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攝政王多爾袞的一生

睿忠親王多爾袞,太祖第十四子。初封貝勒。天聰二年,太宗伐察哈爾多羅特部,破敵於敖穆楞,多爾袞有功。賜號墨爾根代青。此後數次入明境內山西,河北,山東等地掠略,又徵察哈爾,朝鮮,攻大淩河,錦州,松山等地,為清太宗皇太極所器重,逐漸躍居於後金軍主要統帥之列。天聰五年執掌吏部,崇德元年(1636 年)封為各碩睿親王。

崇德八年,皇太極因病突然死去,因儲嗣未定,清朝皇族面臨王位之爭。多爾袞以鑲白,正白兩旗勢力擁立皇太極年僅六歲的第九子福臨為帝(即清世祖福臨),由多爾袞與濟爾哈朗共同輔政。不久,多爾袞集大權於一身,其地位越過濟爾哈朗,各衙門關白政事,記錄檔冊皆以多爾袞為先。

從孤獨弱主到和碩睿親王的多爾袞出生未滿百日,努爾哈赤就率大軍進攻烏拉,最終滅亡了其妻阿巴亥的母國,多爾袞母子面臨著打入冷宮的危險。但是,由於努爾哈赤優待降順者的政策,以及阿巴亥富於心計,善為周旋,使他們母子安然渡過難關,隨著時間的流逝,多爾袞也步入了臺吉的行列。努爾哈赤一共有十五個兒子,他臨終的時候,曾經指定他最疼愛和器重的十四子多爾袞作為繼承人。可那時多爾袞才十五歲,年紀太小,八子皇太極依仗自己掌握後金八旗中的正黃旗和鑲黃旗,勢力強大,奪得了繼承權。

多爾袞少年得志,為他將來的進取開始奠定基礎。天聰三年(1629年),皇太極率軍攻明,多爾袞在漢兒莊,遵化,北京廣渠門諸役中奮勇當先,斬獲甚眾,一年半後,他又參加了大淩河之役,攻克堅城的功勞也有他一份。天聰年年(1634年),皇太極再度攻明,多爾袞三兄弟入龍門口,在山西擄掠,結果"宣大地方,禾稼踐傷無餘,各處屋舍盡焚,取臺堡,殺人民更多,俘獲牲畜無數“。

使他名聲大振的是征服朝鮮和攻擊蒙古察哈爾部之役,朝鮮和察哈爾被皇太極視為明朝的左膀右臂,是後金攻明的後顧之憂。天聰六年皇太極雖大敗察哈爾部,林丹汗走死青海大草灘,但其殘部仍散佈在長城內外,於是天聰九年(1635年),皇太極便命多爾袞率軍肅清殘敵,結果他首帥林丹汗之妻及瑣諾木臺吉來降,又趁大霧包圍林丹汗之子額哲所部,使人勸其歸順,雙方盟誓而回。這一次出征,多爾袞不費一刀一槍,出色地完成了皇太極的使命。更具重大意義的是,多爾袞從蘇泰太后(林丹汗之妻)那兒得到了遺失二百餘年的元朝傳國玉璽,其璽“交龍為紐,光氣煥爛",後金得之,使皇太極獲得稱帝根據及招攬人心的工具。果然,皇太極聞訊大喜,親率王公大臣及眾福晉等出瀋陽迎接凱旋之師,對多爾袞等亦大加褒獎。

在此之後,多爾袞幾次率師攻明,均獲輝煌戰績。崇德三年(1638年)他被授予“奉命大將軍”,統率大軍破牆子嶺而入,於鉅鹿大敗明軍,明統帥盧象升戰死。多爾袞並不是一介武夫,這點連皇太極也看得很清楚,因此,在更定官制時,便把六部之首的吏部交給他統攝。在統轄六部的過程中,多爾袞鍛鍊了自己的行政管理能力,為他後來的攝政準備了條件。更需注意的是,多爾袞一直秉承其兄皇太極意旨,對加強中央集權發揮了重大作用。但是,皇太極並沒有料到,多爾袞正利用皇太極的信任,逐漸削弱昔日曾打擊他與母親之人的勢力,等待時機,覬覦權柄。

不久,這個時機終於來了。崇德八年(1643年)八月九日亥時,皇太極“暴逝”於瀋陽清寧宮。由於他的突然死去,未對身後之事作任何安排,所以王公大臣在哀痛背後,正迅速醞釀一場激烈的皇位爭奪戰。

平心而論,皇太極遺留下的空位,只有三個人具備繼承的資格:代善,豪格,多爾袞。但實際上競爭最激烈的是後兩人。皇太極死後不久,雙方就開始積極活動,進而由幕後轉為公開。是年八月十四日,諸王大臣在崇政殿集會,討論皇位繼承問題。這個問題是否能和平解決,直接關係到八旗的安危和清皇朝的未來。兩黃旗大臣已經迫不及待,他們一方面派人劍拔弩張,包圍了崇政殿;另一方面手扶劍柄,闖入大殿,率先倡言立皇子,但被多爾袞以不合規喝退。這時,阿濟格和多鐸接著出來勸多爾袞即位,但多爾袞觀察形勢,沒有立即答應。兩黃旗大臣紛紛離座,按劍向前,表示:“如若不立皇帝之子,我們寧可死,從先帝於地下!”代善見有火併之勢,連忙退出,阿濟格也隨他而去。多爾袞見此情形,感到立自己為帝己不可能,迅速提出他的意見,主張立皇太極幼子福臨為帝,他自己和濟爾哈朗為左右輔政,待其年長後歸政。這一建議,大出眾人所料。為了皇子,兩黃旗大臣的嘴就被堵上了,豪格心中不快,卻又說不出口。多爾袞以退為進,自己讓了一步,但作為輔政王,也是實際掌權者。

