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宋徽宗的文創設計

宋代·筆架

徽宗定製

一件特別的事情引人注目,在南宋臨安城內。有位女子自稱柔福帝姬,宣稱是當今聖上的妹妹。但由於戰亂,離別多年,已經無人認識。

經過一番波折,證實女子的身份,於是,宋高宗皇帝認了這個妹妹。帝姬這個名號,像帝王的姬妾,但卻是指公主。與宋高宗一樣,這位帝姬也是宋徽宗的孩子。

北宋後期,官方引援周制的說法,周代的公主稱為王姬,則改公主為帝姬。公主稱帝姬,這種專屬說法,是當時特有的。比起公主,這個稱謂更有文藝氣息,而這確是徽宗時代的創意,可謂是徽宗的定製。

天下一人·宋徽宗簽名

毋庸置疑,徽宗深具文藝才能。他的文藝頭腦,制定與創造出許多特定的藝術。在書法上,他有自創的瘦金體;在居所中,他親自設計督造艮嶽園林。連他的簽名、書畫的用紙等等,都具有強烈的專屬性,更遑論生活中的其它所用了。

他的書法別具一格,如玉劃銀勾般,美感十足。宋徽宗當政年間,所鑄造的錢幣,用的字型,也是出自他親手所書。從對子女的特殊稱呼,到國家貨幣的書法字型,徽宗的定製精神,也是沒誰了。

這位天下第一人,其定製之心,堪稱天下第一。

宋代·大觀通寶

工藝美學

徽宗御宇之初,天下亦稱富庶。陳寅恪先生曾說: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於趙宋之世。宋代繁榮,已是共識。文化上的成就自不待言,在工藝美術中,兩宋也是一個重要的勃興之期。

人說衣食住行,顯然,衣著是人的頭等大事。這就關係到布料面料了。宋代的絲織發達,在十一世紀中期時,官方歲入的匹帛等,有將近九百萬匹之多。當時的絲綢品類很多,織造精美,連民間的絲綢也常常具有極高的水準,甚至於有些寺院,也能生產精良的絲綢。

宋代徽宗鄭皇后像

官府製作的規模與品質,當然更是無以匹敵。比如成都有綿院,一年所用的染料,就高達數十萬斤。至於皇家所用的製作,則有專職之所。北宋的首都開封,設有綾錦院,專供皇家服飾之用。所織之物,有綿、綾、透背等。透背,就是正反兩面都有紋飾的絲織品。

宋代的絲綢,還有刻絲與刺繡等工藝,這些工藝的製作水平,其技藝之精湛,與其中所表現的藝術造詣,在當時都是世界領先的,甚至於是獨一無二的。服飾之外,自然相連著配飾與珠寶。而對於上層貴族來說,華麗的飾物,本就是基本的配備。

但是,儘管宋代的天潢貴胄們,輕易地穿戴優雅與精美的服飾,但對於兩宋時期的生活美學而言,服飾成就顯眼,而器物藝術,更是明亮無比

宋代·官窯瓷器

特別是宋代的陶瓷藝術,是藝術史上的黃金時代。幾大名窯,成就輝煌,其制瓷工藝,極精湛極優美。一般而論,兩宋瓷藝,通常分以官窯與民窯。不過,正確理解兩者的區別,是有困難的,因為官民之分,並非存在普遍意義的標尺。

根據記載,宋代的官窯,至少有三處。即北宋的汴京官窯,南宋臨安的修內司官窯,還有郊壇官窯。由於歷史原因,官窯問題仍存許多疑惑。其實,在北宋的中後期,汝窯也是入貢之品;一度,汝窯也被認為是官窯。

宋代·汝窯瓷器

宋代·汝窯瓷器

官窯,當然就是制器的官方專門機構。官窯供御用,所以說,這些瓷器是君主的定製用具。官窯的生產,先由朝廷置場地,然後內府製作樣式,再由良工巧匠製造。所以史料有記載,官窯之作,朝廷置場、內府制樣、大匠造器等之說。

所以說,宋代瓷器創造出的絕代美學,源自宮廷的審美與帝王的愛好。宮廷的品位,是瓷器發展的重要驅動力。像汝窯、官窯等制,開啟了瓷器史的新風氣,其集中薈萃體現的美感,成為工藝美學上的典範。可以說,天潢貴胄的美學觀,是這種典範的根源。

宋代·汝窯瓷器區域性

低調奢華

大內之用,自是應有供御之物。除了典雅的官窯,其它物件,源源不斷進貢到宮廷。這些輸入,或是數量極大,或是極其奢華。同時,就像極簡的瓷器,還仍有許多低調的器具。

令人印象深刻的有茶盞。當日茶事流行,茶具不可或缺,則有供御用的建窯茶盞。至今,還能在各地見到散落的,供御之用的宋代建盞,盞底存供御二字。不過,幾乎都是殘破的,因為是供大內所用,所以不合格者,都將毀損。

宋代·漆器盒身

茶盞的制式,體現出一種低調的品位。這種低調也是往盡善盡美處發展的。當中的代表,顯然是漆器工藝。宋代的漆器製造,深具盛名;其製造推陳出新,百花齊放。無論是剔紅、堆紅、戧金,還是螺鈿、填漆、描金、犀皮等等工藝,皆各有所長,盛極一時。

然而,宋代漆器如此繁榮,但留存下來的,少之又少。漆器通常需要有本,即是胎質,材質一般用木胎等。木胎不利於長久儲存,所以幾百年後,就很難見到了。另外還有用金屬為胎的。至於宮中漆器,則多以黃金為胎體

明代高濂《燕閒清賞箋》:宋人雕紅漆器如宮中用盒,多以金銀為胎,以朱漆厚堆,至數十層、百層,始刻人物樓臺花草等象。刀法之工,雕鏤之巧,儼若圖畫。

明代張應文《清祕藏》:宋人雕紅漆器,宮中所用者多以金銀為胎,妙在刀法圓熟,藏峰不露,用朱及鮮,漆極堅厚而無敲裂,所刻山水樓閣人物,皆儼若圖畫為佳絕耳。

清代謝堃《金玉瑣碎》:宋有雕漆盤盒等物,刀入三層,書畫極工。竟有以黃金為胎者,蓋大內物也。

宋代·漆器盒蓋

由於明清兩代,發現了宋代宮廷漆器中所藏著的祕密,宋代漆器的命運就由此改寫。當時人記錄:一器內露黃金,一時喧鬧,爭購肅毀,蓋利其金。殊不知金胎少而灰胎多,一年之內毀肅略盡。就是說,人們為了得到黃金,隨意把漆器去漆。這樣,宋代漆器,隨毀之殆盡。

宋代天潢貴胄,以藝術掩飾黃金的質地,卻不掩其華美本質;後世為了黃金,盡數破壞宋代漆器,對比之下,令人唏噓。誰曾想到,宋代漆器數量,當時言難盡數;而留傳至今的,幾乎沒有。原因卻恰恰是因為當時製作,過於奢華低調。

今天,宋代漆器難以再現,但宋代精徹的藝術精神仍然留存。天潢貴胄的專屬物品,是皇權和尊貴的象徵,也是至高的藝術品。而這些精妙藝術源於皇家定製,源於融合創新,源於生活美學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