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失去的20年:日本人駭破膽的廣場協議

20世紀80年代的日本GDP已經是美國的一半,併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就是在此時,石原慎太郎的一篇《日本可以說不》寫出了日本人的心聲,委婉地向世界宣稱日本即將超越美國。這一下逼急了美國人,為了打壓日本,維護美國自身霸權,美國決定做點什麼。

日本被做空的經濟背景

二戰後,世界變成美蘇爭霸的兩極格局。為了應對蘇聯,美國急於拉攏盟友,因此對日本採取扶植政策,而日本經濟則在美國資金、技術、資源等方面的支援下得到大力發展。作為抵禦蘇聯和中國共產主義的前沿陣地,在美國的扶持之下,日本經濟實力得到大幅恢復,依靠山寨美國的產業或者美國有意的產業轉移,日本汽車業、製造業發展迅速,及至1980s年代左右,日本已經從一片戰後廢墟之地一舉躍居世界經濟第二位,其GDP甚至達到了美國的一半左右。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日本買下了好萊塢,買下了很多美國地標性的建築,日本石原慎太郎甚至寫了《日本可以說不》等書籍向世界宣稱日本即將超越美國,1985年,日本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日本製造的產品充斥全球。日本資本瘋狂擴張的腳步,令美國人驚呼“日本將和平佔領美國!”

美國做空日本的目的

但最最不能讓美國人忍受的是,美國的佈雷頓森林體系垮臺,導致美元和黃金脫鉤,世界各國都要從美國取回自己的黃金,導致美元一度極其危險,美元指數下跌,美元的霸權體系遭到了日本、德國以及英法等國貨幣的強烈挑戰。

至於說為什麼美元霸權體系受到挑戰最讓美國人難受,我們先來看二戰之後世界秩序體系,美國為首的戰勝國以聯合國為基礎確立了政治體系,形成了對戰敗國合法的駐軍以及政治上的壓制地位;由於英國國力在二戰中受損過多,已經無力讓英鎊撐起世界金融體系,美國藉此上位,最後組織構建了佈雷頓森林體系,也就是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

誰控制了石油,誰就控制了所有國家;誰掌握了貨幣發行權,誰就掌握了世界。-基辛格

70年代,原有佈雷頓森林體系崩潰。尼克松政府緊隨其後隨後又推出了牙買加體系。牙買加體系大概是這樣的: 一方面,美國大量印刷鈔票,從以亞洲國家為首的地區購入大量消費品,致使中國、日本等國的美元外匯儲備急劇增加,同時美國的貿易赤字不斷擴大,美國繼續印刷美元填補赤字。

另一方面,美國發行大量的債券,中國、日本等國大量購買此類美元資產,從而使美元源源不斷地流回美國。

簡單點說就是,美元成為了世界貨幣,可以通過一張張不值錢的廢紙換得世界各國手裡的工業用品和真金白銀,美國人就如同變成了一個吸血鬼般悠閒躺在世界經濟的金字塔上坐享其成,可以不停的空手套白狼,這是美國霸權之下眾多體系中最最核心的一環,是美國最不能喪失的。因此,在美元霸權體系遭到威脅之下,美國開始對來挑戰的日本、德國等貨幣佈下屠刀。

美國做空日本的手法

因此在1985年,美英德法日在紐約廣場賓館簽署了著名的“廣場協議”,表面目的是讓美元對其他主要貨幣“貶值”,以增加美國出口來拯救美國經濟,實際上是開始醞釀對日本的金融絞殺。(這期間其實德國貨幣也受到了升值,但是德國政府應對較好,貨幣政策比較務實,不停的在降槓桿,化解了危機。

綜合來看,無論是股市還是地產價格,日本在1985年後的上行節奏都太快,並進入到加速趕頂階段,隨後崩潰;而德國資產價格基本得到了平穩過度化解,略過不談)日本銀行在美國財政部長“貝克”的高壓之下,被迫同意在廣場協議簽訂後幾個月內,日元兌美元從250比1升值到149比1,進而再升值到90比1,最高時達到了70比1。日本則在金融自由化思路下經歷了快速的巨集觀加槓桿道路,這是簡直就是給已經炙熱的日本經濟上澆了一大鍋油。

