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一個死囚遺言背後的祕密(12)

這樣,專案組的面前就出現了一道名喚“尚保”的“謎”。

第二天,雖然是初冬,非常寒冷。專案組制訂了調查方案。偵查員認為,目前大致上可以推斷“尚保”應該是“敵特”這條線的主兒,而且可能是彭祖清以前的“中統”同事。所以,應該從彭祖清以前的“中統”歷史上進行調查。從中找出一個名叫“尚保”的物件來。

這一查,一直折騰到年底。對於彭祖清的歷史情況、社會關係等等方面有了非常細緻的瞭解。可是,查來查去,彭祖清的歷史上就是沒有一個名叫“尚保”的交往物件。累得人仰馬翻的專案組意識到這件事黃了,任桂福向領導一彙報。領導說馬上要過陽曆年了,你們先休息吧,過了元旦再研究。

1951年1月2日上午,專案組開會,又是折騰了一整天,正當人們疲憊的時候。偵查員小黃忽然提出一個觀點:我們對“尚保”兩個字的發音是否領悟得準確?會不會彭祖清要表達的是另一個意思?

這個觀點引起了其他三個偵查員的重視,討論下來,認為這或許是一個新思路。於是,組長任桂福決定馬上投入新的調查。

新的調查分兩路同時進行,一路去向彭祖清的家屬調查其平時的口音和語言習慣;另一路則前往公安大隊找小薛、小王等人核實彭祖清在刑場上到底喊的是什麼。

彭祖清的妻子是長沙縣人,她說,其夫在長沙已經生活了多年,能夠說當地話,不過很多發音都帶有明顯的江南話餘韻;而在緊急情況下,他脫口而出的話基本就是他的無錫家鄉話了

偵查員老古對他媳婦說: “你是南京人,聽得懂彭祖清的話,你認為‘尚保’是什麼意思?”

他媳婦試著默唸了一下,說: “好像還可以理解為‘藏寶’。”

一語提醒了偵查員:對啊!會不會彭祖清要檢舉與“藏寶”相關的情況啊?

專案組立即又去找了無錫、蘇州人各一名,請他們對“尚保”、“藏寶”的讀音予以甄別,最終確定:如果彭祖清當時所言的那兩個字並非“尚保”,那就只有理解為“藏寶”了。

任組長向領導彙報後,領導表示支援他們的想法,指示說那就按照“藏寶”的思路調整調查方向吧。

1951年1月4日,專案組開會專門討論關於“藏寶”的問題。一般說來, “藏寶”無非是屬於兩種情形中的一種:自己祕藏的財寶和他人祕藏的財寶,自己的可能還包括其家庭、家族、親戚,他人的則應包括親朋好友或者某個機構比如特務組織等等。應該說,像彭祖清這樣的文化水平,被捕前因為是潛伏特務,所以對人民政府的政策、法規是有所瞭解的。

一般來講“藏寶”如果是屬於自己個人或者小家庭的,應該不會用“檢舉”這個詞彙,而應用“坦白”或“交代”,可是,他卻真真切切地說了“檢舉”二字,無疑,他所說的“藏寶”應該不是屬於他自己的。【未完】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