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50年代香港黃賭毒的集中地,政府派3000警力前往鎮壓卻毫無作用

——

那裡沒有街道,只有漆黑、堆滿了垃圾的走道,在香港,曾經有4萬人擠在那個黑暗,具有傳奇色彩的貧民窟裡,他們中有難民和罪犯,有牙醫和妓女,而整個貧民窟,就彷彿一個烏托邦一樣,骯髒、擁擠,卻又散發著別樣的魅力。———德國《明鏡線上》

這段出自德國的《明鏡線上》週刊,當中提到的貧民窟,就是已經消失在歷史長河中,曾被譽為“罪惡之城”的香港九龍城寨。

九龍城寨在90年代中是亞洲最大的貧民窟,它在經濟飛速發展的香港中就像是一顆毒瘤,孕育著骯髒雜亂。它是罪犯們的天堂,政府對它束手無策;它是貧困百姓們賴以生存的溫床,新世界的烏托邦;它也是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們,不可多得的靈感源泉。

宋朝時期,這座“罪惡之城”還只是一個軍事據點,直到清晚期英軍入侵,九龍半島作為中國邊防的最前線,為加強九龍地區的防衛,清政府將駐地遷至九龍寨,築城建署。

古時的九龍城寨

中英條約簽訂後,九龍半島雖說已經割讓給英國做殖民地,但條約中聲明瞭這個地方還屬清政府管轄,所以港英政府無權管理這個地方。

英國無權管,清政府沒能力管,中國政府又因各種戰爭來襲正焦頭爛額,沒時間管,在無政府狀態下,九龍城寨逐漸變成了臭名昭彰的“三不管”地帶。

1930年時城寨的人口僅不到500,二戰過後,局勢動盪,大量難民湧入香港,其中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身為法外之地的九龍城寨就成了他們的落根點,隨著罪犯越來越多,城寨中的黑社會勢力也日漸壯大,黑社會組織三合會基本控制了整個城寨。

湧入城寨的新移民持續增長,1987年後,城寨已經約有33000人,由於沒有政府管制,居民們大量私建房屋,僭建嚴重,他們居住在26304平方米的城內,人口密度更是如今北京的人口密度的80倍,300多間公寓佇立寨中,街道狹窄,衛生環境極度惡劣。九龍城寨佇立在香港這個國際大都市中,愈加顯得格格不入。

無人管理又龍蛇混雜的城寨原以為會完全失控,然而結果卻出乎意料。城寨被黑幫控制後,自成一條法則,幫派住在城東,居民住在城西,互不干擾。由於鋪租便宜,政府也不會檢查,城寨中吸引了各行各業的人前來開店做生意。

當中最多人做的行業就是牙科診所,80年代以前,隨著大批內地勞動力湧入香港,許多擁有內地牌照的牙醫都想進港撈金,但因為制度原因,內地的醫生牌照並不受香港政府承認,為了餬口,他們只能搬進政府管不了的九龍城寨。

隨處可見的牙醫招牌

自此,城寨的牙醫便開始發展起來,他們用的儀器雖然大部分是從日本進口的二手機器,但有些卻比外界的正規牙科醫院更加先進,價格還比正規診所便宜很多。

同時,80年代以前香港的醫療和牙科服務短缺,許多等不起、付不起醫療費的勞工階層統統湧入城寨求診,據統計70年代以來曾到城寨牙科就診的就有數十萬人次,有一家甚至每天都有上百人來排隊候診。

無牌照牙醫

許多居民也會開個小型工廠或雜貨店鋪貼一下生計,甚至連外面的食品商都悄悄將工廠遷移到九龍城寨,因為這裡的租金相當便宜,在城寨內開設工廠也不需要向政府登記,不會被相關當局稽查。

居民自己開設工廠做麵粉

據說當時香港有80%以上的魚蛋都來自九龍城寨,麵粉工廠、豬肉工廠在城寨中比比皆是。

另外,既是黑幫管理著整個城寨,那麼黃賭毒必不會少見。根據1952年一份警察報告,這座城裡有154個毒品聚集地,11個色情場所,7個賭場,和13個狗肉店,全香港90%的海洛因都產自九龍城寨。

各種違法生意在這裡發展得如日中天,街角站著一排排豐腴婀娜的女人,公廁門口隨時都會有不省人事的癮君子,還有整日被黑幫追著打的賭徒,幫派間的打架鬥毆都已是司空見慣。

不要奢望會有警察來管,他們不會進來,也不敢進來。1974年間,港英政府曾經嘗試過派遣3000名警力前往掃除黃賭毒,可是一入寨後,不但無功而返,甚至損失慘重。外界曾流傳著一句話,“要命的話,就不要踏入九龍城寨一步”。

黃賭毒的行業比之外界還有一個特點,它們不分晝夜。

80年代末,九龍城寨居住人口高達至5萬,但平均下來平均每個人居住面積只有4平方米,僭建的建築一層搭一層,乃至整個城寨98%的區域24小時都沒有陽光,正午當空都要點著燈,晝夜難分。

