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詩必秦漢,文必盛唐",開明代復古先聲之人

說到明代以"宗法盛唐"為呼召的文學復古運動,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是以李夢陽、何景明為代表的前七子。前七子是明代弘治、正德年間(1488-1521)的文學流派,成員包括李夢陽、何景明、徐禎卿、康海、邊貢、王九思和王廷相七人。七子皆為進士,不滿於當時流行的氣格卑弱的臺閣體,提倡學習秦漢、盛唐時期的詩文,以拯救萎靡不振的詩風,其理論主張被概括為"詩必秦漢,文必盛唐",實則是以復古為革新。前七子崛起文壇之後,其復古主張很快成為了文學思想的主流,掀起了一場文學復古運動。

但實際上,早在他們之前,就已經有人標舉盛唐之詩,提倡復古,並以盛唐詩歌為楷模進行詩歌創作,他們就是"閩中十子":林鴻、鄭定、王褒、唐泰、高棅、王恭、陳亮、王偁、周玄、。十人皆是福建福州人,出自福州一府,作詩的旨趣相近,在洪武、永樂年間結社唱和,後人謂之"閩中十子",他們論詩宗法盛唐,偏重於藝術形式方面的學習。十子之中,林鴻的詩歌藝術成就最為突出,可稱為"十子之冠",其詩歌創作最能體現出閩中十子的特色與創作主張。這篇文章便帶領大家通過林鴻探索明代復古的世界。

林鴻,字子羽,福建福清(今福清市)人,生卒年不詳,洪武十六年(1383)前後在世,其活動時間比前七子早了約一百年。林鴻詩集《鳴盛集》共收錄詩歌五百四十三首。洪武初年,林鴻因《龍池春曉》、《孤雁》二詩受明太祖賞識,由地方推薦,被授予將樂縣訓導一職,後晉升為禮部精膳司員外郎,但不到四十歲就辭官還鄉,歸隱閩中。《明史·文苑傳》說林鴻辭官歸閩的原因是林鴻"天性倜儻,樂山水,好翱翔","性脫落,不善仕"。這一經歷與40歲辭去彭澤令一職,歸隱山林,寫出"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的陶淵明經歷相似。

《四庫全書總目》中記載:"明初閩人林鴻,始以規仿盛唐立論。"在臺閣體流行的明代初期,能突破臺閣苑囿,提出學習漢唐優秀詩歌的主張,是非常可貴的。林鴻的詩歌創作踐行著宗法盛唐的主張,具體看來,其詩歌體現的唐詩之風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詩歌題材豐富,內容廣泛

根據林鴻本人詩作《送黃玄之京》"予也夙頴悟,十五知論文。結交皆老蒼,稚爪攀修鱗。冥心三十年,尋源頗知津。……三十為禮官,製作多述因。前年乞骸歸,甘作隠逸倫",可將林鴻的一生分為三個時期:第一時期為三十歲之前的隱居時期,此時已開始詩歌創作;第二時期為三十到四十歲的為官時期,這一時期其詩作以應制唱和,鳴國家之盛為主;第三階段為四十歲辭官歸閩時期,在此時期林鴻與閩中文人交往頻繁,互相贈酬唱和,形成以宗唐為基本特徵的閩中詩派,與此同時他也結交了一些僧人道士。人交往頻繁,互相贈酬唱和,形成以宗唐為基本特徵的閩中詩派,與此同時他也結交了一些僧人道士。

仕隱兼具的人生經歷為林鴻提供了豐富的創作材料,不同時期的交友範圍也對林鴻詩風的轉變起著重要影響。在其為官時期,交往物件主要是在朝同僚。明王朝的建立,結束了異族統治與元末的動盪局面,國家呈現出安定復甦的新氣象,此時林鴻的詩中透露出歌頌國家興盛的意味,寫得華麗流美,如《金門待漏送別》

