錄用”,可謂狠毒至極。這就是歷史上所謂的“元祐黨禁”。

元祐黨籍碑

在蘇軾死後第二年,在蔡京等人的煽動下,宋徽宗對蘇軾發出“清繳”命令,“天下碑碣榜額,系東坡書撰者,並一例除毀。”也就是說當時凡是石碑上刻的字屬於蘇體的,都一塊毀掉。其後宋徽宗還有更嚴重的一條命令,蘇軾“片紙隻字,焚燬勿存”,這八個字,一句話,就與秦始皇的“焚書坑儒”一般,不僅使得蘇軾的真跡遭遇了滅頂之災,更讓蘇學受到的巨大打擊。

在收藏界,一向遵循“物以稀為貴”的原則,宋徽宗的八個字毀掉了蘇軾大量的真跡,但沒有使“蘇學”斷絕,蘇軾名傳千古,而蘇軾的真跡也成為無價之寶,但妄圖毀掉”蘇學“的蔡京、宋徽宗,卻永遠的留在了恥辱柱上,遺臭萬年。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