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決定新四軍命運的關鍵一戰,看陳毅如何將政治智慧發揮到極至

(電影《黃橋決戰》)

1939年11月,茅山根據地的第二團等部取得延陵大捷。以往蘇南新四軍打的都是對抗時間很短的游擊戰,這一次打的卻是正規的運動攻堅戰,戰鬥打了一天一夜,共殲滅日軍大隊長以下一百七十餘人。此役標誌著蘇南新四軍的壯大,但也引起了敵人的警覺,日軍開始向茅山腹地大規模增兵,與此同時,國共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緊張,連陳毅做了很多工作的二李都受到韓德勤挑撥,有企圖進攻新四軍江北基地吳家橋的跡象。

那段時間,蘇北新四軍主力正好去了淮南,吳家橋只有一個營守衛。危急關頭,陳毅“三進泰州”拜訪二李,結果他一進泰州就被韓德勤派駐的特務認出,在陳毅與二李晤談時,韓德勤的參謀長帶著衛士排趕到了二李的司令部,欲對陳毅不利。二李聞訊,一邊應付,一邊急忙連夜送陳毅出城。

看到陳毅冒險親訪,二李減少了對新四軍的懷疑,遂未乘虛向基地發起進攻。否則的話,光靠一個營很難守住吳家橋,而吳家橋一旦有失,“渡江跳板”也將跌入江心。

重重壓力之下,陳毅急切希望皖南軍部及主力能夠東移蘇南,三戰區也已經表示同意,可是項英卻想到閩浙去。陳毅認為這樣做極不妥當,因為閩浙大部分地區尚非敵後,去了只會給國民黨製造摩擦的藉口,而且“歷史上多次長征損失均大”,皖南主力不應該在國共關係趨於緊張的時候長征閩浙。

(電影《黃橋決戰》)

見項英執意不聽,陳毅只得直接徵得中央批准,決定以蘇南新四軍的現有力量獨立向北發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40年6月下旬,二李突然翻臉,包圍了挺縱駐地郭村。郭村一戰,挺縱與蘇皖支隊合力,將二李打了個丟盔卸甲。

仗打贏了,有人主張乘勝追擊,直搗泰州。陳毅不但沒有這麼做,還把原屬二李防區的郭村等地,乃至新四軍在蘇北的老基地吳家橋,都統統讓給了二李,然後與粟裕一起指揮新四軍東進黃橋。

此舉充分顯示出陳毅在統戰方面靈活、機智的一面。陳毅一向認為,爭取二李中立是解決蘇北問題的關鍵,捨棄郭村、吳家橋,既能確保與二李重歸於好,又可以在東進時集中全部兵力,即便與韓德勤直接對抗也不致落於下風。

陳毅、粟裕率部東進黃橋不久,即爆發了黃橋戰役。黃橋戰役較量的是軍事力量,但它同時也是一場高規格的政略之戰。戰前陳毅與蘇北紳商學各界廣泛結交,黃橋著名士紳朱履先、曾當過江蘇省省長的韓國鈞都和他成了經常書信往來、棋酒談心的好友。

就算是韓德勤本人,陳毅也採取了“合作未到絕望時刻,絕不放棄合作”的態度,希望和韓德勤合作劃定防區,共同抗日。可是韓德勤卻並不賣帳,不僅主動向新四軍大舉進攻,而且還對新四軍實行糧食封鎖。

(電影《黃橋決戰》)

糧食封鎖固然給新四軍造成了很大困難,但也在政治上幫了新四軍的忙。陳毅給各方著名人士寫信,說明韓軍進攻和封鎖黃橋的真相,請他們幫助調停。一時間,糧食封鎖“餓了老百姓,肥了韓德勤,難了新四軍,幫了日本兵”之說傳於蘇北,讓韓德勤很是被動。

直至黃橋戰役一觸即發之際,陳毅已把統戰資源用到了極至。蘇北名流由韓國鈞領銜,三次致電蔣介石,提出韓德勤處置失當,應予撤換。

黃橋一戰,新四軍不但在軍事上大獲全勝,根本解決了韓德勤所部,而且政治上也取得優勢,從此在蘇北建立根據地,站穩了腳跟。

在短短兩年時間裡,陳毅運籌帷幄、長袖善舞,通過東進和北上,將茅山一塊根據地發展成茅山、東路、蘇北三大塊,兵力從不足三個團迅速擴充套件為十四個團,總的實力超過了皖南。這些都為皖南事變後新軍部的重建與生存提供了可能,陳毅、粟裕所拉出來的部隊也成為新四軍乃至日後華東野戰軍的絕對主力。

(電影《黃橋決戰》)

(節選自關河五十州《大授銜》)

實體書《大授銜》已出版上市。

大授銜 ¥34.3 購買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