遲遲曉箭促銅龍,紫陌雞鳴夜欲終。傍院梧桐蟾影沒,拂牆楊柳露華濃。

暗聞玉佩千官集,仰覲天顏萬國同。朝罷歸來晴旭上,都門送別意匆匆。

拂曉時分,漏壺中計時的曉箭催促著宮門開啟,路邊雞鳴起伏,梧桐的陰影隨著黎明的到來漸漸隱沒,依依楊柳的枝葉上還存留著夜晚的露水,此時萬國千官入朝覲見,皇宮上空迴盪著環佩叮咚。詩歌以以千官覲見、萬國來朝頌揚國力之強大、天子之威嚴,描寫細緻,意象精美,且對仗工整,音韻鏗鏘,以麗筆運恢弘氣勢,有唐詩之氣韻。

在林鴻歸隱之後,他的交往物件主要是閩籍文人,其中給友人的送別之作為多,如"從此一杯分散後,嘯臺明月共誰看"(《吳航送鄭二之海上》);"天涯相憶知何處?空有愁心對酒歌"(《送餘司馬歸晉中》)等,字裡行間透露著詩人深情切意,其意境之開闊,情感之真摯動人,韻味之壯懷激盪,得王維"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一類的唐風之致。

此外,林鴻抒發己懷,感慨人生的詩作也獨具特色。其《悲秋其七》:

秋氣悲萬物,攬衣座中庭。仰視明月光,俯聞候蟲鳴。人生會有涯,歡樂當及時。榮期但長歡,墨子徒自卑。驅馬被紈綺,雕盤割鮮肥。酒酣論意氣,中心貴相知。終當委運去,得飲無復疑。

此詩名為《悲秋》,但於悽清悲涼之外別有曠達之感。縱然"秋氣悲萬物",但詩人感到人生有限,不可耽溺於悲傷之中,而應珍惜當下,"歡樂當及時","得飲無復疑",顯示出詩人落拓的氣質與曠達的情懷。

林鴻還有一類詩歌,突破了宮廷花鳥的苑囿,不侷限於自己狹小的生活範圍,把眼光延伸至更廣闊的江山塞外,如《出塞曲》其三與其七:

玉關秋信早,未雪授征衣。王者應無敵,邊塵不敢飛。三河兵氣盛,五道羽書稀。日晚笳聲發,將軍射獵歸。

大漠窮陰外,孤城蒼茫間。星河秋近塞,雪雹夜沉山。戍久戎衣綻,時清列燧間。近聞遊騎息,不敢問陽關。

從詩中可以感受到邊塞環境的惡劣,將士的英勇意氣,將軍的雄姿英發,字裡行間流露出戍邊的信心和軍勢強盛的自豪感。

詩歌情感真摯,抒情方式多樣

林鴻送別詩所採用的抒情方式,主要有三種。

首先,是敘事抒情,即詩歌的前半部分主要是敘事,進而抒發由此事所引發的情感。敘事的內容或是講述生平經歷,或闡述某一事件經過。如《送黃玄之京》、《送尚抱灌往閩南采詩》是先自述經歷,再轉而抒情。《送王孝廉之京》

神如玉壺初薦氷,氣如太阿新發硎。羨君早年即登第,許君壯節終成名。十年濩落棲衡宇,斂翅迴翔待髙翥。知已文章舉孝廉,治安有策幹明主。以茲擲筆翻然起,祖道車驂若流水。客路遙侵朔鴈前,鄉情卻望江天裡。客路鄉情兩地分,征帆落葉共紛紛。君登要路天門去,我向秋山臥白雲。