由於事先知道日元會大幅升值,大量外資湧入日本,由於日元升值,日本出口業瀕臨崩潰,大量資金進入了股市和樓市,於是一夜之間,日本股市樓市暴漲,甚至達到了東京一個區域內的房價超過了全美的房價總和。

在1989年12月29日,日經指數甚至達到了38915的高點。1987年底,日本股票市值竟然佔到全球股市總市值的41.7%,並趕超美國成為世界第一。1989年底股票總市值繼續膨脹至896萬億日元,佔當年國民生產總值的60%。房地產方面:日本6大主要城市的商業區地價指數,若以1955年為100,到1965年則上漲超過了1000,到1988年則超過了10000,也就是說,日本城市房地產價格在33年間上漲了100倍。

同一時期,美國的後備金融殺手鐗也佈局日本,這就是股指期貨,擼羊毛的機會終於成熟了。所謂股指期貨就是對賭股票是漲還是跌,而日本當時近乎所有人都衝昏了頭,日本人仍然有大量理由相信自己是獨一無二的,認為日本股市不可能會跌,而所剩下的一些有識之士根本不可能讓這如同滾滾洪流的經濟剎車,但與此同時美國在做什麼呢,美國在日本大肆兜售股指期貨來做空日本。

佈局完成下的日本

等到一切都佈局,1990年1月12日,美國交易所突然出現“日經指數認證沽權證”,大量美國投行紛紛追捧。這個權證本質上就是一個看跌期權,只有當指數下跌到某一水平以後購買者才能獲利,因此購買者就開始不擇手段地打壓日本股市。終於,暴跌模式從股市開始,並蔓延到樓市乃至影響整個日本經濟。

其在一個月不到就全面崩潰,並且外資開始紛紛逃離日本,要把日元兌換成美金,日本政府根本沒有這麼大的外匯儲備來支付,於是只能用實物來抵債,於是,日本給美國還回了好萊塢,洛克菲勒廣場,甚至國內的很多優質資產,吐出來二戰後三十幾年才發展起來的家業。於是,日本開始了長達二十年左右的房地產下跌,股市下跌,甚至到了今天,日本的經濟都還沒有恢復。這是美國擼羊毛的常見手法,跟97年的由泰國引起的金融危機一樣的手法。

20年來,日本六大主要城市住宅用地價格跌幅達到65%。隨著房價暴跌,國民財富持續縮水,損失高達1500萬億日元,相當於日本3年的GDP總和。日本經濟更是萎靡不振,二十年間,日本年均GDP增速只有0.75%。

金融戰爭的啟示

可以看見,一個國家被做空之後會多麼的悽慘,以我們當下與日本相似的境地,還是學學德國,大力去槓桿,強化實體經濟,讓經濟平穩軟著陸才是正確之路吧。在我們企業槓桿率較高、居民槓桿率上升較快的背景下,不應輕易放鬆對金融週期的調控。目前我們大力去槓桿簡直就是未雨綢繆,以防止鷹醬上屋抽梯,導致資本市場出現系統性風險,崩壩決堤。

日本血淋淋的教訓如今在中美之間開始有了一些苗頭,好在高層並沒有像日本那樣做出妥協以及錯誤的決定,而最重要的則是中國國力的強大,抵抗國際遊資、保證金融穩定的能力已非當年可比,不過儘管已是大國,但百尺竿頭,仍需更進一步。我們當謹慎,對霸主的挑戰沒這麼容易,後面的幾十年,中美碰撞將是常態,根本不會給你投降的機會,輸的一方,將會被榨乾骨頭中的最後一絲血髓,剩下的年代,動盪和衝突,才是中美貌似融洽的關係中最基本的基調和色彩,畢竟一個太平洋是容不下中美兩個大國的。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