唯一能看到陽光的地方,就是屋頂的陽臺了,這裡是孩子們玩耍的天堂,也是大人們忙碌過後,唯一能在這個骯髒罪惡的城府中找到的淨地。

城中衛生情況極差,垃圾成山,地上流淌著汙水,加工廠的排放物源源不斷的堆放在垃圾堆,卻沒人清理,蟲蟻成堆,與人同住。

50年代整個城寨只有2個公廁,其中一個還是幹廁,需要手動倒夜香,雖然汙臭難忍但卻聊勝於無。老鼠是這裡的老住戶,肥腸滿肚,見到貓都不怕更不用說人了。

另外由於港英政府對此地並不供電,居民們唯一的電力來源,就是偷接路燈電纜,住家屋頂都被私接電纜慢慢覆蓋,但偷接的電線經常被掐,停電成為了家常便飯。

同時,由於隔水系統不存在,整個城寨一年365天處處都在滴水,居民進出巷子都要打著雨傘,而真正的自來水管卻只有八條。

這八條水管全部被城內的黑幫頭目控制,為黑幫手下的工廠供水,普通居民每次取水都要給買水費,裝完水再擔上樓,3萬多人共用8條自來水管,可想而知有多不方便。

即使生活過得如此艱難,即使整座城寨骯髒、罪惡、黑暗,但它對於那些無家可歸的人來說,這裡卻是他們的家,他們的歸宿。

“說實話,我並不覺得九龍城寨有這麼差,它給窮人提供了房子,給沒有希望的人提供了家。有的人沒有身份證,有的人沒有錢,但九龍城寨收留了他們,他們需要人拯救。”這段話來自九龍城寨曾經的一個吸毒者。

80年代,九龍城寨附近的治安問題愈發惡劣,甚至有劫匪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搶劫,只要轉身逃回城寨,警察就無力追擊,臺灣、澳門,甚至是東南亞的逃犯劫匪都遠道而來尋求庇護,九龍城寨的罪惡根源,正在慢慢擴大。但是,沒有國家會允許一個法外之地在國土上蔓延罪惡。

1984年,中英雙方簽訂了關於香港問題的宣告,決定香港於1997年7月1日迴歸祖國懷抱,當時中國對此有一個條件,就是整治九龍城寨,這次談判也敲定了九龍城寨的命運。

1993年港英政府出動了5000名警力,歷時1年,在扣押近萬人的情況下,將整個九龍城寨夷為了平地,政府花了27億港幣在清除工程、賠償、安置居民上,九龍城寨3萬居民超過一半都遷入了公屋或臨時居住房,其餘的要麼自行解決,要麼買下了居屋。

自此,這座散發著黑暗氣息,在香港矗立了一個多世紀的“罪惡之城”,永遠謝幕。

一年後,九龍城寨在原址上建了一座公園,即使已然完全看不出往昔城寨的樣子,但它的傳說,卻永遠在江湖流傳。

九龍城寨的特殊的暗黑魅力,其實很早之前就被藝術家們盯上了,上文大部分圖片都是在九龍城寨拆除前,攝影師Greg girard和lan lambot花了5年時間所記錄的。

它與現實社會格格不入的環境更像是一座幻想之城,在《銀翼殺手》這部被評為影史第一的電影中,就將九龍城寨作為了未來洛杉磯的構想原型。

銀翼殺手

日本動漫產業公認的巔峰之作《攻殼機動隊》中,未來都市的一部分就幾乎都是九龍城寨的翻版,破舊密集的筒子樓,鱗次櫛比的漢字招牌,遍地汙水的狹窄通道,就連緊貼著屋頂轟鳴而過的飛機,都跟當年的九龍城寨一模一樣。

攻殼機動隊

2017年所出的動作犯罪片《追龍》更是講述了能打敢拼的伍世豪偷渡到香港後,在九龍城寨裡聯合警長掃除異己,一路刀刃舔血,爬上香港毒品霸主位置的故事,影片裡面就清晰描寫了九龍城寨裡面的黃賭毒等非法生意。

追龍

不止電影,連遊戲、攝影、史料中都出現了九龍城寨的影子,這個張牙舞爪的魔窟,用來製作犯罪黑暗的作品再適合不過,矗立在繁榮的城市中的它,凸顯了人類黑暗悲觀的另一面。

“城寨就矗立在跑道盡頭,等待被清除,黑黢黢的窗戶使它看上去像一座巨大的蜂巢,它既是死的,又像是活的,那些窟窿彷彿在瘋狂的吸收著城市的能量。”——威廉.吉布森

資料來源:

鏗鏘集:城寨

外國攝影師拍攝的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人間活地獄——九龍城寨

【逃難者的棲身之地,藝術家的靈感來源-九龍城寨】 香港故事

《九龍城寨》,華爾街日報

內容為『手望Sowarm』原創並首發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