將王孝廉十年濩落後來終於登上仕途的經歷與離情相結合。

其次,是借景抒情,顧名思義,即通過景物描寫來間接表達作者的感情,看似只是對景物進行客觀描繪而隻字不提自己的心情,但實則融情入景,真摯之情溢於言表。《送王一之京》首聯"楊柳青青春草齊,官亭客散夕陽西",官亭旁的楊柳枝葉青翠,嫩草因春天的到來蓬勃生長,夕陽西落,天色將暮,官亭中遠行的人已離開,送客的人也漸漸散去。通過景物描寫交代了送別的時間與地點,並以春日美好而富有生機的景象更加反襯出離別的無奈與感傷。林鴻送別詩中藉以抒情的景物多為有南方特點的纖巧清新之景,但也有幾首詩將送別與邊塞風光相結合,別有一番風味。且看《送高書記之邊》:

青袍書記去翩翩,紫塞從戎不記年。磧裡倚弓看漢月,雪中走馬入冰天。烏孫部落通煙火,敕勒沙場乏水泉。聞道安西無戰鬥,時時醉向酒家眠。

不同於其他送別詩中景物的精巧,這首詩多寫帶有邊塞特色的壯麗之景,意境雄渾遼闊,高遠蒼茫。頷聯"磧裡倚弓看漢月,雪中走馬入冰天"一句寫及邊塞環境的惡劣、條件的艱苦與戰士的思鄉,有盛唐高、岑詩派的慷慨悲壯之風。林鴻的另一首詩歌《送白少府送兵隴右》中"古戍冰成壘,春湟雪作華"也是以工整的對仗寫邊關的惡劣環境。此詩中離別時的情感不再是悽哀與不捨,而是以愛國之情為基礎對友人加以勸勉——雖然條件艱苦,但國家尚不安寧,您應為戍國而安心前行,不要只想著早日回鄉。此詩中的私人情感彷彿被淡化,占主導地位的是保家衛國之心。

是議論抒情,即在抒情中加以對社會、歷史和人生的思考。從林鴻的生平來看,其於四十歲歸隱閩中,之後便訪僧求道,接觸了較多佛老思想,所以詩歌中也較之前多了一些禪宗哲思,以更超然的態度觀照人生。如《送黃秀才歸西鏞》開頭就寫道"外貌苦物役,中心貴所知",含有擺脫外界的種種束縛,追求內心世界的意味。《送林子山之秦中覲親》"翻思人世皆為客,何必臨岐是別離"詩人以富有智慧的哲思面對人生的生離死別。當然林鴻的每首詩中並非只採用一種抒情方式,多是兩種或三種交叉使用,抒情方式多樣化才不會造成形勢與內容上的刻板單調。

林鴻宗法盛唐,開明代復古之先聲,但前後七子"守古而尺尺寸寸之"的毛病也早在林鴻的詩歌中表現了出來,他的部分詩歌模仿的痕跡過重,個別甚至宛如原詩,如《送人入蜀》的尾聯"錦城莫道無知己,何限居人識馬卿"由高適"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一句演化而來;《送高書記之邊》一詩中"聞道安西無戰鬥,時時醉向酒家眠"一句與崔顥的"聞道遼西無鬥戰,時時醉向酒家眠"幾乎一模一樣,因此李東陽《懷麓堂詩話》曰:"林子羽《鳴盛集》,專學唐。袁凱《在野集》,專學杜。蓋能極力摹擬,不但字面句法,並其題目亦效之。開卷驟視,宛若舊本。"

總體看來,林鴻的古體詩有學習陶淵明、韋應物詩作的痕跡,情感表達得較隱晦,詩風清淡古雅,詩中透露出流連於林間山水的平和悠然。而近體詩大多寫得音律鏗鏘,對仗工整,讀來朗朗上口,遣詞造句流美精緻,景物描寫細緻纖巧。林鴻近體詩雖標舉盛唐,但其詩歌主要以抒發一己之情懷為主,並未涉及廣闊的社會生活,更未深入民間寫百姓之疾苦,加之詩歌形式整飭,精於技巧,因此相較於興象玲瓏、辭采風骨兼備的盛唐詩風,其詩更似"大曆才子復見"。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