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喚醒熟悉的恐懼感 《靈魂籌碼》讓童年陰影再度來襲_遊戲

身著清朝官府的詭王讓人忍不住聯想到林正英電影中的殭屍;新娘打扮的繡娘總會使“冥婚”這種字眼不時飄過你的腦海;而黑貓與面容枯槁的老太太的組合簡直在明晃晃地告訴你它的原型就是貓臉老太太...

如果要選“最能勾起童年陰影的遊戲”,我覺得自己必須投《靈魂籌碼》一票。紙錢、花圈、人偶、棺木、香案、幽魂等等,在這個遊戲裡你能見到大部分童年記憶中民俗怪談中的恐怖元素。對於中國玩家來說,連環殺手傑森的出現並不會讓我們立刻毛骨悚然,只有當目睹了暴力血腥的畫面後,才會產生恐懼噁心的感覺。然而,僅僅看到繡娘靜靜地站在靈堂前,白色紙錢紛揚而下的畫面,就足以讓聽過任何與“鬼新娘”沾邊的故事的人瞬間心跳加速,這就是中西文化差異造成的不同。

與西式恐怖的暴力美學不同,中式恐怖中往往沒有那麼多血腥殘酷,甚至引起生理不適的畫面。更多以心靈恐怖的形式來表達,飄忽、陰森、詭異,甚至悽美。沒錯,中式恐怖中美與恐怖是可以共存的,這也是我在看到《靈魂籌碼》曝光的新惡靈——“幽伶”原畫後的第一印象。

俊秀的臉龐、嫵媚的身姿風情萬種;條條鞭痕同血淚訴說淒涼;近看時,慘白濃重的戲妝與黑洞洞的眼眶又讓人心底發毛。這種既唯美又詭異的存在展示著中式恐怖美學的致命魅力,讓人不禁想起87版的《倩女幽魂》。

王祖賢所扮演的聶小倩妖嬈嫵媚,善良且風情,然而這個絕代佳人的真實身份卻是一個女鬼。當你沉迷於她的美色時,被瞬間吸乾化為殭屍的劍俠,樹妖姥姥無處不在的巨大“舌頭”,結尾眾人闖入地府冥界,千軍萬馬的“陰兵”,大BOSS黑山老妖斗篷下噴湧而出的無數人頭會讓你迅速記起什麼叫恐懼。

由於投入程度的差異,遊戲所帶來的恐懼感往往比影視劇更加強烈。

洛夫克拉夫特說:“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便是對未知的恐懼。”

當未知變成已知,恐懼感就會極大降低。這也是為什麼很多通關類遊戲的耐玩性不足,沒有變化的驚嚇點使的玩家在二刷三刷過後,無法從中獲得新的樂趣,遊戲也就失去了重玩的價值。

在遊戲中,能給玩家不斷帶來新鮮的體驗的只會是其他玩家,所以人們在PVP遊戲上投入的時間往往遠超PVE遊戲。而對於恐怖遊戲來說,勢均力敵的PVP對抗尚且有所不足,非對稱對抗才是兼顧遊戲性和耐玩性的優選模式。

這很好理解,實力相當時,對抗雙方心中想到更多的是勝負;若是一方是手無寸鐵的平民,另一方是全副武裝的匪徒,作為弱勢方的平民定會感到害怕;而在《靈魂籌碼》中,身為人類的賭徒需要與惡靈對抗,惡靈可以擊殺賭徒,賭徒卻無法傷害惡靈。人本身對“鬼”的恐怖印象加上身為弱勢方對強者天然的畏懼,無疑會放大玩家的恐怖體驗。

《靈魂籌碼》作為一款結合了對中式恐怖和非對稱對抗的逃生遊戲,將熟悉的恐怖記憶與未知的恐怖體驗融合,對國人玩家來說恐怖感瞬間翻倍,遊戲中滿屏都是童年陰影撲面而來的感覺極為酸爽。

話說回來,有多少人曾在玩《逃生》、《寂靜嶺》的時候,幻想過如果玩用殭屍、水鬼等中式的恐怖素材做成的遊戲會是什麼體驗?如果你也對此好奇,那麼可以肯定地告訴你,試下《靈魂籌碼》準沒錯。

責任編輯: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