多爾袞之所以選中福臨為帝,曾被某些騷人墨客扯到他與其母莊妃的“風流韻事”上。實際上,多爾袞之所以選中福臨,一是由於他年僅六齡,易於控制,而排除了豪格,因而也排除了葉布舒,碩塞諸皇子,二是由於其母永福宮莊妃深得皇太極之寵,地位較高,選其子為帝更易為諸大臣所接受,甚至可以說是符合先帝的心願。就這樣多爾袞妥善地處理了十分棘手的皇位爭奪問題,自己也向權力的頂峰邁進了一步。隨後,統治集團處理了反對這種新格局的艾度禮,阿達禮,豪格及其下屬,穩固了新的統治。

多爾袞是想當皇帝的,暫時沒當皇帝只是策略而已,這對小皇帝是個寢食不安的威脅。順治五年十一月,他憑藉自己的權力,加皇叔父攝政王為皇父攝政王,用皇帝的口氣批文降旨。順治七年十一月,多爾袞出獵古北口外。行獵時墜馬跌傷,醫治不得要領,十二月初九日死於喀喇城,享年只有39歲。政治舞臺的幕後,隱藏的是鮮血淋漓的殘殺。以權力爭奪為中心內容的宮廷矛盾,沉寂數年之後,又以多爾袞的死為突破口,猶如火山一樣爆發出來。

多爾袞彌留之際,他的同胞兄弟長阿濟格當時在他身邊,兩人有過密談。多爾袞剛一斷氣,阿濟格立即派自己統帥的三百騎兵飛馳北京,頗像發動軍事政變的動作。大學士剛林身為多爾袞的心腹,洞悉此中底細,立即上馬飛奔進京,佈置關閉城門,通知諸王做好防變準備。順治帝聽從王爺們的建議,將三百飛騎收容在押,誅殺殆盡。阿濟格隨多爾袞的靈柩進京時,立即成了囚犯,被送入監牢幽禁。他在監獄中企圖舉火,被賜令自盡。這個舉動剪除了多爾袞的嫡派勢力,清算多爾袞也從此開始。

順治八年正月,多爾袞的貼身侍衛蘇克薩哈向順治皇帝遞上一封檢舉信,揭發多爾袞生前曾與黨羽密謀,企圖率兩白旗移駐永平,又說他偷偷地製成了皇帝登基的龍袍服裝,家中收藏著當皇帝用的珠寶。這時只有13歲的順治皇帝,第一次親理朝政,他召集王爺大臣密議,公佈鄭親王濟爾哈朗等的奏摺,抖數多爾袞的罪狀,主要是”顯有悖逆之心“。少年天子福臨向諸位王爺宣告說:”多爾袞謀逆都是事實。“多爾袞被撤去帝號,他的母親及妻子的款典都被削奪了。

多爾袞死後不到兩個月被追罪,全面清算,削爵,擢宗室,籍家產,罷廟享,斷其後嗣,掘墓,開棺,鞭屍。多爾袞過繼多鐸的第五個兒子為己子,多爾袞獲罪後,順治命其歸宗,即讓他認回多鐸為父,而讓多爾袞死了,都沒有兒子送終,這也是實情。另外,令旨不得去給多爾袞掃墓祭祀,讓其不能得享血食,這算是封建時代最為嚴厲的懲罰了。

多爾袞是滿人能統一中國的重要功臣之一,歷來關於多爾袞的私生活傳說紛紜,多爾袞被描繪成一個好色之徒。理由之一是害死豪格後,他馬上將豪格之妻霸為福晉。豪格論輩分是多爾袞的侄子,侄妻都霸佔,可見其好色無恥之徒之至!乍一看是這麼回事,細考則不然。論輩分多爾袞雖然是豪格的叔叔,但實際年齡比豪格還要小三歲,豪格的大福晉想必年齡相當,霸佔這麼一個黃臉婆,多爾袞應當主要還是出於政治報復的目的,和好色無恥恐怕扯不上什麼關係。除此之外,史書中並沒有相關多爾袞私生活放蕩的記載。否定多爾袞生活放蕩的記載,沉溺女色的主要原因還要和莊妃有關,如果多爾袞是好色之徒,斷不會為了一個女人放棄江山。

豪格曾評多爾袞是”有病無福“之人,多爾袞身材細瘦,素患風疾,壯年猝死,大抵跟縱慾有關,嗜色和嗜殺,是早期滿清貴族的特色。民間野史有”太后下嫁“一說,即多爾袞按照滿人入關前的妻寡嫂的風俗娶了皇太極永福宮莊妃,即順治母親孝莊皇太后大玉兒,同時孝莊皇太后也穩住多爾袞,避免其權勢野心膨脹危及福臨的皇位。此一觀點在近代史學界裡雖有人正面認同,但更多學者認為此乃當時漢人為抹黑滿清而造的謠言。

關於子孫後代,據正史記載,多爾袞只在鬆錦之戰前得一女,沒有男性後代。曾過繼其胞弟多鐸的兒子,多爾博,繼承睿親王這個鐵帽子親王,順治曾把多爾袞的爵位消除,就是削的這個多爾博,乾隆時平反,復位。2005年,廣州一名男子曾自稱自己是多爾袞的第十世孫,並聲稱多爾袞被摘廟號後,家族一直不敢張揚,但滿族專家及愛新覺羅族後人均公開質疑其真實性。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